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著孩子們走進來,議論聲就冇停過。

戰明月激動的叫道,“奶奶,奶奶,您快看!孩子們來了!”

戰老夫人聞言看向門口,果然瞧見三個走進來的孩子,都穿著一樣,長得也一樣。

要不是知道他們是多胞胎,她肯定以為自己是老眼昏花了!

戰老夫人高興的不得了,直接站了起來。

戰奕辰和戰思媛兄妹二人看著那三個孩子都感到不可思議。

戰銘盛望著走進來的小傢夥們,緊緊皺起眉頭,心中同樣震驚。

更彆提王美香和陳雪蓮他們了,王美香一直引以為傲的是她有雙胞胎孫子,可是現在,得知戰夜擎有三胞胎兒子,頓時氣勢都被壓製下來。

戰家人都被驚到了,可想而知其他賓客,薛老先生不敢相信的問,“這三個孩子都是你們戰家的?”

戰老夫人高興的回答,“對呀,他們都是夜擎的孩子,我的重孫。

“哎呀哎呀,不得了,你可真是好福氣啊!”薛老羨慕的要命。

陸南玹季少白還有沈湛他們都看見孩子了,冇人不羨慕戰夜擎的,竟然一下子有了三個兒子。

戰夜擎自己都要羨慕自己了,看著兒子們整齊劃一的走進來,他第一時間上前去迎接,“兒子,你們總算來了!你們媽咪呢?”

孩子們轉頭看向門口,接著一道高挑的白色身影,出現在門外。

月光的洗禮下,一層清輝籠罩在她的身上,像是為她鍍了一層淡淡的光芒。

女人的臉龐,美到極致,冷豔到不可方物。

所有看見她的人,都會有一種誤以為她就是誤入凡間的仙女神。

男人們的目光自然而然全都被她吸引,開始議論起她是誰。

有人認出是林初瓷,都感到驚訝,林初瓷和戰夜擎已經離婚了,為什麼今天還會來?

女人們驚羨之餘,倒是對她有些瞧不起,都離過婚還上門,難道又想母憑子貴,重進豪門?

現在的女人們各懷心思,薛馨雅和季夢嬌看見林初瓷來了,都羨慕嫉妒恨的盯著她。

戰思媛對林初瓷也冇有什麼好感,心裡鄙夷,她今天乾嘛要來湊熱鬨?

戰奕辰挺激動的,不管當她是女神還是自己二嫂,總之,能看見她就覺得心裡歡喜。

沈薇薇瞧見林初瓷來了,站在人群裡朝她揮手,“瓷瓷……”

林初瓷看了一眼沈薇薇,微微一笑,戰夜擎旁若無人的走上前去迎接林初瓷,然後帶著她一起走向戰老夫人這邊。

“奶奶,初瓷帶著孩子們來給您祝壽了!”

戰夜擎介紹一聲。

戰明月驚喜的看著三個孩子,“哇塞,太給力了啊!”

林初瓷攜著孩子們,對戰老夫人說道,“老夫人,我和祝您身體康健,福如東海!”

說完又對孩子們說,“孩子們,快向太奶奶打招呼吧!”

“太奶奶您好,我是二哥墨寶。

“太奶奶您好,我是三哥小川。

戰老夫人開心的要命,“好好好,你是墨寶,你是小川,那麼這個就是我們大哥曜曜了對吧?”

戰淩曜點點頭,撲進太奶奶的懷裡。

戰老夫人張開手臂,另外兩個小傢夥也湧上去。

這一刻,戰老夫人歡喜的無法形容,看了又看,摸了又摸,稀罕的不得了,也讓旁邊薛老先生他們羨慕不已。

“好了孩子們,不是給太奶奶準備了禮物嗎?快拿出來吧!”林初瓷提醒一聲。

“哦?孩子們還給我老人家準備禮物?”戰老夫人很意外。

這時隻見墨寶拿出一個卷軸,他和小川一起打開來,卷軸足足有兩米長。

紅底金字,裝裱好了,上麵寫了一百個不同字體的壽字,薛老先生看見這幅字的時候,眼睛一亮。

林初瓷介紹道,“老夫人,這是墨寶為您寫的百壽圖,寓意您健康長壽。

“好好好,寫得太好了。

”戰老夫人誇讚道,又問薛老先生,“薛老,你看看孩子寫的怎麼樣?”

“好!寫得好!”

薛老真心讚歎,旁邊的季夢嬌有些不服氣,她兒子薛子恒也給老夫人送了一幅“壽”字,但隻有一個字,和現在這個百壽圖自然冇法比了。

她覺得林初瓷是故意的,也讓孩子也寫壽字,這不是有意要壓他們子恒的風頭嗎?

林景墨的禮物送上後,林景川說道,“太奶奶,小川也有一樣禮物要送您!”

“哦?你要送我什麼呀?”

“太奶奶,您看好了!”

隻見林景川在老人家麵前拿出一塊紅手帕,變起了魔術。

小小的孩子玩起魔術,讓旁邊人看得眼花繚亂。

“太奶奶,您把手伸出來!”

在林景川的要求下,戰老夫人配合的伸出手。

小傢夥又開口了,“太奶奶,您看好了,您手裡什麼都冇有,對不對?”

“對!”

小傢夥將紅手帕蓋在她的手上,等再揭開,老人的手心裡躺著一朵大紅花。

“是一朵花啊!”

“哇,這是怎麼變出來的?”

眾人都非常好奇,林景川又說道,“太奶奶,小川祝您像花兒一樣,每天都開開心心,這朵紅花,就是小川送您的獎勵!”

小傢夥說著把大紅花彆在老太太的胸前位置。

戰老夫人笑得眼淚都要流出來了,“哎呦,小嘴真會說話!冇想到我老人家活了一把年紀,總算得到大紅花了,哈哈……”

短短相處,她已經愛上這兩個機靈又聰明的小傢夥了。

“曜曜,輪到你了!”

林初瓷看向大兒子,其他人的目光也落在他身上。

“曜曜也有禮物要送給太奶奶嗎?”戰老夫人慈祥的問道。

戰淩曜依舊沉默,此時,戰銘盛就在旁邊,他以爺爺的口吻道,“曜曜,準備了什麼?大膽表示出來吧!”

戰淩曜看見戰銘盛下意識的往林初瓷懷裡躲,林初瓷拉住兒子的小手鼓勵,“兒子,勇敢一點,不要害怕,媽咪在你身後!”

因為戰淩曜的膽怯和沉默,周圍不少冇見過戰淩曜的都開始議論。

“這個曜曜小少爺怎麼不說話?”

“聽說是從小就啞巴了!”

“看起來好好的,可惜不能說話!”

就在眾人都為之惋惜的時候,戰淩曜做出了驚人的舉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