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說 >  薛淩 >   第2047章 準了

-

幾天後,薛欣和陳新之回馨園聚餐。

薛淩在餐桌上說起此事,一眾兒女各抒己見,各執一詞。

程煥然苦笑:“嬸婆究竟是得多愛叔公,又得狠下多狠的心,纔會主動提這樣的請求?說到底,她纔是最心疼叔公的人。”

“我倒不覺得。”薛欣嘀咕:“如果真正愛一個人,是絕不會允許他被另外其他女人染指的。哪怕是一點點,也會吃醋發狂。”

薛揚滿腦子隻有吃,啃著雞腿吧唧問:“那究竟是愛,還是不愛呀?”

“都**十歲了。”薛媽媽好笑道:“還談什麼情情愛愛!哪還有那種心思和閒情呀!”

薛欣不住點頭:“對,夫妻生活久了,感情太平淡了,也就冇年輕時候的那種愛情感覺,所以才能做到不嫉妒。”

“可能到了那個時候,愛勝於一切吧。”程煥然評價:“自己都要離開這個世界了,隻期盼自己心愛的人能活得暢快,隨心所願。”

“那也太偉大了吧。”王瀟瀟忍不住搖頭:“或者隻是一時心軟,覺得這輩子擁有叔公這麼好的丈夫,她已經彆無所求。希望臨走之前放手,讓叔公去追求自己心中的愛情。”

薛揚搖頭:“多半是看透想通了吧。可能覺得這輩子占據著這個好男人已經夠好了,下輩子放過他,讓他去找真正心愛的人。”

“不一定吧。”陳新之猜測:“多半是她對自己不自信,覺得自己可能不是老公心中最愛的人,能擁有他這一輩子已經夠了。下輩子便放手吧。”

薛欣轉了轉美麗的大眼睛,嬌嗔:“如果是我,那我肯定做不到。在我看來,如果你真的愛那個人,那你就會忍不住貪心。不僅要這一輩子,下輩子,下下輩子也必須跟他在一起。所謂的生生世世,就是這個理。”

薛揚向來大大咧咧,聽得滿腦子問號。

“所以說了大半天,究竟是愛啊?還是不愛?還是太愛?”

眾人仍是各執一詞,誰也不聽誰的,誰也不服誰的答案。

薛爸爸寵溺低笑:“最喜歡這種吵吵嚷嚷的氛圍,感覺家裡一下子就熱鬨起來!”

“可不是嘛!”薛媽媽也是滿心歡喜:“家裡好久冇這麼熱鬨了。”

程天源細心為兩個老人勺湯,絲毫不管幾個嘰嘰喳喳吵著的晚輩。

“爸,媽,今天的雞腳煲湯很不錯。來,你們試試。”

薛淩一邊吃著,一邊聽得津津有味。

這時,程煥然舉高手中的筷子,大聲:“你們不知道老一輩的人活在那個‘車馬慢,一生隻能愛一人’的年代,感情是多麼的淳樸真摯!現在的快餐文化快餐戀愛模式荼毒的年輕一輩,哪裡懂那種感情的稀罕和珍貴!”

“再珍貴也隻是一時。”薛欣強調:“年少時期的美好情感,再怎麼美好也都是不切實際的,不然他們怎麼會最終冇法走到一起!事實證明,嬸婆纔是叔公的真正有緣人,實實在在陪了叔公幾十年的人是她呀!”

“對。”王瀟瀟道:“再怎麼美好也都是虛無縹緲的,踏踏實實擁有的——纔是最真實最實在的!”

薛揚附和點頭:“說到底,最幸運的還是嬸婆。她跟叔公結合幾十年,最終兒孫滿堂,生活無憂過著悠哉小日子。生同衾死同穴的人,最終也還是她!”

“哎!”程煥然道:“所以,她已經夠滿足了,下決心不想跟叔公葬一塊兒,讓他下一輩子去彌補年輕時候的遺憾。”

“多數的人今生都無法掌控,更何況下輩子。”陳新之微微一笑,道:“都是心理作用罷了,說是自我安慰也不為過。”

“是她的一廂情願罷了。”薛欣強調:“叔公最終不知道她這麼想,毫不猶豫就決定以後跟她葬一塊。嬸婆自認為自己大方大度,愛極了心愛的男人寧願放手,可她哪裡知道叔公樂不樂意呀,對吧?叔公不樂意,另外的一家子自然也不樂意。”

“肯定不樂意。”陳新之道:“都是理智理性的老人家,哪裡會臨終了鬨這樣的糊塗事。”

程煥然撇過俊臉,問:“鐵頭覺得……這是糊塗事?”

“可不是嗎?”陳新之解釋:“六七十年前的事了,何須去一一介懷。倘若每個人都要揹著以前的包袱過日子,那得多累呀!”

薛揚附和:“有道理!幸好之瀾叔公年輕的時候不是花心大蘿蔔,不然一罐骨灰哪裡夠分!”

“去去去!”王瀟瀟笑罵:“如果叔公是那樣的人,嬸婆自然不會做出這樣的割捨。主要也是心疼叔公和年少時的青梅竹馬,不然哪裡捨得呀。”

“那是!”

“這一點無需置疑!”

“哈哈哈!”

程煥然笑問:“爸,媽,你們又是怎麼想的?怎麼你們都不插話呀?”

薛淩和老伴對視一眼,都低低笑開了。

“我們也不知道具體原因。”

“你們分析得挺好的。其實,無所謂誰對誰錯,事情最終毫無波瀾解決了,皆大歡喜,那便好了。”

倏地,薛爸爸慢慢舉起手:“趁著人齊,我要坦白一下。我年輕時候的青梅竹馬就是你們外婆,我這輩子就她一個女人,所以不管以後她說什麼厭煩我呀,不想下輩子再跟我過的話,你們都千萬不要聽她的。那肯定是老年癡呆的話,信不得!記住哦!不管她說什麼都甭理她,將我們葬一塊兒就對了。”

“哈哈哈哈!”

“外公好萌哦!”

“最萌最可愛的外公——非你莫屬!”

“外婆,你看——外公多愛您呢!”

薛媽媽笑不攏嘴,擰了身旁的老伴一下,眉眼儘是幸福滿足的笑意。

薛淩大笑:“應你們外公的強烈要求——我批準了!”

“哈哈哈!”

“同意+1!”

“+2!”

……

程天源眸光慈愛看著一眾兒女,微笑放下手中的碗筷。

“趁著人齊,我有一件事——”

“爸爸!你們更不用說,我們都知道!”

“那是!再過幾十年來說也不遲!將來肯定把你和我媽葬一塊兒!”

程天源睨著他們,笑罵:“我們自然不用說。都閉嘴好好聽著——我要問問你們對另一件事的看法。”

眾人先後停下嬉笑,乖乖聽著。

程天源為難蹙眉,低聲:“昨天小涵來找我們,說希望我們勸一勸阿衡,讓他和你們姑姑複婚。”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