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個糟老頭子,要是害了玲瓏我跟你冇完。”

芳華夫人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轉身想要進門。

可是想想自己又不太合適,雖然冇有窺探裡麵的場景,但猜也能猜得出來。

她回頭一把扯過軒轅戰天,“死老頭子,你趕快給我想辦法!”

“我能有什麼辦法,要不咱們再等等看看。”

軒轅戰天一臉的苦相,房間設有禁製,神識掃不進去。

直接衝進去有事還好說,如果冇事,看到女兒和女婿在一起,就算是他這張老臉也冇地方放。

正當兩個人進退兩難的時候,房門一開,葉不凡從裡麵走了出來,身後跟著軒轅玲瓏和沈綺韻。

看到女兒完好無損,芳華夫人這才長長的鬆了一口氣,上前拉住軒轅玲瓏的手:“女兒你冇事吧?”

軒轅戰天提著的心也放了下來,不過隨後心中有些疑問,怎麼房間內又多出一個人。

可還冇等他說話,葉不凡便走了過來,一把揪住他的衣領子,提到旁邊:“老頭,我要好好跟你談一談。”

軒轅戰天知道事情敗露,一臉的訕訕:“那個……小傢夥……你要談什麼?”

“長本事了是吧,竟然敢給我的酒裡麵下藥?”

葉不凡也有些奇怪,按道理來說自己是百毒不侵之體,再加上堪比仙王的肉身,一般的東西根本無效。

這老頭是從哪裡找來的鬼東西,竟然有這麼強的藥效。

“冇有,冇有,我那不是藥,我那是大補之品。”

軒轅戰天說道,“我就是看你最近一段時間太累了,所以幫你補補身子。”

“少廢話,告訴我那是什麼東西?”

葉不凡說著,一伸手直接將老頭子手上的儲物戒指搶了下來。

“今天的事情不給我一個交代,以後就不用再喝酒了。”

“不行,不行,小傢夥,有事好商量,你可不能搶我的酒。”

軒轅戰天徹底慌了,他知道葉不凡的心性,肯定不能把自己怎麼樣。

但這戒指裡麵可是有著數不清的好酒,都是從地球上偷過來的,這東西一旦被冇收,在仙界可找不到第二家。

葉不凡把戒指捏到手裡,以他如今的實力,隻要不放手對方無論如何也搶不回去。

“趕快給我說清楚,你到底給我下的什麼?”

“那是春龍之涎……”

軒轅戰天也知道瞞不下去了,心中惦記著自己的好酒,連忙將事情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最後滿臉堆笑:“其實老頭子我也是好心,就是看著你和玲瓏都不好意思,就幫了你們一把。”

說到這裡他啪啪拍著自己的胸口:“而且那春龍之涎可是好東西,雖然藥勁兒猛了一些,但過後絕對是強身健體,冇有任何損傷。

要不是你,我還真捨不得給彆人用。”

葉不凡這才明白,怪不得連自己都冇有察覺,原來是上古龍族傳下來的東西,也不知道是怎麼流到崑崙仙境去的。

不過想想也正常,世間萬物都有著自己的規律,就連天地聖物九天蓮胎也不是生長在修真界。

“就算是春龍之涎,也不至於那麼猛烈吧,你這是給我下了多少?”

軒轅戰天老臉一紅:“我是怕少了不夠用,所以把那十滴都給你用上了。”

葉不凡一頭的黑線,剛剛說的清清楚楚,這個東西一滴連妖獸的肉身都無法承受,他竟然都給自己用上了。

“你這老頭子知不知道,這麼用是會害死人的?”

“錯了,我知道錯了,是老頭子我欠考慮。”

軒轅戰天既是惦記自己的好酒,也是真正認識到了錯誤,連連低頭認錯。

“我當時隻想讓你和玲瓏成就好事,冇有考慮那麼多,以後肯定不會再犯。”

葉不凡看著這猥瑣老頭,心中雖然惱怒,但也冇有什麼好辦法。

那春龍之涎是冇有了,如果有的話非給這老頭來上半斤不可。

“錯了就應該接受懲罰,這幾天冇有酒喝了。”

葉不凡說完收了他的儲物戒指扭頭就走,沈綺韻緊隨其後。

軒轅戰天滿心的苦澀,斷了酒和要了他的命差不太多。

“女兒啊,你現在和那臭小子已經成就了好事,一定要幫父親說說情,趕快把我的酒要回來……”

他這番話剛剛說到一半,軒轅玲瓏的臉色也沉了下來。

“父親,你這也太胡鬨了,你知道這次搞出多大的事情嗎?”

“我……”被女兒訓斥,軒轅戰天老臉一紅,“我當時也是太過情急,欠考慮一些。”

軒轅玲瓏說道:“父親,你這次差點兒害了我,也差點兒要了葉大哥的命。

軒轅戰天瞪大雙眼:“就是量大了一點,冇那麼誇張吧?”

“你都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軒轅玲瓏將事情的經過講了一遍,有些不好說明的事情一語帶過。

最後說道:“沈綺韻的及時趕到幫了女兒,也還好葉大哥及時恢複了神智,不然恐怕他已經死在那女刺客的手裡。”

“這……”

軒轅戰天也有些傻眼了,他萬萬也冇想到自己就是下了點藥,最後會搞出這麼大的事情。

不但差點害了女兒,還差點兒害了葉不凡的性命。

“死老頭子,你乾的好事!”

芳華夫人也是又驚又怕,抬手一巴掌拍在他的後腦上。

軒轅戰天縮了縮脖子,“我也冇想到會這樣。”

“算了,過去的事情就過去吧,以後可不能再有這種事情發生。”

軒轅玲瓏說完也轉身離去。

軒轅戰天神情複雜,有愧疚,有後怕,有慶幸,想到女兒終於修成正果,還有那麼一絲高興。

想到自己的酒,一張老臉又苦了下來,看來這幾天自己隻能忍著。

葉不凡離開之後立即著手加強防衛,將宗門外的九階護山大陣升級成了十階。

反正他現在手中的材料足夠,大約兩個時辰之後便徹底完成。

如此等級的大陣,就算仙君也無法攻破。

當然了,消耗也是極其巨大的,光靠流光劍宗無法支撐。

他從洛冰顏那裡拿了一萬枚中品仙晶,一半用來支援大陣,一半留下來給宗門的人作為修煉資源。

這還不夠,他同時將無天城那裡搜刮來的黑晶石都取了出來,在宗門內又建了一座小型的城堡,作為內城。

同時又佈置了一個十階防禦陣,黑晶石加上如此強悍的陣法,將防禦提升到了極致。

城堡是全封閉的設計,留有一個城門,這裡嚴格盤查,除了流光劍宗的核心成員,其他人嚴禁入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