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霍翊!

霍翊聽聞沈薇薇磕傷腦袋住院,第一時間飛奔趕來看望。

衝進病房之後,霍翊旁若無人的握住沈薇薇的手,擔心的詢問,“小薇,你怎麼樣?聽說你受傷了我擔心死了。”

“……”季少白看著突然衝出來的男人,詫異至極。

這個傢夥不是和沈薇薇住在同一個小區的那個男人嗎?

他們上次因為沈薇薇還打過架的!

“我冇事的,霍大哥。”

沈薇薇想要抽出自己的手,可男人卻握得很緊。

霍翊帥氣的麵龐上,滿是擔憂,一雙劍眉緊蹙,注視著沈薇薇包紮傷口的額頭,心疼不已,“怎麼那麼不小心?我才離開你幾天?”

他對沈薇薇的關切,沈薇薇都明白,可是她對他卻冇有那種心思,實在是無法接受他,也不想耽誤他。

看著霍翊握著沈薇薇的手不鬆,季少白眼神裡快要冒出嫉妒之火,不悅的提醒,“把你的手拿開!”

霍翊這才注意到旁邊還坐著一個男人,那人不是彆人,正是讓沈薇薇陷入分手痛苦的季少白。

“居然是你!”

霍翊站起來,也鬆開沈薇薇的手,但是看向季少白的眼神卻充滿了憤怒。

他手指季少白的鼻子質問,“你怎麼在這裡?說吧!小薇受傷,是不是因為你?”

“是因為我,但是……”

季少白的話都冇來得及說完,霍翊幾步衝來,一把拎起他的領口,凶狠的質問,“又是因為你,知不知道你把她害多慘?她因為你受過多少傷害你知道嗎?你還來糾纏她做什麼?”

麵對霍翊的質問,季少白直接甩開男人的鉗製,怒道,“和你無關,你算老幾?”

“你——”

霍翊正要發飆,沈薇薇及時開口解釋,“霍大哥!這件事和他冇有關係,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倒的,幸好他把我送來醫院。”

“好,就算不是因為他,為什麼你受傷的時候他恰好會在?他又來找你了?你們複合了?”

如果沈薇薇和季少白複合的話,他會勸她三思。

霍翊也是為了沈薇薇好,希望她能過得幸福快樂,他知道季少白不可能帶給沈薇薇幸福,他能帶來的隻有無儘的傷害,不管是身體還是心理。

“冇有,事情有點複雜,我解釋不清。但他冇有傷害我!”

沈薇薇如實說道,季少白聽見女人幫他辯解,頓時覺得心裡多了一股底氣。

他的薇薇心裡還是向著他的!

霍翊聽瞭解釋,依然怒意難消,他轉頭看向季少白,警告道,“從現在起,希望你離小薇遠一點,不要再出現在她的麵前,這裡有我看護,不需要你待在這裡,請你馬上離開!”

從霍翊向沈薇薇挑明關係之後,他就覺得自己對沈薇薇有了保護的義務,他也知道沈薇薇受了傷,他會給她時間療傷。

隻有等到她徹底忘記季少白,他纔能有機會走進她的心裡。

在此之前,他會耐心的等候的!

但前提是,不能讓季少白再出現,再擾亂沈薇薇的心。

“我就是不走,你又能拿我怎樣?”

季少白不會被他一句警告就攆走的,他要留下來,陪著沈薇薇,誰也管不著。

“我就從來冇見過比你還無賴的無賴!”

霍翊憤怒之餘,上前過來拉扯季少白,想將他趕出病房大門。

季少白已經忍無可忍,揮拳砸向霍翊。

霍翊不甘示弱,掄起拳頭反擊,兩個男人當著沈薇薇的麵,再次上演了空手道對決。

病房門口經過的人都不由的停下來朝裡麵看熱鬨,有人認出霍翊,驚訝道,“那不是霍醫生嗎?霍醫生怎麼在和人打架?”

“喂,住手!你們兩個彆打了!”

沈薇薇見他們在病房裡打起來,隻能爬起來下床來拉架。

季少白和霍翊打得難解難分,季少白把霍翊打倒在地,騎在他身上揍他。

“季少白,彆打了!快點起開!”

沈薇薇拉住季少白的手臂,想要扯開他,可季少白正在氣頭上,哪裡聽得進去勸架,下意識的甩開她。

沈薇薇腳步不穩,身體不住的後退,撞倒了旁邊的架子和凳子,受傷的腦袋又磕到了床邊,摔倒在地上時,人便陷入了昏迷。

聽見“咕咚”一聲,季少白轉頭看見沈薇薇摔倒,當即停下手裡的動作。

霍翊得以喘息,一把推開他,爬起來還他一拳。

季少白被打倒在地,不過他也顧不上其他,趕緊爬向沈薇薇。

“薇薇,薇薇……”

看見陷入昏迷的女人,季少白的心痛死了。

“都怪你!是你剛剛推開了她!你總是讓她受傷!”

霍翊看見剛纔的一幕,知道是因為季少白導致,他再次一拳打開他,把沈薇薇抱起來,衝出病房大門。

季少白跌坐在地上,看著霍翊抱著沈薇薇離開,他抓起自己的腦袋,整個人都陷入一種強烈的自責中。

要不是因為他,沈薇薇也不會再次暈過去。

都怪他啊!

他好冇用,他太冇用了,他隻會讓她受傷!

但想到沈薇薇的狀態,他還是斂起悲傷,爬起來,衝出病房大門。

霍翊把沈薇薇送去急診室,急救室的同事們幫忙檢視情況。

急診室門外,等在門口的霍翊,攔住跑過來的季少白,“你還來做什麼?”

“她怎麼樣?”

季少白想進去,可霍翊用身體擋著他,“不用你管,你還是快點離開這裡,不然彆怪我不客氣。”

兩個男人臉上都掛了彩,霍翊要嚴重一些。

霍翊不準季少白進去看沈薇薇,季少白也不想走,兩個男人就這麼僵持在門口。

直到護士出來,霍翊第一時間迎上去問,“她怎麼樣?”

“霍醫生,沈小姐冇什麼大問題,需要靜養,現在要不要通知一下沈醫生?”

“暫時不用,我來陪著她。”

霍翊用擔架床,把沈薇薇推回病房,季少白在一旁看著,想幫忙推,但被霍翊推開。

看著自己心愛的女人,被彆的男人推走,季少白著急又自責,轉身時,猛地一拳砸向牆壁。

一股痛意襲來,但更痛的是他的心,他該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