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詩音看向窗戶,窗簾拉著的,她聽說下了雪,但已經很多年冇有看見雪了。她點了點頭,藍傾墨馬上把程科叫進來,程科推著輪椅進來,輪椅上放著一個大袋子。

藍傾墨把袋子裡的衣服都拿出來,是專門為她準備的毛衣和絨褲還有羽絨服,以及帽子手套和圍巾,全套都有。

“來吧,咱們先換上衣服,外麵溫度低的。”

在藍傾墨的勸哄下,唐詩音穿上厚衣服,從床上下來。

她被男人包裹的嚴嚴實實,藍傾墨還把自己的輪椅讓給她坐,“你坐我的輪椅,讓程科推著你。”

“你怎麼辦?”唐詩音轉頭問。

“我冇事,可以慢慢走。”

他幫她戴上帽子和防風的口罩,遮住頭上的白髮,自己也戴上了帽子,他們的帽子都是一個牌子和同色係的。

從病房出來,林初瓷看見父母出門,結束通話後跑過來,“父親,你們要去哪?”藍傾墨拄著手杖解釋,“我想帶你母親到樓下轉轉。”

“外麵在下雪啊!”

“嗯,正好去看看雪。”

“我也陪你們一道。”

藍傾墨轉身朝外麵走,林初瓷自然的攙扶著他,陪他們一道過去。

她能看出來,父親應該已經哄好了母親,不然她母親不會同意跟他出門的。醫院的樓下,林初瓷為了防止父親出門滑倒,從門口租借一把簡單的輪椅,讓父親坐上去。

眾人出門便迎來一股冷風,走進冷風裡,就能感受到細細的雪吹在臉上,冰涼涼的。

林初瓷和程科分彆推著輪椅,帶著他們感受起平安夜的雪。

在醫院花園裡,景緻最好的地方,藍傾墨揮手示意林初瓷停下來。

“行了,我們就在這裡待一會兒,你們要是冷的話,先回去。”

聽出父親話裡的意思,是想和母親獨處,林初瓷便和程科先回到醫院大樓裡。“你看看這雪,詩音,我們a國已經連續三年冇下過雪了,今年居然下雪了。這雪是你送來的吧?”

“和我有什麼關係?”

唐詩音淡淡的笑了一下,脫去手套,伸出手掌接飄落的雪花,雪花落在手掌裡,細膩又涼爽。

“還記得那一年的平安夜嗎?也是這樣飄雪的夜晚,我們一起走在路燈下,看著雪花紛紛揚揚落下來,你伸出手接雪花,還記得嗎?我永生難忘。”

“我記得。”

“那天晚上我們兩人確立了戀愛關係,我第一次牽你的手,心裡好激動。”

藍傾墨緩緩的回憶起兩人相識的情景,唐詩音隨著他的講述,彷彿也走進了回憶裡。

“後來我帶你去朵茲公園的那棵相思樹上刻下名字,還記得吧?結果被守園的人發現,他追著我們大喊大叫,我拉著你,跑得飛快。”

大概是當時的情景特彆好笑,唐詩音想起來也忍不住笑了,藍傾墨描述,“我帶著你跑了好遠好遠,直到跑到你房東家的圍牆下,才停下來,當時我們的心跳都很快,然後……我便吻了你。”

藍傾墨說著,目光注視著唐詩音,唐詩音從回憶裡回神,對上男人的目光,下意識的撇開了。

好像時隔二十多年,他的目光依舊冇有改變,還像從前一樣炙熱和深情。

藍傾墨抬手幫她掃落肩頭上的雪,又主動握起她的手,兩人迎著燈光,看著紛紛揚揚的雪花,似乎有種穿越時光的感覺,都回到了過去。

直到唐詩音打了個噴嚏,藍傾墨回過神來,趕緊電話通知女兒他們過來。

“我們該回去了,要是把你凍感冒了,可不好了。”他笑著拍拍她的手背。

林初瓷和程科一塊過來,分彆推走輪椅,回到病房大樓,林初瓷幫兩人打去身上的落雪。

“冷不冷啊?”她問兩人。

唐詩音搖頭,藍傾墨道,“不冷,心裡熱乎的不得了,我身邊有太陽,怎麼會冷?”

林初瓷看向母親,發現她羞的低下頭。誰都能聽出來,藍傾墨口中說的太陽是指誰,從前到現在,他一直把她當做自己的小太陽,從來冇有改變過。

把唐詩音送回病房,林初瓷要送父親回去,唐詩音冇有再迴避,而是目送男人的離開。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起,她的內心又有些期盼他的再次到來。

下樓的時候,林初瓷和父親聊起賓加海灣的事,“父親,明天就是聖誕節了,也不知道嘉胤那邊處理的怎麼樣了?”

“放心好了,他已經聯絡我了,賓加海灣的老百姓都同意遷移。不僅海灣附近,而且連海灣周圍的幾個城市,都做了防範措施。”

“但願那個傢夥說的是假的。”

林初瓷隻能祈禱易鋒城說的是鬼話,那麼就不擔心賓加地區受到破壞。

*

賓加海灣。

天空飄著雪花,海灣附近的遊輪停泊在港口,藍嘉胤親臨現場指揮,安排人員轉移。

老百姓們才經曆過內亂戰爭,大家現在都比較相信和依賴王室,有王子來到海灣幫助轉移,老百姓們都聽他指揮。

已經連續轉移安置兩天,賓加海灣以及相鄰的濱海城市的遷徙工作都做好了,隻剩下最後一批人員待轉。

剩下的這些人都是上了年紀的老人,他們起初都不願意離開住的地方,藍嘉胤驅車在海灣島內進行宣傳鼓動,才讓老人們同意離家。

龐大的人員安置是問題,不過鄰近的幾個大城市的市長們都比較給力,他們提供了住宿的地方,讓移民得以落腳。

王室也會給移民接收提供補貼,所以各州市都大力支援這項工作。

截止到12月25日聖誕節上午10點鐘,整個海灣的居民和遊船等都被成功的轉移。藍嘉胤讓人在海岸處設立防範的圍牆,以此來阻擋海水倒灌。

該做的準備都已經完成,藍嘉胤帶著人馬撤退到安全的範圍內。

時間也在一點一點的接近12點,位於聖城的林初瓷他們,和等在南方的藍嘉胤人馬,都在等待關鍵節點的到來。

到底12點25分,會不會出現易鋒城預言的災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