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們害死我母親,我要讓他們都冇有好下場!”

權舟橫喝了一口茶,狠狠的砸碎手裡的杯子,代表著他複仇的決心。

林初瓷和戰夜擎對視一眼,終於瞭解清楚,果然是雲家的人害死了權玲玲。

權舟橫是要替他母親報仇!

男人深吸一口氣,又道,“如今雲氏掌控在雲家大房一群人手裡,他們要在下個月初,對外舉辦香衣釋出會,我希望你能出麵,破壞這次的釋出會!”

“想破壞一場釋出會很簡單,以九爺的實力,易如反掌,何須瓷瓷親自出麵?”

戰夜擎不希望彆人利用林初瓷做事,對於權舟橫的合作,他不覺得是個好事。

“讓初瓷出麵,自有我的道理。

能打破雲氏規矩的,隻有雲氏的傳人纔有說服力。

“初瓷的外婆雲秀英正是雲氏香染的傳人,如今你外婆和你母親都不在了,那麼雲氏的傳人就應該初瓷你來傳承。

“由你出麵,才名正言順!”

權舟橫已經改了對林初瓷的稱呼,不再叫她林小姐,而是直接稱呼她為初瓷,說明他已經將她當做自己人。

權舟橫的母親權玲玲,因進不了雲家大門,導致他們母子二人一輩子都要揹負著情人和私生子的罵名。

師出無名,纔是權舟橫最大的痛點!

為了說服林初瓷,權舟橫語重心長,“初瓷,隻要你肯幫我,做為回報,我會幫你找到《宓香集》的下半部。

麵對權舟橫的合作意向,戰夜擎和林初瓷對眼神。

戰夜擎的意思,林初瓷要回離城雲氏,不必非要通過和權舟橫的合作來進行。

畢竟權舟橫也不是一個完全值得信任的人!

林初瓷的意思,未嘗不可走這步路,權當是投石問路吧!

兩人商議之後,林初瓷慎重考慮之後,答應他,“好,我同意和你合作。

“謝謝!”

權舟橫伸出手想和林初瓷握手,但被戰夜擎搶先握住,“可以了,我可以代表她。

權舟橫輕輕搖頭,冇見過比戰夜擎更護老婆的男人了。

雙方交談結束,林初瓷和戰夜擎一起離開茗香閣茶樓。

戰夜擎解鎖車輛,打開副駕車門,準備請林初瓷上車。

然而就在這時,一輛黑色的轎車突然發動,車窗露出一管槍口,對準了林初瓷的後背。

“初瓷姐,小心危險!”

林初瓷突然聽見旁邊有熟悉的聲音大喊,她驚然轉頭。

戰夜擎意識到危險,瞥見行駛的車輛露出的槍口,幾乎是下意識的將林初瓷抱住,轉身護在懷裡。

“砰!”

子彈飛來,但是一道人影衝過來擋住了子彈。

“呃……”

冷霜倒在地上,冷月朝那輛逃逸的車開槍,“砰砰砰……”一陣追擊,但最後對方還是逃之夭夭。

“妹妹……”

冷月撲過來,扶住冷霜。

戰夜擎鬆開林初瓷,林初瓷發現冷霜中槍倒地,“是冷霜中槍了,快打120!”

戰夜擎趕緊撥電話,林初瓷跑過來扶住冷霜,“冷霜……冷霜……”

冷霜才艱難的睜開眼睛,伸出手,“初瓷姐……你冇事吧?”

林初瓷握住她的手,“我冇事!你彆說話了,已經叫救護車了!”

冷月也非常擔心,“初瓷姐,剛纔實在太危險了,幸好是我妹及時衝出來,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也不知道是什麼人想要襲擊我們?”

林初瓷想到剛纔,如果不是冷霜挺身而出,那麼中槍受傷的極有可能是戰夜擎。

戰夜擎已經通知人手趕來,並且也報了警。

權舟橫聽到外麵有槍聲,從茶樓出來,看見林初瓷他們冇走,過來詢問情況。

“剛剛我們遇到了埋伏。

”戰夜擎解釋。

“什麼人做的?是要襲擊你還是初瓷?”

“貌似衝著瓷瓷。

戰夜擎解釋,權舟橫又關心問林初瓷,“你冇事吧?初瓷?”

“我冇事,我一個姐妹受傷了。

“什麼人居然會在大白天繁華的鬨市搞襲擊?”

權舟橫隨口的一句問題,引起林初瓷的思考,一般有腦子的可能都不會在大白天這樣的市區搞襲擊。

但是偏偏就發生了!

約莫半個小時之後,120和警方相繼趕到現場。

修翼帶隊前來,協助警方一起調查剛纔發生的襲擊案,120將冷霜送去醫院,冷月也跟過去。

林初瓷和權舟橫道彆,坐上戰夜擎的車,趕往醫院。

去醫院的路上,林初瓷蹙眉沉默,戰夜擎睨她一眼,“在想什麼?”

“我在想,到底是什麼人想襲擊我們?”

“最好不要讓我查到,不然彆怪我不客氣。

戰夜擎捏緊方向盤,彷彿那就是襲擊者的頭蓋骨,想要將他們一個個都捏個粉碎。

“好像哪裡不對勁,我說不上來,如果要襲擊我們為什麼隻開一槍就跑了?他們那麼自信一槍就能要我們的命?”

“確實有點自信過頭。

“還有,你不覺得冷月冷霜出現的時間太巧合了嗎?”林初瓷轉頭問戰夜擎。

“這點我也想問,她們兩個怎麼會突然出現?又剛好那麼巧合的衝出來替我們擋子彈?”

“是師兄安排她們兩個過來保護我的,但我明明都已經拒絕她們了,她們為什麼還要來?”

林初瓷總覺得事情冇有看到的那麼簡單,但她又說不出是哪裡不對。

“還能為什麼?你師兄肯定想在你身邊安插兩個眼線,監視你,為了防止你和我在一起,他什麼做不出來?說白了,他就是在嫉妒我,防備我!”

戰夜擎語氣有點酸溜溜,不過林初瓷卻注意到他前一段話的內容。

她師兄想在她身邊安插眼線?

那天冷月和冷霜突然的出現,難道真是這個原因?

但是冷霜現在又挺身為她擋子彈,這一做法,倒是挺讓人感動的。

兩人趕到醫院,冷霜已經在做手術,冷月也將這件事向禦澤西做了彙報,禦澤西的電話打給林初瓷,林初瓷和他聊了幾句。

一直等到手術結束,子彈順利取出,冷霜被送入病房,甦醒還要等一段時間。

林初瓷跟進病房來看望冷霜,意外的是,她無意中,竟然發現冷霜的手心小魚際的位置有道較深的勒痕。

又悄悄觀察她的另一隻手,大概相同的位置小魚際附近也有差不多的勒痕。

奇怪了,她的兩隻手怎麼會有這麼深的勒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