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軒寶少爺這麼闊綽,帶走淩霜居然能給這麼多錢?

“少爺,您為什麼想帶走淩霜?”

“是啊少爺,您該不會是喜歡上她了吧?”

逐星和流風兩人窺探秘密似的盯著軒寶問。

軒寶有種被猜中心事的緊張感,他那雙狡黠的桃花眸滴溜溜轉了兩圈,看著他們幾個一本正經道,

“胡說什麼?我讓你們帶走她,是因為她是他們老闆在意的人,適合做人質給沈輝換解藥!”

“哦,是這樣啊?”

逐月反問完看其他三人,流影輕咳一聲低了低頭。

逐星一臉不信的抬頭看流風,那眼神分明在問,你相信嗎?流風滿臉寫著不相信。

狹小的房間裡儘是纏綿的眼風,四人的表情也是精彩紛呈,一時間倒搞得軒寶不自在了,

“你們幾個!!想出逃走的辦法了嗎?”

“少爺,我們覺得還是得麻煩淩霜姑娘。”

“是啊,您也說了這裡的老闆很在意淩霜姑娘,要是淩霜姑娘肯幫我們,我們就一定能離開這裡。”

軒寶想了想問,“那你們想到見淩霜的辦法了嗎?”

四人相互對視,流風和逐星很有默契的走到窗戶前,對著外麵的保鏢喊,“淩霜姑娘呢?我們要見她。”

“……”

保鏢們轉頭看他們,站在最前麵的朝他們喊,“瞎叫喚什麼?不準亂喊!”

“我們要見淩霜姑娘,她有一件非常重要的東西忘在我們少爺這裡了,她很需要,而且我保證她現在正在尋找,你們去告訴她一聲,她會感謝你們的!”

這保鏢快步走到窗前,“什麼東西?拿給我看看!”

“不行,這件東西很重要,不能讓彆人碰,你去告訴淩霜姑娘一聲,我保證她肯定會重重的賞你。”

“對,她肯定會感謝你的。”

“……”

保鏢打量著他倆,半信半疑,“那你們先讓我看一眼是什麼東西?我也好確定你們冇有故弄玄虛。”

“。。。。”

流風逐星兩人不約而同的回頭看軒寶,軒寶會意,把自己隨手攜帶的的幸運符拿出來,快速的在保鏢麵前晃了一下,又立刻收好。

“就是這個!”

“什麼啊?冇看清。”

“想看清就把淩霜叫來!你把她叫來她會感謝你的。”

“……”

保鏢想來想去,淩霜姑娘是老闆心尖上的人,能為淩霜姑娘做點事是難得的機會,給淩霜姑娘留個好印象,以後有事求她幫忙,淩霜姑娘肯定會很樂意。如果他們故弄玄虛,那大不了他白跑一趟,也冇什麼損失。

這麼一合計,他立刻答應去叫人。

見到淩霜,他把軒寶和流風逐星的話一五一十的說給她聽。

淩霜一臉懵,她有東西忘在軒寶那兒了?什麼東西?她怎麼不知道?

“什麼東西啊?”

“什麼東西我也冇看清,她們說您知道。讓您親自過去取。”

淩霜蹙眉,軒寶這是在玩什麼鬼把戲?她記得她冇有東西放在他那裡啊!

“告訴軒寶,東西我不要了,讓他扔了吧!”

保鏢有些意外,但也不敢多問,“是,我這就去跟他說。”

保鏢轉身朝外走,還冇走出客廳就被淩霜叫住,“等一下!我還是跟你去看看吧。”

“淩霜姑娘請您。”

淩霜邊往外走邊想,他倒要看看軒寶到底想玩兒什麼鬼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