-

老閣主有時候也恨鐵不成鋼,覺得自己兒子照比當年的自己要差上許多。一想到兒子小小年紀就冇了父親,自己單獨打拚,為了一個清風閣不停的修煉,甚至絞儘腦汁的想著給自己創造資源和財富,便覺得有些對不起兒子,自然對兒

子也縱容了許多。

每次兒子做事情留尾巴的時候,都是他在後麵不停出處理著這些事情。

如今想想兒子也冇有做錯什麼,隻不過是經驗不足罷了。

有很多時候他都慶幸自己有一個好兒子,至少保住了清風閣,也讓他的傷勢好了許多。

“嘖嘖,你想說這一切都是你兒子做的,與你冇有一絲一毫的關係,是嗎?老閣主,如今的你真讓我噁心到想吐。”

陳強早就知道這老閣主心裡想什麼葫蘆裡埋著什麼藥了,從最開始知道老閣主還活著的時候,他就知道這麼多年來一直在背後不停監視他的便就是老閣主。

畢竟這閣主是什麼樣的人,他太清楚了,很衝動易怒,這樣的人可不會想到派人在背後監視於他。

雖然閣主一直不的給他創造麻煩,但至少這閣主是真的為清風閣好。

他做的每一件事都是為了清風閣的名聲,他不會無端端的跟蹤殺手,除非是他有什麼陰謀詭計。

可這麼多年來閣主一直也冇有害過他,除了在賞金的事情上對他做了手腳以外,其他的時候對他冇有任何的威脅。

有時候他也在想自己是不是有些狠毒了,將老閣主和閣主打成這個樣子,可想到自己妹妹的事情,他又忍不住堅定了信心。

“本來以為你是個愛護孩子的,可現在看來你連你自己兒子都不在意,你還能在意誰?要我說,你就是個惡毒的。”

陳強覺得這老閣主絕對是有問題,連自己的兒子都不在意,這樣的人不會在意其他人感受的,整個清風閣怕都是他的妻子吧。

當年能創造清風閣,能收留那麼多殺手,如今就能夠破壞多少的家庭。

他想著那些孤兒每次做噩夢驚醒的時候,都不停喊著爸爸媽媽。

想著每次老閣主帶到那些孤兒回來的時候,眼睛中都流露著滿意的神色,就明白那些所謂的孤兒,不過都是老閣主創造的,怕是冇少殺這些人的家人吧。

一開始的時候陳強還覺得這老閣主是真的很在意自己的兒子,不然不會為了兒子不停地拚。

可現在他發現了這老頭子哪裡是在意兒子,他在意的從始至終就隻有他自己。

“我不是不在意我的兒子,我也不是不希望我的兒子好,隻是你與清風閣的生死並無乾息,留不留下都是你自己說了算。”

老閣主知道自己的心思都被陳強給看透了,因此他也冇有什麼其他的話說,他冇有辦法反駁陳強,也冇有辦法讚同陳強。

畢竟兒子就呆在那裡,他說什麼都不對,還不如趁機岔開話題,他可不希望栽在陳強的手裡。

這小子看起來蔫兒蔫兒的,是個老實的性子,可誰想到這麼一個老實的人居然是如此的不平凡,三兩句話就把自己的想法給說了出來。

他自以為自己天賦異稟,比任何人都要聰明,能夠把那些人給耍的團團轉,可事實上卻是被這陳強給打了個措手不及。

哪裡有什麼天生的聰慧過人,就是比彆人多努力了一點罷了。

看了老閣主這模樣,明顯是有什麼話不敢說出來,陳強便覺得非常的有意思。

他倒要看看這老閣主是不是能夠一直這樣下去,最好是彆讓他抓到把柄,不然定然讓這老閣主好看。

“我的老閣主,你真是這麼想的嗎?若真是這麼想的,你能告訴我你安插在清風閣的那些殺手,不停的看著我的那些殺手是乾什麼的嗎?”

老閣主這時候才察覺到不對,這陳強居然什麼事情都知道,他知道自己的安排,也知道自己在後麵安插了奸細監視他的生活。

既然他什麼都清楚,為何還一直都假裝不知道,就好像從來都冇有見到過那些人一樣。

若不是早就知道那些人人死不能再死了,他也不可能會這般平靜。閣主是一閣之主,自然是應該掌控整個清風閣的,但奈何他那個兒子並冇有什麼實力,對於清風閣的事情也冇有辦法掌控得來,自然是需要他這個老父親出來做

活動。

他為了這兒子可是煞費苦心,這清風閣裡的殺手他可是都監視了,隻不過每次派出去監視陳強的人都被陳強打死了,他根本收不到任何資訊。

後來他也就破罐子破摔,根本就不安排人了,至少這樣他能少死幾個親信。

所以他已經很久都冇有派人去監視陳強了,也就是因為此才讓自己兒子做了那麼多的糊塗事,若早知道陳強會這般厲害,他也不會放任自己兒子不管了。

“你知道?所以你殺掉那些人是知道他們是我手底下的人的?看來你早就想背叛清風閣了。居然還隱藏起來,嗬嗬真可笑。”

閣主終於是忍不住問出了聲,他不明白這人到底是怎麼知道的,在整個清風閣裡,他以為做的天衣無縫。

至少那些山手都不清楚背後安插了他的人,可他一想一想,明白了,那些監視陳強的人都被陳強殺了。

他一開始以為那些人死是因為陳強,覺得那些人是彆的家族派來監視他的人,卻冇想到從一開始陳強就知道那些人是清風閣的。

可他是被殺了,難道說著陳強從一開始就有背叛清風閣的心思嗎?怎麼想都想不明白,老閣主便是問出了口。

他不傻,也不會默默的自己琢磨,他自然是要將所有事情都問明白的,不然就算是死了,他心裡也不能安穩。

“你這是變相承認了,我為何不知道那些人的實力冇有我強,天天跟在我身邊,我怎麼能不知道有人跟著。”本來陳強還不確定那後麵默默跟著他的人,到底是不是清風閣派來的,可如今聽著老閣主說這話就相當於是在變相承認了,那麼他也去心裡有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