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切都已經被林初瓷安排妥當,戰夜擎提前做了聯絡工作。

林初瓷將相關領導請進香染坊,雲錦鶴臉上陪著笑,實際上快要氣出內傷。

他被臭丫頭給逼得騎虎難下了,現在說不想轉讓,那不是敗壞自己的名聲,也顯得他自私自利?

雲錦鶴雖然極不情願,可事已至此,他已經被牽著鼻子走,一切由不得他了!

在香染坊最大的主廳裡,幾位負責人領導都討論起香染坊轉讓的事。

聊起雲家香染的曆史,幾位領導都意見一致。

“雲氏香染是我們v國離城的一塊瑰寶,如果能重新興旺起來,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相信有了傳人的迴歸,重振雲氏香染坊,也不是一個空想。”

“對於我們離城是個大好事,我們各方聯動,都會配合好工作的。”

雲錦鶴麵對眾人的態度,嗬嗬賠笑,“幾位領導,其實這件事也不是多著急的事。”

他想拖延一番,可惜,他不瞭解目前的現狀。

“雲老,您不急,我們急啊,如果雲氏香染坊能重新大放光芒,那也將會是我們幾個部門值得驕傲的事。今年我們離城要評選曆史文化名城,這香染坊就是重中之重啊!”

眾位領導七嘴八舌,林初瓷主持大局道,“感謝各位領導的重視,我作為香染坊傳人,定當竭我所能,複興香染事業。接下來看看需要辦理什麼手續,要提交什麼條件?”

“如果能有香染坊的老地契是最好,但如果冇有,隻要雲老肯簽署轉讓協議,將香染坊與雲氏家族脫離,也可以。”

雲錦鶴聽著他們的議論,臉色黑沉,他在想,要不要裝心臟病發作,以破壞這個轉讓儀式。

雲錦鶴的手剛剛按在自己心臟上,林初瓷開口了,“我這裡有外婆留下來的地契,各位領導請過目!”

看著林初瓷取出一份地契,雲錦鶴差點吐血,當年雲家丟失的香染坊地契,果然是被雲秀英給帶走了!

林初瓷將用塑料袋裝著的地契原件,拿給眾人看。

這份老地契是林初瓷在外婆留下的《宓香集》上半部是封麵夾層裡發現的,所以,她懷疑所謂的古墓皇陵根本不存在。

人人趨之若鶩的可能是這份地契,香染坊的所屬權。

幾位負責人都湊過來,一起瀏覽,經過一番鑒定,他們可以肯定,這份帶有雲氏傳承印章的地契是真的。

“好,既然有地契在,那麼這件事更好辦了!”

萬事俱備,東風也有了,幾個機構負責人,一起商議著,將雲氏香染坊的所屬權轉讓書,推到林初瓷的麵前。

“現在隻要林小姐在上麵簽字便可!”

也就是說,根本就不用通過雲錦鶴,林初瓷就能順利拿到所有權。

等於是雲錦鶴這麼多年在幫助雲秀英儲存了雲氏香染坊而已!

“多謝各位領導,那我就簽下這份轉讓書了!”

林初瓷在落款處簽下自己的名字,為了防止扯皮,她當眾提出一個要求,“我希望貴局能再出具一份,雲氏香染坊與雲氏之間關係脫離的文書,以後我將會把香染坊發展成獨立的事業,不需要任何人乾擾,最好從雲氏剝離出來。”

林初瓷要做的第一步就是要奪回雲氏香染坊的所屬權,和雲家劃清界限。

“可以!”

幾位領導再次商議後,擬定一份文書,對雲錦鶴說,“雲老,這份香染坊獨家占有聲明,還需要您也簽字。”

白紙黑字的文書擺在麵前,雲錦鶴哪裡還有選擇的餘地?

這是將他逼進了死衚衕,他也不得不打落牙齒往肚子裡吞。

雲錦鶴抖著手,準備簽字時,雲曼青從外麵跑進來阻止,“爺爺,您彆簽字!”

眾人循聲回頭,戰夜擎和淩絕兩人對視一眼,不由的皺眉,都對雲曼青這個攪屎棍感到十分厭惡。

林初瓷也轉頭,瞧見換過衣服的雲曼青氣勢洶洶的進來,雲斐然跟在後麵。

“各位領導,你們都彆被林初瓷給騙了,她想要雲氏香染坊,其野心可見一斑。她是衝著雲家的家產回來的!”

雲曼青急不可耐的想要揭穿林初瓷的陰謀詭計,但林初瓷又怎麼會怕她?

“大表姐!飯可以亂吃,話怎能亂說?我是衝著雲家的家產?那我要請問一下,追溯到我外婆及她父輩一代,雲氏的掌權人是誰?”

雲曼青氣狠狠的瞪著林初瓷,林初瓷眼神冰寒,“是我外婆的母親,雲靜秋,外婆的父親是雲家上門女婿,雲家家業都傳給了女兒,那麼為什麼後來會由舅姥爺來繼承?是誰破壞了雲家的傳承製度?”

林初瓷的反問,鏗鏘有力,引人深思。

“我不管以前怎樣,我隻知道,雲氏香染坊就是雲家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你一回來就把雲氏鬨的雞犬不寧,還要將香染坊獨立出去,你按的什麼心?”

雲曼青年紀輕,不知道從前的事,她堅定不移的認為他們一家就是雲家正宗。

要論繼承和接手,也該是他們大房一派來接任纔對!

雲錦鶴深怕追根究底之後牽扯出不該扯出的事,直接對嗬斥雲曼青,“彆再說了,曼青!”

“爺爺……”雲曼青覺得她爺爺已經老糊塗了,纔會縱容林初瓷過分的要求。

“彆說了!初瓷是你秀英姑奶的傳人,她接替香染坊也是應該,未來香染坊能否發揚廣大,我相信,初瓷一定能有辦法。”

雲錦鶴說完,在文書聲明上簽下名字。

幾個機構負責人也加蓋圖章,公證處做了公證。

一切合理合法,無不宣告著,雲氏香染坊正式脫離雲家,林初瓷是雲氏香染坊的繼承人和擁有者!

文書到手後,林初瓷客氣的對幾位領導說,“多謝各位領導的幫忙,以後香染坊的發展,還指望各位多多提攜!”

“客氣了,林小姐!我們都祝願香染坊能夠重現輝煌!”

“冇什麼事,我們也就先回去了!”

“雲老,告辭了!”

幾位領導要走,林初瓷想起一件事,又及時叫住文化局負責人,“劉局,我還有件事可能要麻煩您!”

雲錦鶴眉頭一皺,這丫頭有完冇完?還要耍什麼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