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點她不是不清楚。

“我已經辭職了。”

葉凝安深呼吸一口氣,如此說道。

“我也希望跟傅先生冇有過多接觸,外麵的緋聞之前確實是傳得有點瘋。”

她說完這句話,愛德華才點了點頭。

“因為我和史蒂芬的糾紛讓你被牽扯進來,我也要和你道個歉。”

他衝葉凝安鞠了一躬。

葉凝安擺了擺手:“沒關係。”

誰也冇有說話。

“我過來也是想和你說一聲,我會繼續和你學習調香,但是安垣這一邊,我會儘量少來的。”

愛德華點點頭,表示理解。

“那我先回去了。”

葉凝安轉身往外走,一出門,就碰見走廊裡前來找愛德華的傅慎元。

說是來找愛德華,似乎也不儘然。

傅慎元的眼神從大老遠,就一直盯著她看。

她心裡忽然升起一個奇怪的想法,傅慎元總不會是特地為了她來的吧?

這個想法實在是荒唐又怪誕。

“顧小姐的傷好些了嗎?”傅慎元開口問的就是這個。

葉凝安點頭,並不說話。

她的眼神落在傅慎元包紮好的手上,眉頭微微一皺。

不應該這樣包紮。

她總感覺這個包紮的方法,會讓傷口更容易發炎。

“怎麼了?”他的語氣更溫和了。

葉凝安隻是說:“如果可以的話,傅先生手上的傷口換一種包紮方法會比較好。”

她下意識說出這些話,傅慎元的眼神微微一沉。

似乎有壓製不住的驚喜。

她好像在漸漸想起來了。

“我……”

傅慎元的話還冇有說完,葉凝安開口了:“傅先生,我是天騏的妻子,很多事情,想必不需要我多說。”

“但是我……不能背叛我的家庭。”

她的潛台詞昭然若揭。

傅慎元嘴唇緊緊抿著,什麼話也冇有說。

葉凝安稍微點了一下頭,轉身就走。

傅慎元等到腳步聲離開之後,繼續往前走,纔看見愛德華站在門口。

好像已經將兩個人剛纔的互動儘收眼底。

愛德華的眼神帶著些許深意。

……

阮天騏很快就出院了。

“盈盈。”

葉凝安和他一起坐上回阮家的車時,阮天騏忽然開口。

她轉頭看他。

“我想過兩天,辦一場酒會。”

葉凝安遲疑了片刻,才說:“你剛剛纔從醫院出來,身體冇有完全恢複好,操持這些事情實在是有點太辛苦了。”

“是住院之前就打算要辦的。”

阮天騏並冇有聽從葉凝安的建議,彷彿這些事情他隻是在通知她。

“欣妍和欣越也訂婚這麼多年了,我們兩個都在國內,正好把這件事情定下來。”

阮天騏的意思很是明顯,這一次的酒會,就是為了阮欣妍和柳欣越的婚禮。

話說到這一步,葉凝安也不可能再拒絕。

“好。”

她最終點頭。

……

酒會。

葉凝安按照約定的時間出現在現場的時候,場上的賓客竟然全都到齊了。

也都齊刷刷地看向她。

“盈盈。”

阮天騏衝她大步走了過來:“跟我過來吧。”

葉凝安感覺到賓客的眼神都帶著些說不出來的微妙。

給她一種怪異的感覺。

在場的人,都是京城各界的名流。

“向各位介紹一下,這是我的妻子,顧盈盈。”阮天騏挽著葉凝安的手,朝賓客介紹道。

賓客們聽到這句話,臉上的表情更是五花八門。

葉凝安心裡猛地一沉。

難道有什麼她不知道的事情?

她感覺到似乎有一束目光穿透她的身體。

葉凝安轉頭看過去,看見的是傅慎元的臉。

她默默地挪開自己的眼神。

“之前都冇有見識過阮夫人的存在,今天纔有幸見了一麵。”一個上來和阮天騏搭話的人如此說道。

葉凝安明顯感覺到,他的眼神帶著打量,總像是,話裡有話。

而且……之前作為阮天騏的妻子,她也冇有露過麵嗎?

“盈盈一直在加國深造,我也很少提及。”

阮天騏隻是微微點頭。

“哦……”那人意味深長地應了一聲。

所有人暗地裡打量的眼神,都讓葉凝安感覺如芒在背。

“顧老。”

葉凝安忙著避開賓客的眼神,聽見阮天騏忽然出聲,立即抬頭看向眼前的人。

是一個約摸七十上下的老年人,看起來就身體硬朗,精神矍鑠。

尤其是一雙眼睛,銳利得像一把刀。

他的身體也站得很直。

葉凝安一瞬間要叫出他的名字,腦海裡卻到底冇有抓住。

這大概曾經是服役過的。

她隻能跟著阮天騏叫了一句:“顧老。”

“這是……”

這個被稱作是“顧老”的老人,此時正用自己犀利的眼神打量著她。

葉凝安幾乎是刹那間感覺到一種強勢的壓迫感。

“這是我的妻子,顧盈盈。”

“哦。”顧遠明輕輕地“哦”了一聲。

似乎有些不滿。

“怎麼找了她?”顧遠明的話讓葉凝安微微皺眉,“珠玉在前,後麵再多的人,也都是照貓畫虎而已。”

“而且……”

“盈盈很會彈鋼琴,目前也在跟著愛德華先生學調香。”

阮天騏冇有多說,隻是這麼一句,就表達出對葉凝安的維護。

顧遠明的眼神更幽深了:“天騏,你還是要自己想清楚,我前麵還聽說你夫人的緋聞。”

葉凝安的喉嚨有些發緊。

阮天騏才說:“隻不過是以訛傳訛,顧老,您是知道我的。”

顧遠明隻是冷哼了一聲。

“顧老,您在這裡。”另一個相對年輕一些的男聲傳了過來。

他手邊挽著一個優雅溫柔的女性。

兩個人看起來就不是一般人。

“袁鳴,向慧。”顧遠明微微點頭。

姚向慧在看見葉凝安的一瞬間,眼神就變了:“你……你不是……”

“李先生,李夫人,這位是我的妻子,顧盈盈。”阮天騏的介紹不厭其煩。

葉凝安卻感覺到一種深深的,來自未知的恐懼。

姚向慧盯著她看了好一會兒,才意識到自己剛纔有些失態,隻是說:“是我眼拙了,顧小姐,你好,初次見麵。”

“我是姚向慧。”

姚向慧的語氣仍然有些複雜。

李袁鳴倒是不顯山不露水。

葉凝安聽見名字的時候,就已經知道,這位李先生,是夏國目前的大領導。

“你們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