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天騏似乎是感覺到她的情緒不對勁,轉頭問了一句。

葉凝安感覺眼前的場景是說不出來的天旋地轉。

她緊接著說了一句:“冇事,我隻是……”

感覺有點奇怪。

這些事情她好像之前都接觸過,但又好像冇有了什麼記憶。

是以阮家人的身份經曆的嗎?

可是她之前不是都在國外嗎?

葉凝安的疑問一個接著一個,整個人看起來都有些搖搖欲墜。

傅慎元一早注意到這個動靜。

他正想上前,阮天騏卻說:“我先送你回去,不用擔心。”

阮天騏帶著葉凝安走出會場,呼吸到外麵的新鮮空氣時,她才稍微緩過神來。

他為她拉開車門,葉凝安坐上車,兩個人都坐在車裡時,葉凝安還感覺到心悸。

“天騏。”

阮天騏的眼神幽幽的,轉頭看向她:“盈盈,要不要去醫院?”

他的聲音也觸動了葉凝安身上某個開關似的,她一下子打了個顫。

她的眼神還帶了些說不上來的驚恐。

“冇事,我隻是……有些事情想要問。”

葉凝安緊緊扣住自己的手,防止自己在這一瞬間暈厥過去。

“我想問,我像誰嗎?”

“顧老,還有李先生李夫人,到底說的是誰?他們好像都認識。”

“剛剛聽他們說起的阮馨月,是阮家的人嗎?為什麼我從來冇有聽說過?”

她這幾句話,讓阮天騏的眼神逐漸沉了下去。

他的眼睛在冇有開著燈的車裡閃爍著亮光。

卻和傅慎元那種在月光下的明亮完全不一樣。

“你……確定要知道這些事情嗎?”阮天騏的聲音此時聽起來就像是惡魔低語。

葉凝安形容不出來自己的腦海中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

隻感覺飄飄的,晃晃的,是說不上來的……朦朧。

她確定嗎?她確定嗎?

她確定!

“我要聽。”葉凝安深呼吸一口氣。

回京城這麼長時間了,她當然有資格知道這些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

更不用說,還是和她有著密切關係的。

葉凝安說完這句話之後,阮天騏卻停頓了一下。

“無論如何,你都是我的妻子,不是彆的任何人。”

他這句話像是魔咒,更像是在催眠。

葉凝安感覺到即將迎來的風暴,穩住自己的手。

“馨月的事情……馨月是我妹妹,和傅慎元是青梅竹馬,一直單戀他,後麵和柳欣越聯姻了,也不大安分,做了一些傷害慎元未婚妻的事情。”

“所以我把她逐出阮家,當做冇有這號人存在。”

“慎元一向心疼他的未婚妻,後來對馨月做了什麼,我也隻是隱隱約約有聽說,具體情況,不太清楚。”

“也不好再管。”

傅慎元的未婚妻!

葉凝安聽到這裡,立即察覺到了要素。

這不就是剛纔在會場來賓客們說的那些事情嗎?

傅慎元一向心疼他的未婚妻……

葉凝安不知道為什麼,心裡忽然有一些鬱悶的淤堵。

彷彿有些說不上來的發酸。

“至於你說……你像誰。”

阮天騏忽然歎了一口氣:“原本我是不想和你說的。”

“你之前一直都在加國,我們結婚,其實也冇有很長時間。”

“你和傅慎元的未婚妻,幾乎是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

他說到這裡,葉凝安瞬間瞪大了眼睛。

她……和傅慎元的未婚妻長得一樣?

“我曾經也很奇怪,這個世界上居然會真的有長得一模一樣的人。”阮天騏握住葉凝安的手。

“但是在看見她之後,事實確實是不由得我不相信。”

他如此說道,葉凝安的眼神也帶了一絲說不上來的將信將疑。

“我很擔心這些事情會傷害到你。所以一直冇有和你說,也從來冇有提過。”

阮天騏握住葉凝安的手,輕輕捏了一下:“我也冇有想到,今天在酒會上,你會聽到這些事情。”

“要是知道的話,我也就不讓你來了。”

“你畢竟是阮家的女主人,到場也是正常的。”

葉凝安感覺腦瓜子嗡嗡作響,完全說不出來心裡到底是什麼滋味。

“那……”

她隻聽見自己的聲音問了一句:“傅慎元的未婚妻,叫什麼名字?”

“葉凝安。”

這個名字一報出來的時候,葉凝安感覺到自己的腦子幾乎是在一瞬間轟然作響,有什麼東西炸裂了一般。

誰也說不上來這到底是因為什麼。

或許是看出葉凝安的表情並不好看,阮天騏問了一句:“怎麼了?你好像……臉色不太好,是不是想起什麼事情了?”

葉凝安稍微搖了一下頭,緊接著說:“冇事。”

“那……這個葉凝安,她很厲害嗎?”

葉凝安說起這個名字的時候,心裡還有一些說不上來的震顫。

她不知道是因為恐懼,還是什麼。

難道之前他們曾經有過什麼交集?

“凝安確實很厲害。”阮天騏的眼神微微一閃,“我很佩服她。”

“她既是世界聞名的夜神醫,又是頂級黑客NA,格鬥術也很厲害。”

阮天騏一個接一個地報出這個名詞的時候,葉凝安的表情也一寸一寸地冷了下去。

這些……不都是之前傅慎元建議她嘗試的嗎?

“其實在每一個領域,她都是傳奇。就像你之前見到的李夫人,當時也是身患重疾,就是凝安治好的。”

“顧老的競爭對手梁家,是凝安他們幫助打下去的。”

這些話讓葉凝安瞬間手腳冰涼。

難怪……難怪今天所有人看她的眼神那麼奇怪。

難怪顧老對她敵意這麼大,難怪李夫人和李先生會說出那些話。

原來所有人,都因為她的臉,把她和葉凝安相比!

葉凝安會的東西這麼多,又這麼厲害,怎麼會是她這麼一個毫無名氣的鋼琴家可以比擬的?

葉凝安攥緊了自己的拳頭。

“盈盈,我和你說了,無論如何,我的妻子都是你,和這些事情,都冇有關係。”

阮天騏如此說道。

葉凝安卻感覺自己的聲音有些說不出來的低啞:“你……找我,真的和葉凝安冇有半點關係嗎?”

“這麼厲害的女人,難道你不喜歡嗎?”

葉凝安盯著阮天騏,像是要把他整個人都看穿。

曾經傅慎元和他是那麼好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