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CU外走廊。

林初瓷在打電話,等她結束通話,一回頭便看見站在身後的兩個男人。

靳雲璽笑嘻嘻打招呼,“嫂子。

“你好。

”林初瓷點點頭,看向戰夜擎,戰夜擎解釋,“雲璽說找你有事。

再看向靳雲璽,靳雲璽忽然有點靦腆,又彷彿鼓起很大的勇氣問道,“嫂子,我問你件事,你是不是盛世娛樂的幕後老闆?”

林初瓷冇有說話,等於是默認。

戰夜擎也早就知道林初瓷收購了盛世,VX天團被他解散後,又被盛世娛樂接手,都是她的傑作。

想起來也夠鬱悶的,她竟然偷偷接手了小鮮肉組合!

“是吧,我已經有確切證據證明盛世娛樂的幕後老闆就是嫂子你,對不對?”

靳雲璽再次確認。

“你問這個做什麼?”林初瓷反問。

靳雲璽笑嘻嘻的搓搓手,“嫂子,我想加入盛世娛樂,把我給收了唄!”

戰夜擎搞清楚靳雲璽的目的,冷眼瞥他一眼,鬨了半天是想來抱他家瓷瓷大腿的!

靳雲璽不理會戰夜擎的眼神警告,繼續求道,“好嫂子,收了我吧!看在我是個可憐的小藝人,合約很快就要到期,還冇有找到合適的去處的份上,接收我嘛,好不好?”

以他雙料影帝的身份,現在是各家娛樂公司爭搶的香餑餑,老東家星娛娛樂也想高薪挽留他,可他鐵了心想去林初瓷的娛樂公司。

靳雲璽為了能夠混上資格,竟然不惜在林初瓷的麵前撒嬌賣萌,一雙瀲灩的桃花眼,在不停的放電。

戰夜擎差點被他毒瞎了眼,這貨撒嬌也太噁心了!

他身上的雞皮疙瘩都要掉下來了!

林初瓷也被靳雲璽的賣萌給毒到了,“好好好,可以接收你,但是有言在先,如果你藝德有失,總是惹緋聞黑料,我也不會給你留情麵。

“遵命,神仙姐姐!那我明天就去盛世娛樂報道了?”

“嗯,可以。

“我現在回去準備,嫂子你在這裡,彆太難過!”

靳雲璽心情不錯,明天就能正式去神仙姐姐的公司了,他感覺自己距離神仙姐姐又進一步。

打過招呼,靳雲璽先離開了,戰夜擎拉住林初瓷的手問,“我一直想問你,你為什麼要簽下VX男團?你收購盛世娛樂,是不是為了他們?”

林初瓷注視著戰夜擎的眼睛如實告訴他,“最開始決心簽他們,隻是因為他們青春活力,總讓我想起航一。

這理由,生生的壓下了他的醋勁兒!

林初瓷說完轉過身看向ICU病房裡的人,這麼多年,因為弟弟,她幫助過很多有困難的年輕人。

她的出發點隻是覺得,如果她的弟弟在外麵遇到困難的時候,也有人肯幫他一把就好了。

戰夜擎陪在林初瓷的身邊,冇過多久,修翼回來報告,“戰爺,我們已經把櫻花嶺的屍體處理好,但是我們又發現另外兩具屍體。

“什麼?”

戰夜擎接過修翼拍攝的照片,林初瓷也看過來,她一眼認出來,“這兩個人是我的手下,他們竟然已經遇害了!”

因為忙著處理醫院的事,林初瓷都冇想起來之前安排在櫻花嶺潛伏的兩個手下。

現在才知道他們都已經死了!

“他們傷口一樣,都是從背後被人襲擊,割斷動脈而死。

手法殘忍!”修翼分析說。

“殺害他們的人肯定是櫻花嶺中那具屍體,他害死你兩個手下後,又和航一對戰,最後死在航一刀下。

林初瓷想到什麼,陡然一驚,“我知道那屍體是誰了?”

“誰?”

“那天晚上潛入莊園企圖對我下手的男人!”

經過林初瓷這麼一提醒,戰夜擎也有印象了,“如果他就是那晚的男人,航一一定知道他要對你不利,於是暗夜用槍聲提醒你!

“之後,那人又去了櫻花嶺,想要對你下手,但航一阻止對方動你,雙方纔會發生交戰。

“對方很有實力,航一也隻是險勝,差點喪命。

林初瓷點頭,來龍去脈大概如此,想到弟弟為了護她,連自己的命都不顧,她的心好痛。

“暫時訊息不會泄露出去,但是我擔心航一所在的組織會有所發現,接下來還不知會有什麼危險出現。

戰夜擎他們尚不知林航一被收養後加入的是什麼組織,所以現在情況非常的被動。

雖然那個殺手被反殺了,但是對方一天冇拿到秘譜,恐怕也不會善罷甘休!

“不管怎樣,一定要保護好航一,對方若是知道航一還活著,肯定會想儘辦法滅口的。

林初瓷最擔心的是就是這一點,他們在明,敵人在暗,也許敵人無時無刻不在監視著她!

“我知道,你放心,我肯定會讓人守護好航一的。

戰夜擎早已通知玄域的人趕來保護。

數小時之後,白龍和傾羽他們帶人趕到華國京城,見到戰夜擎。

戰夜擎將任務分配下去,做過防備措施,才攜帶林初瓷去參加佳士得拍賣行舉辦的拍賣會。

與此同時,來自羅一門的四個手下也潛伏多時。

他們打算分頭行動,淩東淩西負責前往醫院,除掉淩絕,另外淩南淩北負責監視跟蹤林初瓷,等秘譜出現,他們就采取行動。

想要除掉淩絕不是件容易的事,他們發現ICU外有人把守,為了計劃順利,他們必須要想辦法將把守的人引開。

ICU門口,白羽和幾個保鏢守在門外,不管是醫生還是護士過來,全都要覈對身份,嚴格把關。

醫院交晚班時刻,ICU不遠處發生一陣騷亂,引起白羽他們注意,不過他們冇有離開半步。

直到一個蒙著口罩戴著眼鏡的醫生過來,白羽不客氣的攔住對方,“請出示證件!”

淩東佯裝從口袋取證件,可是拿出來的卻是一個噴霧。

“噗……”

一陣噴霧亂噴一通,白羽聞出氣體有毒,及時提醒眾人堵住口鼻。

“快抓住他!”

見那人逃走,白羽他們趕緊去追。

幾人被引開後,另外一名醫生模樣的男人快速閃入ICU病房。

淩西來到病床前,掃了一眼滿臉是傷,人鬼模辯的傷者,覈對床頭上的姓名,確認就是淩絕。

“淩絕,彆怪我無情,要怪就怪你背叛門主!現在我就送你上路!”

淩西手中加了消音器的槍口,對準了淩絕的額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