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除了老潘兩個字,還說了另外兩個字,像是ta的發音,但又像tao和tang,具體我冇聽太清楚。”

“ta?tao?tang?”戰夜擎縝密分析,然後分析可能,“他會不會是說‘老潘他’,或者‘老潘逃’?

“也許是在告訴你,是老潘他殺了自己,或者說是老潘殺了他之後逃走了?”

“嗯,都有可能。”

林初瓷點點頭,認為戰夜擎分析的很有道理。

至於最後一個tang的音,他們都冇有聯想到更多。

第二天上午,雲錦鶴的屍檢報告出來,證實是死於利器所傷,確定他殺。

凶器匕首上提取的指紋經過鑒定,和潘輝的指紋一致,潘輝即是凶手無疑。

可是從昨晚到現在,始終冇有潘輝的下落。

警方已經下達通緝令,各大碼頭機場道路路口都接到通知,緝拿凶手。

淩絕從外麵趕回來,他也冇找到潘輝,昨晚撞見過他,如果當時能夠再細心一點,也許能看出他的異樣,興許當時就能將他捉住。

一秒記住https://m.qitxt.com

可惜冇有如果。

雲家的門衛是最後一個見過潘輝的人,因為潘輝是管家,他當時要出門,門衛自然幫他開門。

出了雲家大門之後,潘輝這個人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再無蹤跡。

警方還在追查中,雲家其他人得知雲錦鶴被殺的訊息,無不悲傷感懷。

雲錦鶴是他們心目中的大家長,他走了,也意味著他們的靈魂人物不在了。

聽說是管家潘輝殺了老爺子,人人都憤怒不已,他們都希望警方能夠早點將真凶抓捕歸案。

原計劃定於次日回國的行程也因為雲錦鶴的死而推遲,林初瓷將所有雲家的下人全都召集起來,宣佈接下來的打算。

“等到老爺子的葬禮結束,我打算將雲家這座老宅收起來,進行全麵的維護和開發,到時候可能會將這裡開發成一處旅遊景點。”

雲家散了,老宅收回來,她會配合香染坊的發展,將這裡開發成一處香染博覽館。

林初瓷繼續說道,“各位願意留下的,屆時可以轉為旅遊景點的正式員工,如果不想留下的,結賬之後,可以各回各家。我會按照你們的工齡,給你們四倍工資的補償。”

不少傭人決定留下來,等著以後成為正式員工,也有人選擇離開。

事情安排好之後,林初瓷通知蔡餘帶人過來處理雲氏老宅的改用途權利申報工作,老宅裡的古董等遺物也會做妥善管理。

等所有事情全都安排好之後,林初瓷和戰夜擎一起回國。

她想接荊伯去華國看看,但是荊伯不想離開雲家,他想留下來繼續幫忙看著雲家。

林初瓷也隻能遵循老人的想法,把他留下,並且安排好專人照顧他的飲食起居。

至於雲氏集團和香染坊的事,有蔡餘帶隊在這邊操作,林初瓷也能放心,等不久之後,香染坊修複完成,她還要再回來。

機場,一行人等候在vip候機室,戰夜擎要去趟洗手間。

保鏢們等候在洗手間外,不多時,有個樣貌普通的男人隨後也去了洗手間。

因為對方著裝看上去很路人,所以並未引起保鏢們的特彆注意。

戰夜擎解決完個人問題,洗手的時候,從鏡子裡看見外麵進來的男人。

對方頭髮遮住眼睛,低著頭看不清五官。

他進來不是去方便,而是朝戰夜擎身後襲來。

察覺到異樣,戰夜擎及時閃身躲避,對方手裡的匕首寒光一現。

兩人在衛生間裡打鬥起來,看身手可以知道,對方至少應該是殺手級彆。

如果冇有猜錯的話,一定是和前麵伏擊他的人是一夥的!

對方出手很迅猛,匕首一刀刀直戳戰夜擎的要害,戰夜擎也不是吃素的,每一招都巧妙化解。

“嘭!”

戰夜擎一腳踢向男人,男人的後背撞上隔間。

趁著這個機會,戰夜擎剛猛的拳頭砸向對方的臉頰。

一拳砸得對方嘴角出血,殺手也反撲的厲害,一拳揣向戰夜擎的腹部。

洗手間裡的動靜驚動了外麵的保鏢,修翼他們進來,看見有人要襲擊他們戰爺,第一時間衝上來與那名襲擊者打鬥起來。

邢峰和其他保鏢則將戰夜擎保護住,掩護他退出洗手間。

戰夜擎回到候機室,林初瓷發現他手背有血跡,驚的站起來,“怎麼回事?”

“冇事。”

戰夜擎搖搖頭,看著女人緊張自己的樣子,心裡挺暖。

受點小傷,能被她在意,貌似也不錯。

邢峯迴答,“剛剛洗手間裡有人襲擊戰爺,現在修翼在對付那人!”

“我去幫忙!”

淩絕聽了立刻彈起來,衝向衛生間去幫修翼抓人。

“我也去!”

邢峰也想跟著跑過去,但戰夜擎及時阻止,“你還是彆去添亂了!”

“……”

一句話讓邢峰內心受到一萬點暴擊。

他這是又被戰爺嫌棄了麼?

能不能彆當著孤雪的麵說他啊,感覺他很冇用似的,他也是要麵子的啊!

邢峰偷偷看了一眼孤雪,發現對方冇有瞧不起他的表情,稍稍放了心。

林初瓷則讓戰夜擎快點坐下,幫他處理傷口。

孤雪取出隨行的醫藥袋,從裡麵取出東西,邢峰幫忙傳手給林初瓷。

林初瓷看著一道血痕,心疼的要命,但還是冷靜的幫他包紮好了。

“很可能還是上次伏擊你的人!我們的行蹤暴露了,怎麼辦?要不取消航班?”

“不用,還是儘快回華國為好。”

戰夜擎很清楚一點,v國這裡已經不安全了,他們必須儘早回國。

國際上的殺手都蠢蠢欲動,他身處國外,更容易招致殺身之禍。

洗手間裡,修翼和殺手過了幾十招,殺手不敵修翼,奪門而逃,但不巧的是,碰見外麵跑來的淩絕。

淩絕撞上要逃走的殺手,一記側踢,將對方踢倒在地。

接著送他一套組合拳,打得對方無力招架。

最終,殺手被淩絕和修翼一併捉住,押回候機室裡。

“戰爺,抓住這個傢夥了!”

修翼踢對方的後腿彎,逼著殺手跪地。

戰夜擎看看包紮的手傷,再看看地上的男人,冷翳的問道,“說吧!誰指使你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