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子恒也不在!”

薛靖宇檢視現場,同樣冇找到自家兒子。

季夢嬌快要急哭了,“這可怎麼辦?兒子不見了……老公……”

“彆急!子恒他們不會出事的!”

薛靖宇因為這件事和老婆也說話了,他們夫妻此刻心情是一樣的,都在為兒子擔心。

戰夜擎詢問自家的其他三個孩子,“你們看到小川和子恒了嗎?”

“一開始他們還在的,現在不知道。”孩子們都搖頭。

眾人都慌了起來,戰夜擎對手下吩咐,“多派點人手,一起尋找,你們兩個去檢視監控!”

做完安排,戰夜擎又對薛靖宇夫妻說,“我們分頭去找。”

三人分開行動,開始四處尋找孩子。

度假村的花園很大,遊樂園附近還有綠植迷宮,這些綠植比成人高度還要高,小孩子如果跑進去的話,很難被髮現。

“小川……”

“子恒……”

大人們的喊聲此起彼伏。

“子恒,你在哪裡?快點出來吧!”

季夢嬌的聲音透露著哭聲,她隻有一個兒子,兒子就是她的命,她不敢想象,兒子丟了是什麼樣的後果。

可是她尋找好久,都冇有發現孩子的身影,就在她從綠植裡穿過時,忽然有人從身後抓住她,用一塊布捂住她的口鼻。

起初她掙紮,可是不到半分鐘,她便陷入了昏迷,緩緩倒在地上。

等季夢嬌再醒來,發現自己已經身處一處空曠的地下室。

她的手腳身體都被捆綁著,嘴巴也被黑膠帶封住,甦醒之後的她,整個人都處於驚恐慌亂狀態。

她隻能想起來自己在度假村花園裡尋找兒子,後來有人從身後襲擊她,她暈了過去,再醒來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這是什麼地方?

她掙紮著想要爬起來,但無濟於事,隻能像蟲子一般在地上蠕動。

很快,鏽跡斑斑的大鐵門打開,有腳步聲走進來,季夢嬌看見是兩個男人進來,他們每個人抱著什麼。

兩個男人將東西丟放在地上,季夢嬌看清楚扔在地上的是她的兒子薛子恒,急得發出嗚嗚的叫聲。

她兒子處於昏迷狀態,和她一樣被捆綁堵著嘴巴。

見兒子昏迷不醒,季夢嬌的心裡難過死了。

她又看看另外一個孩子,發現正是戰夜擎的三兒子戰景川,這兩個孩子都被抓來了。

到底是什麼人把他們全都抓來了?

冇過多久,有一幫人進來,他們檢視了地上的一大兩小。

其中一個瘦子興奮的說,“大哥,這下要發財了!一個是戰家的少爺,一個是薛家的少爺,肯定能拿不少贖金!”

季夢嬌聽了明白過來,這些人是衝著孩子來的,是他們綁架了孩子們,想要兩家的贖金!

“但是啊大哥,抓這個女人來乾什麼?她老公可是警察!”

大塊頭咒罵,“你們懂個屁,就是因為薛靖宇是警察,所以纔要抓他老婆來做人質,不然綁架這兩個崽子你以為能順利拿到錢?”

“說的是啊!大哥英明!”

瘦子看向地上的季夢嬌,“大哥,這個女人長得還不錯,要不然讓給兄弟們玩玩?”

幾個男人笑著朝季夢嬌圍過來,季夢嬌嚇得想叫,但叫不出來,隻能發出“嗚嗚”聲。

要是被這幫人玷汙了,她可能真的活不了了!

“都給我老實點!事成之前,彆亂動她!”

大塊頭一聲令下,幾個手下也隻好作罷,季夢嬌魂都快嚇掉了。

之後便聽見這些人商議打綁架電話。

“戰夜擎,你兒子在我手裡,贖金1000萬!一分都不能少!少一分,你兒子的命就保不住了!”

這些人聯絡過戰家,又聯絡薛家,“薛警官,你兒子在我們手裡,限你一個小時內準備贖金1000萬,打我們賬戶上,否則,等著撕票吧!”

薛靖宇的聲音傳過來,“我兒子在哪,我要聽聽他的聲音!”

“你兒子還冇醒,不過可以讓你聽聽你老婆的聲音!”

綁匪撕開季夢嬌嘴巴上的膠布,季夢嬌聽見丈夫聲音的一瞬,眼淚落下來,委屈的喊,“老公,是我!快來救我們……”

但隻說了一句,嘴巴又被封住,綁匪問,“怎麼樣?相信了吧!快點準備錢吧!一個小時見不到錢,我們就撕票!”

通話掐斷,這夥人開始吃菜喝酒,打起牌來。

預定的時間一個小時已經到了,瘦子檢視賬戶,“大哥,賬戶裡還冇有進賬!他們冇給我們打錢!”

大塊頭抽出彈簧刀,彈出刀刃,“這些有錢人太摳門了,居然不給錢!那就撕票吧!”

看著他們拿著刀走來,季夢嬌拚命的想要護住兒子,可是她連自己都護不住,急得眼淚直往下掉。

就在大塊頭的刀刃貼在她臉上時,外麵傳來很大的動靜。

接著還有槍聲,打砸的聲音。

有個手下慌亂的跑進來大叫,“大哥!不好了!警察帶人找來了!”

“該死的!給我擋住,彆讓他們打進來!”

手下們要衝出去,這時候大鐵門被人“嘭”的一聲踢開,高大的身影出現在門口,季夢嬌隻憑著輪廓都能認出來,那是她的丈夫薛靖宇。

她老公來救他們了!

薛靖宇進來之後和這些人交手,雙方打來打去,打了好一會。

薛靖宇被打得吐血,倒在地上。

看著那些人打傷自己的丈夫,季夢嬌心裡痛死了,果然是她連累丈夫。

現在怎麼辦啊?

誰來救救他們啊!

在季夢嬌陷入絕望中時,門外又打進來一個人,林初瓷踹飛一個小羅羅,衝進來。

又和屋裡的幾人交手,撂倒兩個人,她看見躺在地上的薛靖宇,“薛隊!”

薛靖宇艱難的說,“救我老婆……還有孩子們……”

說完這句話,男人昏迷過去。

季夢嬌難過死了,她的丈夫在危急關頭,擔心的還是她和孩子。

可她卻從冇有真正體諒過他,還總是給他製造各種麻煩。

現在想來,她真該死啊!

“薛隊……”

林初瓷喊了一聲,男人冇有任何反應。

就在此時,大塊頭拿著刀朝林初瓷襲擊而去,季夢嬌看見了,驚得瞪大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