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深人靜,淩晨三四點左右。

景苑這邊房間的燈光全都熄滅的狀態,隻有苑子裡的幾盞路燈散發著幽幽的光芒。

一個全身黑色的殺手,閃入景苑內,悄無聲息的撬開林初瓷所住的房門。

進屋後,他藉著隱隱的光線,看見床上隆起的兩個影子,他抬起加了消聲器的槍口,朝被子隆起處連開數槍。

之後,他將汽油灑在被子上和房間傢俱上,又打著一個打火機,丟在被子上,火苗很快將被褥全部燒著。

殺手趁機逃之夭夭,彷彿他從來冇有來過。

“失火了!失火了!”

當景苑這邊火勢沖天時,守夜的人員發現後,大聲呼叫。

被驚醒的下人們,紛紛跑出來看,看到著火,眾人都趕緊找到水盆水桶等前去救火。

由於景苑是連房,燒一間,很快蔓延到另外的地方,火勢越來越大。

唐家的下人們都趕來救火,唐家的人被吵醒後,得知失火,也都趕到現場來幫忙。

首髮網址htt

有人已經報了火警,消防員正在趕來的途中。

救火的聲音傳入唐燕昇所住的房間來,唐燕昇被吵醒後問道,“什麼聲音那麼吵鬨?發生了什麼事?”

潘慧嫻起身說道,“老爺,我下去看看。”

潘慧嫻站在門外,發現著火的地方是景苑,心裡得意起來,看來她安排的殺手已經得手了。

殺人放火,毀屍滅跡,看林初瓷還怎麼囂張?

潘慧嫻帶人趕到現場,先是詢問情況,然後開始主持大局,“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大家都趕緊的,趕緊救火!”

消防隊在40分鐘之後才趕到,消防車開不進來,消防員隻能拖來水管,就近滅火。

由於景苑火勢連著燒得很大,救援工作整整持續了兩三個小時才結束。

等所有的明火都滅了之後,天色已經大亮。

房屋被燒燬很嚴重,不少房屋都發生坍塌的情況。

聽說裡麵有住人的,消防員們衝進其他冇有坍塌的房屋,開始一間一間搜尋生命體。

唐燕昇在傭人的陪同下,來到這裡,得知是林初瓷他們所住房間發生火災,現在火已經被撲滅,他讓消防員全力尋找林初瓷等人。

等所有消防員從屋裡退出來,他們都說冇有找到任何屍體或者燒焦物。

“都被燒光了嗎?”

唐思聰想到林初瓷他們都住在景苑,現在燒的屍體都找不到了,可怎麼辦?

“會不會被埋在倒塌的廢墟裡了?”

“那幾間塌了的房子就是林初瓷他們住的地方吧!”

“快想辦法扒開看看呀!”

唐家人都在七嘴八舌的叫著,潘慧嫻一副操心的模樣,求助消防員,“哎呀,好幾個人住在裡麵呐,你們再好好的找找吧!”

消防員隻能發動全員,對坍塌的房屋進行挖掘尋找。

挖掘工作又持續兩個多小時,消防員找遍坍塌的房間,也冇有找到屍體等。

“怎麼能連屍骨都冇有?”唐燕昇問道。

潘慧嫻道,“老爺,可能是因為火勢太大,燒的太厲害了吧!”

“哎呀,初瓷來我們唐家,遭遇這種事,我怎麼向她家人交代?”

唐燕昇鬱悶的是,他還想指望林初瓷去找東西呢,現在好好的人冇了,怎麼辦?

“先回客廳再商議吧!”

潘慧嫻將老爺子扶走,其他人也跟著走開,消防員們處理好現場,便收拾東西離開唐家,隻剩下李管家在指揮下人們忙碌著。

唐家的客廳裡,聚集了不少人,大家都在議論昨晚的火災。

唐雨芙聽說林初瓷他們被燒的灰都不剩,心裡開心極了,這下好了,算是徹底清除了障礙了。

潘慧嫻更是覺得,以後能夠高枕無憂了,可就在這時,林初瓷和唐紅怡以及孤雪和修翼幾人,出現在唐家正廳的門口。

“啊!”

第一個發現林初瓷的是唐駿澤的老婆邵一茹,邵一茹發出一聲驚叫,身體後仰,“見鬼了見鬼了!”

“什麼鬼?”

其他人也都看向門口,瞧見林初瓷和她兩個手下都安然無恙,大家都驚呆了。

唐思聰驚訝的站起來說,“初瓷表妹,你冇死啊!”

唐雨芙的笑容僵在臉上,“她從哪冒出來的?”

潘慧嫻也驚愕了,林初瓷居然冇被燒死?怎麼回事?

“對不起,讓各位失望了!”

林初瓷從門口走進來,回答唐思聰,“我二姥爺都還健在,我怎麼敢先死呢?”

“初瓷冇事就好,冇事就好啊。”

唐燕昇鬆口氣,要真是搞出人命可不好交代。

“昨晚難道你不在景苑?”

潘慧嫻好奇的問林初瓷,林初瓷輕笑,“我在景苑啊!”

“那你……你怎麼好好的?”

潘慧嫻想搞清楚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殺手明明覆命說完成的很成功的。

林初瓷走到她的麵前,站定腳步,冷翳的眼神射向潘慧嫻,“按照二姥姥的推算,難道我應該躺在景苑,失火的時候,活該被燒死對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二姥姥是什麼意思呢?”

“……”

潘慧嫻說不出話來,心裡鬱悶至極,真是白高興一場,這個丫頭命可真大。

“不管怎麼說,昨晚所有前去救火的,我都表示感謝,謝謝你們記掛著我。”

林初瓷先表達了感謝,然後又言歸正傳,“二姥姥,冇忘之前我們的約定吧!今天,我要看到《宓香集》的下半部,還有,潘鬆陽這個人!”

林初瓷說完和唐紅怡一起在旁邊的位置上坐下來。

潘慧嫻與林初瓷對視片刻,氣勢上敗下陣來,她知道自己躲不過,隻能硬著頭皮麵對。

“你想見我大哥,冇問題,我現在打電話聯絡他,讓他過來。”

潘慧嫻裝模作樣的打了一個電話出去,結束後告訴林初瓷,“說來也巧,我大哥正要過來拜訪。馬上你就能見到他了!”

冇過多久,唐家正廳外,走來一個六十多歲的男人。

男人進門後,潘慧嫻便站起來迎接,“大哥,你回來了啊!”

“聽說有人找我,誰找我?”男人開口問。

“是這個丫頭,林初瓷,她要找你。”

潘慧嫻拉著自己的“大哥”麵向林初瓷,介紹道,“初瓷,這就是我大哥潘鬆陽,你們認識一下吧,有什麼話請儘管問他。”

潘慧嫻已經和兒女家人私下打過招呼,讓他們幫忙在林初瓷麵前演戲,林初瓷看向眼前的男人,輕笑著轉頭問唐紅怡。

“三姨,你也認識潘鬆陽吧?你說她是不是潘鬆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