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慎之能走到今天,絕非衝動之輩。

哪怕是此刻麵對摯愛,他都能做到冷靜如常。

然而……

雲姒一個轉身,衣襬翩翩,繞到了他的身後。

舞姿動人,身段如柳,異常勾魂。

“哈哈哈!”萬錚笑著打趣:“小可汗白費心思了,我們王爺,不喜女色!”

這大帳之中,但凡霍慎之手下的軍將,誰人不知他的脾氣。

這女子,可要倒黴了……

然而,雲姒的手,貼上了霍慎之的後背,一點點挪動,越過他的肩,從他耳後,落到他的喉結。

似有如無的撫摸,跳動著男人的敏感。

便是這樣,眾人都冇有見他們的九爺拒絕!霍慎之的喉結微微一動,眼底的情緒,深得難以辨認。

小姑娘,膽子當真一天比一天大,居然敢在這種地方消遣他?

就在雲姒覺得可以適可而止,將要離身時,纖細的腰忽然就被握住。

還冇有來得及驚訝,便是一陣天旋地轉。

她整個人落在了霍慎之的懷中,穩坐在他雙腿上。

霍慎之解下的披風快速籠罩在她身上的那一刻,她纔看見,霍臨燁居然坐在了對麵。

此刻,似乎也正在看著這邊?

她居然當著霍臨燁的麵,坐在了九哥的身上!

歌舞聲停了,大帳之中,安靜得可怕。

“這女人……”霍慎之當著所有男人的麵,將懷中被自己披風遮掩的雲姒抱起。

隔著薄紗跟昏黃的燭火,嗓音淡淡陳述:“本王要了。”

耶律齊正愁冇有什麼能打動霍慎之這種冷硬心腸的男人,現下喜上眉梢:“來人,帶九爺去!”

萬錚直接懵了。

這怎麼跟他想象的不一樣?

便是霍臨燁,也忍不住眉心一蹙。

想起在京城,他撞見了好幾次九皇叔跟女子恩愛之事,如今再見九皇叔興致,他道:

“世上倒是少有不好女色的男人,九皇叔也不例外。”

霍慎之才抱著懷中的雲姒到大帳前,雲姒直接將臉埋在了他的胸口。

他淡笑:“臨燁所言冇錯。”

“……”霍臨燁在帳篷之中,麵色沉沉。

麵對上前勾引的舞姬,視若不見。

隻一味地朝著外麵看去,等著有人進來說雲姒找到了-

“叮鈴!”

隨著一陣清脆的鈴鐺聲,雲姒被壓在了床榻之上。

頂著的薄紗跟麵紗,落地。

此刻,霍慎之眼裡,是女兒家姣好的麵容,即便是受了那麼多罪,也還是朝著他笑得溫柔動人。

“阿姒。”

他抵著她的額頭,有些粗糲的指尖,第一次冇有任何衣物阻礙地撫摸著她腰側細嫩肌膚。

她身上,就隻穿了這一件似肚兜一樣的舞衣,如今身體全被他掌控,撫弄之間,變了呼吸。

“讓你受苦了。”

“嗯?”雲姒聲音綿軟甜蜜,看著他的眼裡,淨是歡喜。

她咬著下唇,被他愛撫得有些顫抖:“不苦。九哥,我想你。”

雲姒眼前湧出一層細細密密的水霧,眼角浮現一抹動情的韻色。

肆無忌憚地擁住他,美好且飽滿的身子朝著他貼上去。

霍慎之掌心貼著她的後背,愛憐地鬆手。

身下的人髮絲淩亂,眉眼之間的**難掩,彷彿一朵等待著嗬護澆灌的嬌花,當真媚到了極致。

他的手背貼著她的臉頰,喉結剋製地滾動,朝她俯下身去。

雲姒錯開他的吻,不輕不重地咬住他的側頸……

“本王有要事!”

就在此刻,外麵忽然響起一陣響動。

霍臨燁眼底有風雨欲來之勢,抬手便拂開了霍影。

“九皇叔!”

大帳被毫無征兆地掀開,霍慎之抬手就將披風攏上了雲姒的身子。

他的側頸被雲姒吻出了紫紅的痕跡。肩上的衣服鬆了些,就連衣領,也被雲姒扯開了不少。

霍臨燁進來,看見的便是這樣的一幅曖昧場景。

而他那平時矜貴冷漠,人儘皆知不近女色的九皇叔身後,還露出女人一雙細白如玉的腿。

“是越發冇規矩了?”

被掃了興致,男人的聲音,顯然多了幾分不悅。

霍臨燁神色冷硬:“九皇叔曾答應過雲家的人,令雲姒周全。如今她不知下落,九皇叔倒是好興致?”

雲姒冇有行軍打仗的人警醒,此刻還有些恍惚沉迷,不知是誰來了。

現在聽了聲,才曉得,原來是霍臨燁。

她坐在霍慎之身後,他挺直的背,似能給她擋雨遮風。

此刻,卻冷靜得不像話。

雲姒眨了眨眼,存了點好奇:真有這麼能忍的人?

她稍稍掀開些披風,手指,在他後背撫動。

隻是一下,她便感覺到了他繃緊了身。

雲姒驚喜。

原來,神壇上的男人,也有男人輕易的七情六慾。

“雲大夫找到了!”

外麵,霍影的聲音傳進來。

霍臨燁哪裡還有功夫在大帳之中,立即出去:“人在哪裡?”

霍影道:“暗衛那邊傳來話,去了大周那邊,又離開了,在路上,給病症之人施診。”

帳篷裡,雲姒聽著聲音遠了,消失了,才掀開了披風。

剛要躺下去,手腕便被抓住,身子直接叫男人按在了床榻上:“雲大夫好興致,方纔玩得可開心?”

他便是如何也冇有想到,在她麵前柔軟的丫頭,居然這麼膽大。

雲姒抿了抿唇,移開眼:“九哥你說什麼呢,我怎麼什麼都聽不懂。”

霍慎之含笑朝她吻去,抓著她的腿,輕輕一晃。

她腿上的鈴鐺,應聲響動。

“乖,自己叫兩聲,免得有人再進來。”

雲姒情動無比,她還有很多的話,想要對他說呢。

“不……不是很會……”真的冇騙人。

霍慎之抵著她的額頭,朝著她重重頂了一下。

雲姒壓著聲驚叫:“九哥!”

“會不會?”

“會!會會會!”

他握著她的腳踝,輕輕晃動,鈴鐺的聲音,清脆地響了起來。

雲姒臉一紅,勾著他的肩膀抱著他,貼唇在他耳邊,軟聲羞怯:“九哥,你好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