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某些地方,因為自然環境稍稍差了一些,不能直接孕育、衍生準神品靈材等級的大地神乳,轉而造化出一些稍遜幾籌的大地靈乳,之後,又因為漫長時間的積累,或者是有些什麼其他意外情況發生,那些大地靈乳再出現一些質的改變,進而蛻變、昇華成更高一級的大地神乳,也不是什麼令人意外的事。

當初,留下那種記載的那些前輩修士遭遇的顯然就是那種情況,其不能說不正確,但是卻不完全正確了。那種情況,也僅僅隻是大地神乳誕生的一種方式,除此之外,還有些其他途徑誕生這麼一種世間罕有的異寶呢。

如果那些人能有幸前來此種等級的秘境或寶地中探尋一番,直接就在其中看到不少成品狀態的大地神乳,中間絲毫無需經過大地靈乳那麼一個步驟,那最終的認知,肯定會出現一個天大的改變了,再不是之前那樣。

這卻是那些人機緣運氣不好,未曾切實見識過這種直接由某處地方孕育、衍生出的大地神乳,非是他們的認知和判斷能力不足了,如果他們能有我們此種機緣和際遇,那麼,最後得出的結論肯定就是另一種模樣了。”

慕容嫣然話音剛落,葉秋離當即便應聲接上幾句,確定她的感慨冇半點錯誤,那些人的那種認知,也著實不算錯,隻能說稍稍有點片麵,未能將所有與大地神乳孕育和衍生過程有關的情況都給瞭解和檢視清楚。

如果那些人遭遇過此番他們正在遭遇的這種情況,完全無需經過任何其他轉化步驟,直接就遭遇了不少自然孕育、衍生而成的大地神乳,那麼,就再不會留下那種記載了,那卻是客觀條件不足所導致的認知差異,非是其本意如此,對此,他們也需要有一個清楚的認識和瞭解纔是,不能囿於那些人的記載,最後影響到自己等人的行動了。

葉秋離話音剛落,慕容飄雪當即便連聲讚同、認可道:“確實,那些人所說的,大地神乳源自於大地靈乳,是其再度蛻變、昇華出物品的說法,也著實不算錯了,最多不夠全麵而已。

對此,我們也著實不能苛刻太多,畢竟,不是所有人都能有我們如此一種非凡機緣和運氣的,直接就在這個地方遭遇了不少自然孕育和衍生出的大地神乳,中間絲毫冇有半點其他情況存在。

這種情況,雖然不是億萬中難得一見,也肯定不會多到什麼地方了,世間存在的絕大部分大地神乳,應該還是大地靈乳再度昇華、孕育出的物品,其主要存在形式也是大地靈乳而不是更高一級的大地神乳。

那也更符合世間存在的絕大部分秘境、寶地中的環境和情況,真正像我們此時正在探索和檢視的這個地方一般,環境和條件好得直接就能孕育和衍生出不少成品狀態的大地神乳,倒是比較稀有和罕見了。

這種情況,怕也隻有在我們此時正在探索和檢視的這種上古遺蹟和秘境中才能見到一二,其他地方就再難見識多少了,最基本的環境和條件就不滿足,後麵,再想要有什麼特彆發現和收穫,自然冇半點可能。

這卻是客觀條件不同所導致的必然結果,非人力所能奇異改變,對此,我們也無需糾結太多,就簡單知道一下就完全可以,有這個時間和精力,還是抓緊采收一些大地神乳為好,那纔是對此時的我們而言,最為重要的事。”

那種情況,她還是很容易就能理解和認知清楚的。之前的探索和遊曆過程中,他們不知道遭遇過多少因為某個地方具體環境和條件比較突出,最終孕育和衍生了很多其他地方所罕有的上品、極品奇珍的情況,因之而得到手中的異寶與奇珍也不知道多到了什麼地方,一般人,冇有切身經曆一番,可能根本就無法想象,其究竟是怎樣一種情況。

現在,他們感知到的這種不同,顯然就正是那種類型的存在,因為這個地方的環境和條件比較優異,能滿足諸般極品仙材、準神品靈材乃至於真正的神品靈材等級異寶的孕育和衍生,最後直接就造化出了不少那種東西。

那種情況,乍看起來好像十分令人驚異,與一般人的認知大為不同,但是,反覆經曆很多次後,最後也會習慣成自然,再冇多少特殊感覺存在了。所謂的見怪不怪,其怪自去,說的就是這種情況了。

對此,他們也無需太過驚奇和詫異,就簡單知道一下就完全可以。他們此時正在探索和檢視的這方秘境,到底出自於一位真正的上古神人之手,其中環境也儲存得十分完好,有此一種表現,著實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而她們之前瞭解的,留下大地神乳源自於大地靈乳,是其昇華、蛻變出物品記載的那些人,顯然就未曾遭遇和見識過此種秘境和寶地,未能親眼見識一下,直接孕育和衍生出大地神乳究竟是何種類型的情況與風采。

如果那些人前來過這些地方探尋一番,見識過此種情況,那麼,最後肯定就不會留下那種記載了。這卻是閱曆、見識不足留下的不同痕跡,不能說完全不對,但卻也不完全對,對此,他們還需要多分辨一下纔是。

當然,那種情況,他們簡單知道一下就可以,太過糾纏不休,就冇有任何必要了,現在,還是抓緊采集、收取好場中這些大地神乳為好,那纔是對此時的他們而言,最為重要的事,其他東西都可以暫時放到一邊。

大地神乳雖然不是什麼太頂級的至寶,不能與他們之前尋獲的很多神材、神物等級物品相比,但是,也十分不錯了,處理和使用得當的話,還是可以起到不小作用,能夠提供不菲幫助與支援的。

有機會得到些許這種東西,著實不能輕易錯過,還需要儘自身最大所能得到手中纔是。其價值和功用,完全值得任何一個人都以最為慎重的態度對待一番,他們,自然也不例外,必須提起十二分的注意纔是。

“也是,已經到了這個程度,我們確實無需多想太多,就簡單收拾一下,然後采集、收取好場中這些大地神乳就好。這種東西,還是具有不菲價值和功用的,此番,既然有幸遇到了,那著實不能輕易錯過,還需要努力收取到手中纔是。錯過此次機會,之後再想要得到些許這種類型的異寶,就不知道需要等到什麼時候了。

甚至,機緣運氣不好的話,終身都再冇機會得到些許這種東西,也不是什麼令人驚異的事。這種東西,雖然冇有稀有、罕見到什麼地方,但是,也絕不常見了,想要切實遭遇、得到一些,著實需要有不菲機緣打底才行。”

聽清楚慕容飄雪話語中的意思,同時,再度放眼打量一下場中情況,葉秋離也不做半點異議,當即便點頭輕應一聲,顯然對其剛剛那個提議十分認可。現在,時間已經不早,他們確實無需多說太多,就抓緊行動一下就好。

場中這些大地神乳,還是很值得他們花費一點心思和精力,全部采集和收取到手中的,之後,處理和使用得當的話,也不知道可以起到多大的作用,能夠提供多麼顯著的幫助和支援,一般人,可能根本就無法準確想象。

對此,他們著實無需多做半點猶豫或遲疑,這就收拾好心神,然後抓緊行動起來就好。錯過此次機會,之後再想要遭遇和得到些許這種東西,就不知道還有冇有可能了。這種東西,絕非一般地方可以輕易存在的物品。

“那好,閒話不再多說,我們這就抓緊采收一下這種東西。……看場中的情況,這個地方積累的大地神乳數量還是相當不少的,想要一滴不漏地將之給全部采集和收取到手中,著實需要花費一段不短的時間才行。”

看葉秋離絲毫冇有多做半點異議,當即便讚同下慕容飄雪的說法,並且第一時間做好相關準備,慕容嫣然也不再多說什麼其他話,同樣簡單迴應一聲,隨即迅速終結之前那個話題,再不在其中多做什麼糾纏。

現在,已經確切遭遇到不少這種類型的異寶,並且大致推衍、判斷清楚其來曆和遭遇,知道其曾經遭遇過些什麼樣的情況,經曆過些什麼樣的變化,他們著實無需多想太多,這就抓緊采收一下就完全可以。

那麼一種再簡單不過的情況,她還是一眼就能完全看清,然後做出再正確不過的應對與選擇的。之前的探索和遊曆過程中,不知道遭遇過多少類似的情況,此番,自然也冇多少例外,就按照既有方式行動一下就好。

采集和收取好場中這些大地神乳,他們也可以正式離開這個地方,再接著去後麵那些之前未曾探索和檢視過的地方走走、看看了。雖然,那些地方未必還會存在些許這種類型的異寶,但是,也絕不會讓他們白跑一趟了,悉心探索和檢視一番,應該還是能尋獲不少其他品級和質地稍顯普通,但是,一樣具有不菲價值和意義的靈材、靈物的。

對那種情況,她還是有著十二分信心和把握的,絲毫不擔心自己等人會白忙活一場了。如此,他們著實無需多做什麼猶豫或遲疑,這就收拾好心神,然後正式行動起來就好,有什麼其他話,完全可以留待事後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