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說陳強的實力很強,天賦也不錯,但僅限於這片大陸,若是換了下一片大陸,那隻能說是墊底的存在。

越想越覺得有些好笑,想著那般驕傲的人變成墊底的存在,估計他也受不了吧。

楊家老祖知道自己的性子是很急躁的,隻要是有什麼東西引起了自己的興趣,是要刨根問底的。

而這老閣主就是這樣的,他這樣的性子纔會在他麵前不斷的說起那個組織,就是想要讓他探究,想要讓他詢問的。

可被自己說中了,他又是那副表情,就好像有多不願意似的,楊家老祖越想越覺得討厭。

“你彆著急,也彆覺得是我冤枉了你。你明知道我是什麼樣的性子,卻一而再再而三的攔我,怕就是想要讓我引起好奇感吧!”

老閣主知道自己的心思被人看透了,也清楚他與楊家老祖可以說是敵人,也可以說是知己。

他們很清楚對方是什麼樣子的,也能夠通過對方的一些言語和動作猜到對方想要做什麼,想要怎麼做。

他們兩個若不是敵人,一定能夠當很好的朋友。

雖然歲數差的有些多,和他們在一起也算是經曆了生死的。

想起自己就楊家老祖時候有些慶幸,他便覺得好笑。

楊家老祖現在完全是想明白了,這老閣主這麼害怕這個組織還讓自己湊上前去,怕就使用自己來吸引著組織的注意力,然後讓這組織來對付自己,對付楊家吧。

這老頭子可真是不要臉的緊居然拿自己來對付他的仇人,這是想讓兩個人都兩敗俱傷嗎?

“怎麼你是想要搞事情,用我來引起那個勢力的注意,然後用那個實力來滅掉我們楊家,是嗎?”

看著老閣主這尷尬的表情,楊家老祖便知道自己是想對了,怕是這楊家老祖從頭到尾就想要對付自己的。

越想越覺得生氣,自己可不是一般人,楊家的老祖若是自己出了事情,就代表整個楊家都要跟著陪葬。

這人不是想要殺自己,而是想要滅掉整個楊家,他在心裡默默地吐槽著。

在他這裡最重要的就是楊家,誰若是想對楊家出手無疑,於是對他進行最大的挑釁。

陳強聽著楊家老組的話,再看著老閣主的表情,也明白這老閣主心中所想,忍不住歎了口氣。

這老閣主即便是不死在這裡,也要死在外麵,他實在太能算計了。

“真是好毒的計謀呀,一石二鳥,除了那個家族,也除了我們楊家。”

這人確實陰毒若是自己中計了,絕對會搭上整個楊家,想著他就更加生氣了。

他可以允許自己出事,卻不能容許整個楊家出事。

楊家的人都是他捧在手心裡的,若不是楊家能夠好好的活在這片大路上,他也不會這般奔忙。

明知道自己的歲數要遠遠大於陳強,還一直不停地巴結陳強,就是為了讓陳強能夠對他們一樣家出色。

他付出了這麼多,還冇有保住楊家,讓那個老頭子差點兒趁虛而入,越想越生氣,對那老頭子的火都能夠燒調整片大陸了。

老閣主本來還是陰冷,聽到了這楊家老祖大言不慚的說要滅掉那個家族,整個人都呆愣住了。

他是瘋了嗎?還想滅掉人家家族,他就是想靠近也是不能的。

“你可真是給你楊家貼金呢,彆說是窮集你們楊家之力,就算是再加上我們清風閣也不是那勢力的對手,人家隻要出動一名長老便就能滅了你們楊家。”

出動一名長老就能滅了楊家,這句話的資訊量非常的大,陳強和楊家老祖對視了一眼,都看出了對方眼中的震驚。

要說滅了楊家,他們在場的人都能做到,隻是時間長短的問題罷了。

不過他們這種滅卻不是咱超出,跟他們的人手不夠,想要滅掉楊家是非常有可能的,但是想要麵楊家滿門確實有些難。

楊家家大業大,但到底不是整片大陸的對手,想要輕鬆除掉大陸上每一個人家人,那可實在是太難了,他們連找到楊家人都費勁。

陳強看著老閣主那樣子,心裡暗暗有了一記,看來這老閣主絕對是做了什麼壞事才被人家追殺的。

“所以這就是你寧願加死也要逃避的真相嗎?”

閣主就冇想到陳強居然是他們幾箇中最聰明的,他一直以為楊家老祖是在套自己的話,可卻冇想到一直在一旁默默分析的居然會是陳強。

冇有錯,他當初確實是做了一件錯事,纔會害得自己差點死了,也差點害得清風閣變成一片廢墟。

當年的事情他不想再提了,因為他知道若是這件事情傳出去,他們清風閣都要死。

見老閣主不說話,一副很害怕的樣子,陳強便知道自己說對了。

他有些好奇到底是什麼樣的事情,纔會讓那樣一個家族出來追殺老閣主。

“那我倒是更加好奇了,到底是什麼樣的事情能讓這樣的家族忍不住追殺你,怕是你收了什麼不該收的東西吧!”

若說剛開始的時候,這老閣組織是震驚,現在便是害怕了。

他冇有想到陳強居然如此聰明,每一句話都說到了點子上。

是的,當年他確實是因為收到了不該收的東西,纔會一路被人追殺。

即便後期他將拿東西扔了,也冇逃過追殺,甚至是不惜放棄清風閣假死逃脫。

隻不過事實是是是被人說出來,他卻覺得懊惱不已。

“你!”

看著老閣主那驚訝的表情,就算是再傻也知道陳強的話已經接近真相了。

楊家老祖也不禁想要問到底是什麼樣的東西,值得那樣的組織不停的追殺,恐怕那東西能夠震驚整片大陸吧。

可他又一想這麼多年了,若是這清風閣的老閣主拿到了那麼厲害的東西,不可能還冇有恢複傷勢,看來那東西已經不在老閣主身上了。

陳強看著老閣主不想錯過他的一絲表情。

“看你這震驚的表情,怕不是我說對了吧。原來如此,我就說嘛,到底有什麼是值得那樣的家族對你出手,看來你收到的那東西應該是非常厲害。”陳強每多說一個字,老閣主的震驚便多一分,這人簡直是聰慧至極,自己兒子遠遠不及他聰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