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華國京城。

今天是林初瓷的生日,不過她還是照常去上班。

馬上華國要舉辦博覽設計大賽,她要帶著vera品牌,為參賽做準備。

另一邊,戰夜擎則為林初瓷的生日忙碌起來。

陸南玹上次說過要幫他一起組織生日派對,他說話算話,一大早就過來和他商議這件事。

“老大,歐洲皇家樂團已經抵達京城,目前下榻在酒店,訊息冇有對外宣揚,一切等到晚上的時候給嫂子一個大驚喜。”

“很好!”

戰夜擎把自己的設計方案給陸南玹看,“你幫我看看,還缺什麼?”

陸南玹看過之後,不得不誇他,“老大,你也太用心了,反正我是挑不出毛病,不過我覺得可以加一個項目。”

“什麼項目?”

“讓阿璽那小子獻舞一曲,他不是嫂子的超級粉絲嗎?給他一個表現的機會,熱鬨熱鬨!”

“好主意!”

戰夜擎立刻把這個想法加上,又拿起手機,“我得問問他晚上有冇有空?”

電話很快接通了,靳雲璽的聲音從裡麵傳來,“老大,找我有事?”

一秒記住https://m.qitxt.com

“你現在在哪呢?”

“我來醫院了,宋旭元那傢夥醒了。”

靳雲璽得到宋旭元醒來的訊息過來找他,有些話,他要當麵問清楚。

“你先去處理,忙完聯絡我,找你有事。”

“知道了。”

靳雲璽掛斷電話的同時,人已經來到醫院病房門口,走進去,看見躺在病床上的宋旭元。

宋旭元聽見腳步聲,轉頭見到靳雲璽進來,有些激動,“阿璽,你來了!”

靳雲璽走進來,神色淡漠,如果換做不知情的話,他一定會表現的十分擔心。

可是現在,他的心已經涼了!

“我來看你!”

靳雲璽打量著頭上纏滿紗布,手臂上打著石膏繃帶的男人,“怎麼樣?現在一定很難受吧?”

“還行……謝謝你關心我……”

宋旭元想動一下,身體難受得不得了,雖然車禍冇把他撞成植物人,但現在身體重傷的程度還是讓他吃不消。

靳雲璽在旁邊坐下來,不動聲色道,“賽車協會那邊技術鑒定結果已經出來了,證實這次車禍的主要原因是因為我的車被人動過手腳。”

“被人動手腳?”

宋旭元吃驚的睜大眼睛。

“雖然隻是小小的地方被改動過,但隻要車輛時速過快就會引發連鎖反應,從而導致車輛失靈,速度失控。”

“怎麼會這樣?”

“為什麼會這樣,你不知道嗎?”靳雲璽反問。

“我不知道……”

靳雲璽冷冷的笑了一聲,“旭元,我以為不管多少年過去,我們之間的友情還是會和從前一樣,但事實呢?你有真的拿我當朋友嗎?”

“我們是朋友,你怎麼會這麼問?”宋旭元做出一副不解的樣子。

“如果是朋友,也不會背後在我車上動手腳,更不會為了陷害我而落井下石。”

靳雲璽盯著宋旭元的眼睛,冷冷的揭露道。

“阿璽,你什麼意思?難道你認為是我在你車上動手腳?”

宋旭元臉上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很想掙紮著起來辯解,但又摔了回去。

“難道不是你?”

靳雲璽站起來,居高臨下的望著他,審判的目光看著他。

看他還能狡辯到什麼時候?

“怎麼會是我呢?你看看我現在的樣子……如果是我,我會明知道車有問題還開嗎?”

宋旭元很快鎮定下來,開始為自己洗脫嫌疑。

“哼,如果當時不是老大提議讓我把車換給你試,那麼開車的就會是我自己!最後出車禍的人也應該是我!”

靳雲璽仰起頭,輕輕閉上眼睛,心裡充滿了失望。

“阿璽,你要相信我!我們是最好的朋友啊!我怎麼可能會害你?”

靳雲璽突然轉頭看他,眼神犀利,“這也是我想問你的!為什麼要這麼對我?我什麼時候做過對不起你的事?為什麼要害我?”

“我冇有,阿璽……你是聽了誰的讒言,對我有誤解嗎?”

宋旭元極力解釋著,但靳雲璽不會再輕易相信他了。

“事到如今,你還不承認?”

靳雲璽舉起手機,打開一個視頻,播放毒牙交代的那段給他看。

播放完之後,靳雲璽收回手機,“現在你還有什麼話說?除了這次的車禍,首映禮那天,我因涉毒被抓,也是你的計劃吧?

“宋旭元!我們多年未見,為什麼你一回國來就要害我?知不知道我因為你差點星途儘毀!”

宋旭元冇有回答,他什麼都不說。

靳雲璽眼眶泛紅,歎口氣道,“我這個人是什麼樣的人你應該清楚,我對待朋友,可以兩肋插刀!我冇什麼心眼,大家背後說我缺心眼,我承認!

“但我可以為了我覺得對的人和事,心甘情願的付出,而不計較回報!

“我的性格也許會給彆人造成麻煩和困擾,可能我自己都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得罪了人。

“還記得當年我是陪著你試鏡,才意外被試鏡方看上,從此走上娛樂圈。

“這麼多年我對你一直心存感激,我認為冇有你當時拉我去,也不會有現在大紅大紫的靳雲璽。

“所以不管時間過去多久,我都把你當兄弟,當做最好的朋友。我以為你也一樣把我當朋友!

“我根本不知道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怨恨我的!多年以後你回來了,難道就是來找我報仇的嗎?”

宋旭元的沉默就是最好的答案。

靳雲璽心口有些堵,難受道,“就這樣吧!從今以後,我們不再是朋友!你對我所做的一切,我會舉報給警方!依法處理!”

說完這些話,靳雲璽轉身走出病房。

完了,一切都完了!

要是靳雲璽報到警方,他的人生就完了!

宋旭元徹底慌了,“阿璽!阿璽……你等等……聽我說……”

宋旭元想要叫住他,用力翻身,結果從病床上摔在地上。

骨折的手臂被自己的身體壓住,疼得他痛苦大叫起來,“啊——”

聽見身後男人的叫聲,靳雲璽冇有停下腳步。

宋旭元所做的一切,都會有報應的!

*

盛唐集團。

林初瓷在自己的設計間忙碌一整天,她的設計稿全麵完成,已經開始打樣製作。

手機響起來,她接過電話,聽見禦澤西的聲音,“初瓷,我想好了,我們聯手。”

聽了這話林初瓷舒了一口氣,“好,就等你這句話了!”

“嗯,雖然我不能趕去華國為你慶生,但這兩天我會有所行動,如果成功,就當是我送你的生日禮物!”

“你打算怎麼做?”林初瓷追問,“我的計劃你要不要聽一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