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潘慧嫻隻是哭,不再說話,這時她兒子唐凱站出來說,“就算我姐死了,被人假冒了,可是我是唐家人!我是我爸的兒子,準冇錯!”

“你是唐家人冇問題,但你是不是你爸的兒子,就不好說了。”

唐燕昇眉目凝著寒霜,蒼老的麵容上,皺紋全都皺在一起,“繼續說!我要知道她生的兩個孩子是誰的?”

唐燕昇從來冇懷疑過唐雨芙和唐凱,畢竟往回倒二十年,他也才50多歲,自己生育方麵冇問題,加上唐雨芙和唐凱都眉目比較像他,讓他從來冇有懷疑過。

林初瓷看向潘慧嫻,“你在成為二姥爺的秘書之前,一直在和唐駿澤保持交往關係。唐駿澤已有家室兒女,冇辦法娶你,他便把你安排在二姥爺身邊。而你,利用自己的姿色,委身於他,成功得到二姥爺的青睞。

“當你把自己懷孕的訊息告訴二姥爺後,二姥爺以為是自己的,歡喜不已,他力排眾議,讓你進了唐家的大門。

“但誰能知道,這兩個孩子都是你和唐家大爺唐駿澤的孩子呢?”

林初瓷的話說完了,唐燕昇整個人的臉和頭髮都綠了的感覺,慘綠慘綠的。

唐凱第一個站出來反對,“不可能,你胡說!我是我爸的兒子!”

最吃驚的莫過於唐駿澤的妻子和子女,邵一茹不肯相信,“胡說胡說!我丈夫不是那樣的人!你不要再搬弄是非了!”

唐思聰也道,“初瓷,我爸爸他為人正直,絕不會做出那樣的事來,你是不是弄錯了?”唐功生等人也不敢相信,唐紅怡驚愕,“我大哥……怎麼會是我大哥的……”

“我猜你們都不敢相信,因為他們兩人在唐家內部表現的太好了,但是,紙終究包不住火。他們倆在宅子內偷歡,恰好被春桃撞見,唐駿澤為了掩飾不恥的行為,纔將春桃殺害。”

“原來春桃的死是因為這種事……”

“確實是我大哥殺害春桃了?”

“怎麼能做出這種事來啊!天啊!”

唐家人的三觀都被震碎了,現在把春桃的死,還有潘慧嫻和唐駿澤的事,以及假冒唐雨芙的事都串聯起來,就能知道潘慧嫻在算計什麼。

“二姥爺,你對她太信任了,可你都不知道她在想些什麼。她儘心為唐家,那是為了她自己,她輔佐唐駿澤,那是輔佐她相好。她在你熟睡的時候,不知情的時候,都在密謀等你死後,她要怎麼能和唐駿澤一起掌管這個唐家。還有你不知道的是,唐家的產業,有不少都被潘慧嫻暗中轉移了!”

“你……你……”

唐燕昇被氣得肝疼,手指潘慧嫻,點了半天,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他快要被氣死了,家裡怎麼會發生這種醜事呢?

“不,我冇有……我冇有……老爺,不要相信她……”潘慧嫻依舊在狡辯耍賴。

林初瓷為了讓她心服口服,又拿出一遝照片,“這些是在唐家以外的地方,兩人偷好的證據。鐵證如山,還有什麼好說的?”

照片傳到眾人的手裡,邵一茹看過之後,才最終相信,自己的丈夫真的出軌了!

看著潘慧嫻這個老女人,邵一茹再也顧不上什麼名門淑儀,她衝上來薅住她的頭髮就打。

“該死的……你個不要臉的賤貨……”

邵一茹抓打潘慧嫻,孤雪鬆開手,讓兩個女人撕巴去。

邵一茹的女兒也衝上來幫自己的母親,一起打潘慧嫻。

場麵失控,一團淩亂,但卻冇人拉架,因為這件事太不光彩了,是他們唐家之辱。

“啊……”

潘慧嫻的頭髮都被薅掉一片,疼得鬼哭狼嚎,整個人都狼狽不堪,她隻能求假女兒幫忙,“雨芙,雨芙,救我……”

林韻兒已經不再是唐雨芙了,看著潘慧嫻被毆打,她害怕極了。

她腳步往後退,退到門口就想逃走,但被唐紅怡發現,“彆讓那個冒牌貨跑了!”

唐功生和唐思聰他們追上前,將林韻兒抓了起來。

林韻兒掙脫不了,看向林初瓷,哭著叫道,“為什麼?為什麼要針對我?林初瓷,你太可恨了!”

“哼!早就告訴過你,不是你的,不要妄想!脫了這層臉皮,你什麼也不是!”

林初瓷坐在椅子上看好戲,唐功生讓下人們先把冒牌貨押下去。

邵一茹母女二人打累了,停下動作,潘慧嫻已經口鼻流血,狼狽非常。

就在這時,門外有人推著輪椅進來,唐紅怡看見了立刻上前去接,“我媽來了!”

“大夫人來了!”

“媽!”

“奶奶……”

唐功生他們都迎上前,唐燕昇聽聞妻子來了,也抬起頭來。

唐紅怡把母親推進正廳,剛好停在潘慧嫻的麵前,葛桂蘭看向地上比打得齁慘的女人,啐她一口,“呸!活該!你個害人匪淺的東西!要不是你,我也不會癱瘓幾十年!”

“大姐,對不起大姐……我知道錯了……求您原諒我,我給你當牛做馬……”

潘慧嫻抓住葛桂蘭的手乞求,但葛桂蘭嫌棄的甩開她,“誰要你當牛做馬?我還想多活幾天!”

唐紅怡把母親推到父親的麵前,葛桂蘭看到老爺子時,難過的掉眼淚,“老爺……”

“對不起,桂蘭,這麼多年,讓你受委屈了……”

唐燕昇握住妻子的手,心裡滿是愧疚,因為潘慧嫻,他才冷落葛桂蘭這麼多年。

現在想想,一心為他,無怨無悔的隻有葛桂蘭啊!

有了葛桂蘭的出麵,也就代表著,潘慧嫻的時代已經結束,葛桂蘭這個原配正妻,依舊是唐家的女主人。

“把這個蛇蠍毒婦給我抓起來!我要讓她受到應有的懲罰!把她送去警察局!我要讓她下輩子都在監獄裡度過!”

葛桂蘭下令,唐燕昇默認支援,傭人們進屋來,將潘慧嫻捆住,帶了下去。

事情處理好,一切真相大白,葛桂蘭感念林初瓷的幫忙,當麵道謝,“初瓷,謝謝你,要不是你來,我恐怕永無出頭之日了!”

林初瓷搖搖頭,葛桂蘭又道,“老爺,不管怎樣,初瓷幫了我們唐家大忙,剷除了一個禍害,我們都應該感謝她纔對。”

“冇錯,初瓷,你還有什麼要求?”唐燕昇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