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人聯絡過後,藍嘉胤將林初瓷的近況轉達給自己的父親,藍傾墨得知詳情後,心裡無不擔憂。

他知道女兒暫時無法再來a國,那麼尋找唐詩音的事情,就由他來辦吧!

“這是鋒城在a國境內的多處房產?都在名錄上?”

藍傾墨看著呈遞上來的摸查檔案說道。

“陛下,能夠查到的以易部長名義的房產有46處,都在上麵了。”秘書長程科說道。

“好,先安排人暗中逐一排查這些名錄上的房產。另外,易家其他人的私人房產也要暗中調查。”

“是。”

程科領命下去處理,藍傾墨看著牆上的小提琴的琴盒發呆。

他在想著唐詩音,會被易鋒城那傢夥藏在什麼地方?

他有冇有傷害她呢?

藍傾墨在想唐詩音,另一邊,易木蓮在追查凱森的下落。自從凱森被劫走之後,她讓易鋒城安排的人到處搜查,可是至今冇有任何下落。

想到林初瓷他們能夠在她眼皮底下神不知鬼不覺的救走凱森,易木蓮覺得寢食難安。

這個林初瓷一天不除,她就無法高枕無憂。

為此,她又以探望的名義去醫院找到弟弟易鋒城,商議此事。

“鋒城,你說這件事怎麼辦?萬一凱森逃出a國,回國後,他們國家要是追究下來,我豈不是很麻煩?”

“他們應該還在境內,我的人冇有在各大關卡搜查到人,說明他們極有可能是隱藏起來了。這個林初瓷她極其會隱藏,而且還擅於易容,說不定他們通過易容的手段出境了也有可能。”

易鋒城也吃不準林初瓷他們的下落,目前他們在明,林初瓷等人在暗,很難追查到這些人的藏身之處。

想到什麼,易鋒城說道,“但我總覺得嘉胤他是個問題。”

“什麼問題?”易木蓮問道。

“這小子也許胳膊肘往外拐,他要是在暗中幫助林初瓷他們,裡應外合,我們很難應付。上次鎳礦就是例子,他一定和林初瓷熟識。”易鋒城篤定道。

“萬一他真是背叛我們,可怎麼辦?我隻有這麼一個兒子。”易木蓮擔憂道。

“你還真是把他當親兒子嗎?他要是知道自己的親生父母是怎麼死的,你猜他會怎麼樣?”易鋒城問。

易木蓮倒吸一口冷氣,“這件事冇有第三個人知道吧,我不會讓他知道的。”

“小心駛得萬年船,我們還是得提防著他,萬一他到時候,不聽話,有了背叛之心,你可不能心軟。”

易鋒城眼神裡流露出一絲狠毒之色來。

易木蓮點點頭,眉頭皺在一起,思考著什麼。

*

凱森活著的訊息已經在全世界公開報道,他的粉絲和樂迷們知道他還活著,都高興的不得了,一起在網絡上歡呼。

凱森本人也接受媒體采訪,當媒體問及綁架者的具體情況時,他並冇有對外描述。

這件事事關a國的國顏,涉及到兩國的情況,比較複雜,他不能當眾說出內幕。

而易木蓮和易鋒城他們是在凱森被救走之後的第三天,才從國際新聞上得知凱森活著回國的訊息。

瑛方對全世界發出報道,視頻可以證實凱森王子還活著,並且已經回到瑛國王宮。

威爾士親王和安娜王妃兩人在王宮接待記者采訪時,當眾表示,綁架者涉及到a國,他們要追究綁架者的責任。

易木蓮在王宮內,接到手下報告的訊息,看到新聞發言時,嚇得跌坐在椅子上,心口像是被人扼住一般,壓抑的喘不過氣。

瑛方對外表示要追究綁架者的責任,難道他們會來找她的麻煩?

這下真的是麻煩大了。

*

瑛國倫市醫院。

戰夜擎的康複情況有所好轉,已經從重症室轉移到vip病房,大家也都能進病房看望他。

林初瓷衣不解帶的守在醫院和病房整整三天,終於等到丈夫的甦醒。

戰夜擎緩緩睜開眼睛,白光刺得他又閉上了眼睛,他適應了好一會兒,直到自己的身體稍稍有些力氣,才重新睜開雙眼。

林初瓷剛好從外麵端著水盆進來,發現男人醒來,趕緊放下盆子,握住男人的手,欣喜的喊道,“戰夜擎,戰夜擎……老公你醒了,能聽見我的聲音嗎?”

戰夜擎聽見了妻子的聲音,他緩緩轉頭,看向心愛的女人。

“瓷瓷……”

“老公……”

男人的一聲呼喚,讓林初瓷瞬間淚崩,這麼多日的等待與煎熬,擔心與憂慮,都在這一刻齊齊湧出來。

她趴在男人的身上,嗚嗚咽咽的哭了起來。

戰夜擎舉起另一隻大手,輕撫她的髮絲,安慰著她的心,“彆哭,老婆。”

林初瓷抬起淚眼,傷心的說,“對不起老公,都是為了我,你才受了那麼多的罪,我好心疼。”

“我冇事……冇事了……”

戰夜擎輕柔的撫慰著他,“我不想你受傷……我是男人……受點傷冇事……”

“老公……”

林初瓷再次緊緊的擁抱著丈夫,她的丈夫捨不得她受丁點傷害,而她一樣,也不忍心看他受傷。

趴在男人的身上,感受著他的心跳和溫度,林初瓷心裡感動無比,隻要他還活著,能活的好好的,比什麼都重要。

清醒後的戰夜擎思路也逐漸清晰,“這裡是醫院?你怎麼來了?找到凱森了?”

“嗯。找到他了,我們把他送回瑛國了。”

林初瓷抬起頭來,點點頭,戰夜擎伸出大手,輕輕擦乾她臉頰上的淚水,問道,“查清楚了嗎?”

“查清楚了,是易鋒城和易木蓮。”

林初瓷把當時調查的經過告訴戰夜擎,戰夜擎聽完豁然明白,“竟然又是易鋒城?”

戰夜擎握緊拳頭,皺起眉頭,想到易鋒城那個陰險男人,他心裡憤怒不已。

“好了,老公,暫時你什麼也彆想,好好的養好身體,我們再做打算。”

“嗯。”

夫妻倆深情對視,林初瓷絞好毛巾,幫他擦拭臉頰和身體。

院方得知戰夜擎醒來後,醫生帶著護士們前來檢視他的情況,戰夜擎一切恢複的還算穩定,再療養一陣子纔可以出院。

醫生離開後,禦澤西和沐靈芸兩人過來看望。

“戰爺醒啦?”沐靈芸看見戰夜擎已經甦醒,驚喜的叫道。

“戰夜擎,還好吧?”禦澤西過來關心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