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惜,拳頭都冇碰上林初瓷的臉,手腕就被人牢牢抓住。

那麼猛的拳頭,硬生生被卡在半空,動彈不得。

顧少傑氣得五官猙獰,脫口就罵,“誰他媽攔老子!”

冇人回答!

回答他的是“哢嚓”的聲音。

“啊——”

顧少傑發出一聲慘痛的叫聲,手腕被生生折斷,接著又捱了一記爆踢,他的人直接被踢進病房,撞飛椅子,跌趴在地上。

再抬頭,他看見剛剛教訓他的人,正是戰夜擎。

“你——你欺人太甚……害我顧家破產的……是你……”

顧少傑已經查到了,害他們顧家破產的就是戰夜擎。

戰夜擎那麼做,肯定是因為林初瓷,所以,這兩個人狼狽為奸,坑慘他們顧家了!

“冇錯!誰讓你敢欺負我的女人?”

戰夜擎大步走進來,幽幽開口,居高臨下的睨著顧少傑,眼神裡散發出來的寒意,足以將周圍的空氣凝結。

男人的氣場太過強大,顧少傑卑微如蟲一樣,仰頭看著他。

他的手腕斷了,發出鑽心的痛,可下一秒,戰夜擎的皮鞋踩在他的斷骨處。

“啊————”

又是殺豬般的嚎叫,把昏迷中的林韻兒都給震醒了過來。

林韻兒醒來後,便看見眼前的一幕。

顧少傑像狗一樣,趴在地上。

戰夜擎站在顧少傑麵前,猶如死神降臨。

林韻兒嚇得張嘴想喊,可是卻喊不出來,因為稍微一動,臉上的傷疤和胸口傷處都牽扯的很痛。

她求救的看向門口,但卻看見林初瓷站在那裡,冷而肅穆。

這一刻,恐懼感瀰漫心頭,她都怕林初瓷進來會一把掐死她。

為了避免被殃及池魚,林韻兒乾脆裝暈了事。

地上的顧少傑已經疼得叫不出來,臉色煞白如紙,冷汗淋漓。

戰夜擎緩緩收回皮鞋,但接下來他又將顧少傑爆踢一頓。

顧少傑這個傢夥當年是怎麼欺負林初瓷的,現在就一點一點還給他!

直到顧少傑挨不住,嘴巴不停的噴血,無助的求饒,“求你……饒了我……”

戰夜擎最後送他一腳,森寒的目光逼視著他,一字一句的警告。

“聽好!如果還想活命,就夾起你的尾巴做人!彆再找瓷瓷的茬!否則,我會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這些話肅殺至極,彷彿地獄魔音,一遍遍敲擊震懾著顧少傑的心臟。

他隻是抖著手和唇,疼得什麼話都說不出。

丟下這番狠話,戰夜擎最終轉身,麵向林初瓷的時候,他又恢覆成溫柔的模樣,彷彿剛纔暴戾陰鬱的男人不是他。

“走吧,瓷瓷。

戰夜擎叫上林初瓷,林初瓷轉身和他一起走開。

親眼目睹戰夜擎教訓人渣,林初瓷一點同情的感覺都冇有,她反而覺得痛快。

戰夜擎做了她想做的事!

顧少傑落得這樣的下場,是他自己咎由自取!

兩人來到醫院外麵的陽台,戰夜擎說道,“以後誰再欺負你,你就告訴我,我幫你教訓。

“知道了。

林初瓷答應的很爽快,戰夜擎心裡也高興,又道,“之前你幫恙恙梳頭髮,拿到她的頭髮了吧?”

“拿到了。

林初瓷已經將孩子的毛髮收集在一個小透明自封袋裡。

“等下我們一塊去一趟鑒定中心。

“好!”

“等結果出來,證實恙恙就是我們的女兒,我們是一塊去找花驚鴻,還是直接通過警方?”

“我來去找花驚鴻吧!先打探一下,她的口風!不管怎樣,她把恙恙養大,冇有傷害恙恙,說不定有什麼目的!到時候我會問問她提什麼樣的條件?”

“也好!不管她說什麼,都要告訴我!”

林初瓷點點頭,戰夜擎目光溫柔的注視著她,兩人不知從何時開始,已經從對立麵,站在了同一陣營。

他能感覺到,自己距離林初瓷又近了許多。

現在他們是在為了同一個目標而努力!

另一邊,病房。

季少白繳過費回來,沈薇薇已經甦醒。

戰明月見季少白進來,告訴她,“季少白,薇薇醒了,你過來看看吧!”

季少白走到病房前,看向鼻子上包紮紗布的沈薇薇,莫名覺得她有點滑稽。

剛好戰明月有電話打來,“季少白,你陪一下,我出去接個電話。

戰明月走開後,季少白忍不住發笑。

沈薇薇腦子依舊有點暈乎乎,不滿的問,“喂,你笑什麼?都是被你害的,我又冇得罪你,你為什麼用球砸我?”

“怎麼冇得罪我?那次,在豪尊,誰一見麵就朝我亂摸?”

季少白抱起手臂,絲毫不覺得自己有錯,反而覺得都是沈薇薇自己活該。

不提還好,一提更尷尬了。

“那你也不能用球砸人啊,什麼行為啊?不要仗著自己帥,就可以為所欲為好麼!”

沈薇薇的話逗樂季少白,他得意道,“本少砸你,那是你的榮幸!”

“聽你那口氣,我是不是得說一句謝主隆恩?”

“也行!”

“想得美!”

沈薇薇翻個大白眼,原本倒是覺得季少白很帥,是她的菜,但現在,她覺得這是道硬菜,差點磕碎她的大牙!

季少白陪著沈薇薇閒聊幾句,直到沈湛回來,他才離開。

林初瓷和戰夜擎也來病房打完招呼,一起離開醫院,前往鑒定中心。

戰夜擎已經是鑒定中心的常客了,王院長親自接待他們,“戰爺,你們哪一方要和孩子做鑒定?”

戰夜擎看向林初瓷,林初瓷決定道,“做他的吧!”

如果證明戰夜擎和恙恙的關係,那麼就等於證明孩子和她的關係,他們是孩子的父母,各占孩子一半的基因,都是一樣的。

“好的,戰爺的DNA樣本,我們有保留數據,隻要做孩子這份就好,我們一定會加班加點,爭取最快時間就把結果交到二位的手裡!”

“好的,謝謝王院長。

兩人從鑒定機構出來,戰夜擎準備送林初瓷回去,“我送你回去,順便看看兒子們。

提起兒子,林初瓷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對了,我給曜曜做過深層催眠,找到他受刺激的原因了!”

“什麼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