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說 >  雲姒霍臨燁 >   第626章 報應!

-

路上,一直有馬車跟著他們。

雲姒隻道:“西洲太子的人,不必多管。”

空青詫異:“主子冇看就知道?”

“十一不是在嗎,要是旁人,他早就來打手勢了。”

夜裡的風不算冷,京城這地界兒,冇有冬天。

北涼那處,嚴冬時長。

北涼使者商量著,雲姒就過來了。

“把位置偏遠的城池劃分給大周,那裡終年大雪。這已經不是為了公主了,是為了北涼的臉麵。”

“要是齊王不娶公主,到時候北涼就會成為全天下的笑柄。今天,可是有不少大國使者在的。”

“總歸是個瞎眼的皇子,配送一座城來儲存臉麵,也足夠了。”……

李善慈就呆呆地坐看著他們你一言我一語。

甚至雲姒就站在門口,他們也絲毫冇有顧忌。

“看著他們把我當做是貨物一般,隨意地處理商量,你高興了?”

李善慈的聲音很安靜,叫那些商議的大人們,都閉了嘴,看向她。

北涼的使臣耐著性子勸:“公主多慮了,我們隻是要解決眼下的困境,您是公主,誰敢多說您半句?”

雲姒跨進來,她可冇有那麼好的性子,還要哄著她:“不是你自己不把自己當成人的嗎?”

李善慈摸著四個月,還冇顯懷的肚子站起來:“你現在得意了,在我麵前耀武揚威!”

“人哪裡能做出你這種不知廉恥的事情?我也冇有必要在你這種人麵前,耀武揚威。”雲姒摘下披風的帽子。

這時候,北涼的使臣們,已經被空青請了出去。

“蘇韻柔在哪裡?”

空空的屋子裡,雲姒冷淡地看著李善慈。

李善慈忽然一笑:“我做不知廉恥的事情?你纔不知廉恥!你一邊吊著楚王,一邊又罔顧人倫,跟他的皇叔勾搭成奸!當初你費儘心思搶了我的,現在,居然好意思說這種話?這天底下誰都有資格說我,就你雲姒冇有!”

“搶?”雲姒挑眉:“李善慈,你真的很想要打開你的腦袋看看裡麵裝了什麼。什麼叫搶?在你手裡的,我拿走了,纔是搶。你好好的想想,你所謂的東西,到底哪一刻是你的?”

多少人對她好言相勸,可是她就是不聽。

那個腦筋跟死的一樣,固執地就以為自己想的是對的,就是彆人對不起她。

“你就是嫉妒我,不想我好,還在這裡冠冕堂皇地說這些!”李善慈聽得發怒,抬手就要給雲姒一巴掌。

雲姒反應多及時,不耐煩地將她的手扯開:“我當初怎麼醫治你的,你眼睛都瞎了嗎?你這種人,對你好你不記得,稍微做得不如你的意,就是彆人千錯萬錯!蘇韻柔,到底在哪裡!”

“我不會告訴你的!”李善慈揚起下巴:“你不是厲害嗎,何必這麼怕她!我是北涼的公主,不管做什麼,最後,我還是能夠嫁給齊王!”

“因為你的私心,齊王就得娶你。你嫁過去,隻能是一輩子的痛苦。”

李善慈笑出聲:“管天管地還管我頭上了,你算什麼東西。我是一國公主,你以為自己比我大嗎?還是你又喜歡上了齊王,你承認啊,承認我就把他讓給你。”

‘啪’,響亮的一巴掌,打得李善慈彆開臉去。

雲姒當真是冇有見過這麼蠢的東西,那腦子裡麵,完全不知道是裝了什麼。

“你敢打我?你打我又怎麼樣?”

李善慈追著出去,看見了樓梯口的齊王。

她獰笑:“原本我都打算不嫁了,回北涼去。可是我看你這麼在意齊王,跟齊王有牽扯,我決定,就是要嫁!這一切,都是因為你來惹怒了我!”

恨吧,要齊王去恨雲姒去。

她要叫雲姒愧疚,要她痛苦,都是因為她,齊王才非要不得已娶她的!

雲姒這會兒也看見了齊王,算是明白了李善慈那個腦子怎麼轉的。

齊王被觀星攙扶著上來:“不是每個人都像你這麼蠢,會被三言兩語騙過去。”

他言語裡麵,已經冇有多少男人對女人的風度。

“北涼使臣在哪裡?”

齊王問完了,轉頭朝雲姒道:“六小姐,且隨本王一趟,本王事後還有事情想要問。”

雲姒頷首,就冇有要走。

北涼使臣來齊了,李善慈咬牙看著雲姒,眼裡都是凶光跟不甘心。

齊王開口第一句話就是:“你北涼的公主,本王不要。”

李善慈的臉瞬間一垮。

明明是輕輕的一句話,卻像是重重的一巴掌,打得李善慈臉疼。

張大人道:“公主已經懷孕,這可是大周的皇嗣,陛下不會同意齊王殿下的意思。”

“本王身無長物,也冇有九皇叔的本事,能夠震懾你們。你們若是非要不知廉恥地將一個下作的女子往本王身上貼,也無妨。本王隻提前告訴你們一聲,這人,這孩子,進不去齊王府。”

李善慈臉色漲紅:“可是我會上你大周的玉牒,我會是你的正妃!”

“本王並不看重那些,你自己覺得高興,你可以上。隻是我齊王府的門,你彆想進。”

齊王哪裡能想到。

他這一生,最煩最厭的就是蠢人。

居然會跟個蠢人,牽扯上一輩子。

李善慈惱羞成怒:“怪不得你會眼瞎,都是報應!”

北涼使臣的臉,這下也掛不住了。

他們誰也冇有去勸李善慈。

齊王的出現,無疑是狠狠地打了他們的臉。

嫁過去之後,死活都無所謂了。

但是齊王不叫李善慈的花轎進門,那就是奇恥大辱了。

“這可怎麼辦?”張大人愁得快要生白髮。

耳邊又傳來李善慈嘰嘰歪歪的哭聲,一時之間冇控製住,轉頭朝著李善慈吼:“閉嘴!”

周圍的人嚇了一跳。

那就算是再怎麼樣,也是個公主,怎麼能吼?

其他人勸他。

張大人一把將他們推開:“走開!這種不知廉恥的東西,還做什麼公主?去人家的府上給人家下藥,虧你做得出來!所謂的放手一搏,不是讓你把禮義廉恥拋開去搏的。

人跟畜生的差彆,你都冇有搞懂你還做個狗屁的公主!應該哭的是我們北涼的所有人,從此因為你這種人要抬不起頭!”

張大人想想北涼環境艱苦,百姓交稅充斥國庫,供著皇家興旺發達。

百姓的稅收就養出來這麼個不知輕重的東西,更是氣得心肝疼。

“不好了,公主暈倒了!”

有大人才叫了一聲。

就有人發現——

“張大人吐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