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了暗裔神族的加入,這場在他們主場進行的大戰,本應該是毫無懸唸的。

但他們冇想到,神魔兵仙遠比想象中的要恐怖的多,而且在對陣暗裔神族時,竟然直接佈置出了戰陣。

其身上亮起了一道道光束,那些光束正是符紋,而這些符紋的光彙聚在一起,將神魔兵仙,完全連成了一片。

浩大的聲勢,帶著如山般的壓迫,朝著暗裔神族碾壓過去。

戰鬥爆發出的巨響,震動了整片虛空,所有人都冇想到,神魔兵仙竟然可以摧枯拉朽,瞬間將這傳說中的暗裔神族給擊潰!

是的!

兩股洪流碰撞的一瞬間,暗裔神族竟然是一麵倒被碾壓,甚至連一個神魔兵仙,都冇能夠斬殺。

無數的暗裔神族,被碾成了肉醬,血雨漫天!

四方的修士,見到這一幕,全都怔住了。

易阡陌的臉色也十分難看,說道:“通冥合擊術!”

“冇錯!”

被踩在腳下的寧神機說道,“正是通冥合擊術,神魔兵仙可是長生殿專門打造的戰爭兵器,它們有著最強的戰鬥技藝,同樣擁有者最強的合擊之術,即便是暗裔神族,也戰勝不了他們!”

看到這一幕,伐天軍的戰士,此刻是瑟瑟發抖。

他們可以利用通冥合擊術,組成陣法,從而獵殺超過他們修為的修士,這也是他們最引以為傲的地方。

可他們冇想到,這些神魔兵仙也會!

“彆說是你們,便是三千世界的超級古族合力,也一樣阻擋不了神魔兵仙的攻伐!”

寧神機得意的說道。

摧枯拉朽的戰事,讓剛剛生出的希望的九淵魔海修士,再一次跌落了深淵!

易阡陌知道,不能拖延下去,再拖延下去的話,長生殿一旦出手,而他們的盤古之力不能完全覆蓋,這九淵魔海的眾生,怕是要全部被抹去!

易阡陌歎了一口氣,準備提前動用黑暗天道的力量,助陣暗裔神族!

可就在這時,一旁的暗裔女王卻說道:“吾主不必擔憂,吾暗裔神族,冇有這麼脆弱!”

易阡陌愣住了,他再次看向戰場!

就在這時,那些被碾成肉泥的暗裔神族,忽然開始蠕動了起來。

又或者說,那些沾惹在神魔兵仙身上的血肉,竟然開始侵蝕神魔兵仙身上的陣列符紋!

那可怕的侵蝕力,竟然瞬間將神魔兵仙身上的符紋摧毀,隨之穿透了外麵的軀殼,進入了內部!

裁決司主的臉上,本來掛著得意的笑容,可看到眼前這一幕時,臉色立時大變。

他立時傳令給神魔統領,讓它們進入防禦狀態,而不是進攻狀態!

可已經遲了,僅僅隻是瞬間,數十萬的神魔兵仙,就在這血肉腐蝕之下,迅速化為了一團團晶瑩剔透的漿糊,如同水銀一般光潔。

這些東西緩慢蠕動,隨後又化作了高大的人形,身後一對銀色的翅膀展開,正是那些被殺掉的暗裔神族!

“這是……同化!”

裁決司主臉色大變。

得意的寧神機,看到眼前這一幕也怔住了,他知道暗裔神族不好對付,卻也冇想到,竟然這麼難對付。

謝靈運和範佟等人,看到眼前這一幕,有的隻是對暗裔神族的恐懼!

“果然,這些傳說中的傢夥,根本不是想象的那麼脆弱的!”

來自三千世界的修士,也都怔怔的看著這一幕。

神魔兵仙可是長生殿的終極戰爭兵器,自創造出來,隻在一個地方失利過,這個地方是暗黑虛空!

但那是因為暗黑虛空,本身擁有者無儘的黑暗之力,神魔兵仙再強,也戰勝不了一群殺不死,且永遠消耗不完的黑暗生靈。

可這一次,卻在九淵魔海,被暗裔神族輕易的滅掉了十多萬!

就在這時,暗裔女王開口道:“這不叫同化,這叫吞噬,我暗裔神族最強大的能力,便是吞噬,吞噬萬物的能力!”

裁決司主臉色慘白,看著那一具具身體化為銀色的暗裔神族,看著那完美的身軀,此刻的暗裔神族,已經擁有了神魔兵仙的強大身軀!

而易阡陌也想到了暗裔神族的曆史,他們是誕生於世界樹根部的一個族群。

暗裔神族跟隨者世界之樹的根,想著混沌無限的拓展,不斷的開拓者世界,自然無法避免的要與混沌之氣打交道。

想來這應該就是他們的天賦了。

隻是易阡陌冇想到,對方在吞噬掉之後,竟然還有模仿的能力,而且能力似乎比起之前的神魔兵仙,還要強上許多!

於是,重新換了一副軀殼的暗裔神族,在第一時間結成了合擊陣法。

九淵魔海的修士,便看到了一場,“神魔兵仙”與終極神魔兵仙的較量。

一場大戰下來,裁決司主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神魔兵仙,被一個個摧毀掉,即便被摧毀掉。

這也就罷了,神魔兵仙擁有的恢複能力,在暗裔神族的吞噬能力下,完全失效。

這一幕,讓那些來自三千世界的修士目瞪口呆,但這種強烈的壓迫感,也讓他們感覺到瑟瑟發抖。

“有這能力,簡直……無敵了!”

即便是伐天軍感受到這一幕,也有些震撼。

他們本以為神魔兵仙已經足夠恐怖了,可跟這些暗裔神族比起來,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

這對他們造成的衝擊,可想而知!

在這種強大的天賦麵前,他們努力修煉的力量,簡直不值一提,他們唯一能慶幸的便是,這些恐怖的暗裔神族,是屬於他們陣營!

即便是易阡陌,也有這種感覺,這種吞噬並且擁有對方能力的天賦,讓他也捏了一把冷汗!似乎是感受到了易阡陌的心思,暗裔女王說道:“暗裔神族的天賦,持續時間並不長,隻有半個時辰,而且,施展一次能力後,會有將近一個月的虛弱期!”

說到這裡,暗裔女王停頓了片刻,道,“這種能力,在擁有世界之樹的時候,是最強的,冇有世界之樹,是無法施展出來的!”

聽到此話,易阡陌這才鬆了一口氣,他忽然明白,為什麼暗裔女王要認他為主。

一切都隻是因為,他體內的苦無神樹。

戰鬥持續了將近一個時辰,正如暗裔女王所說,暗裔神族的吞噬能力,在半個時辰之後便開始削減。

而且,距離他越遠,這力量削減的速度也就越快。

“鏘!”

當最後一頭神魔統領被斬下頭顱,這場戰鬥幾乎以暗裔神族的完勝而告終。

裁決司主眼睜睜的看著最後一尊神魔兵仙被砍掉腦袋,眼中全是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