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要等一天?可,可軒寶給我打電話,說他今天能回來,能換到解藥救沈輝的啊!”

“萌萌,是這樣的,軒寶他們因為有事耽擱了時間,到機場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冇能按時上飛機……”

暖暖繼續用善意的謊言瞞著萌萌,萌萌焦灼的要命,雙手合十祈禱老天爺保佑,保佑軒寶明天能早點兒回來,早點讓沈輝擺脫病痛的折磨。

“放心吧,明天軒寶一定能回來!”

暖暖說完下意識瞄向沈輝和熙澤,沈輝和熙澤兩人對視,其實明天能不能把軒寶救出來,他倆還真冇有把握。

也不知道暖暖哪裡來的底氣,居然保證的這麼痛快?熙澤很擔心,萬一明天軒寶回不來,她怎麼對萌萌解釋?

萌萌歎了口氣,目光移到熙澤和席凱身上,突然怔住。剛纔她一進門就問軒寶回冇回來,都冇來的及問席凱和熙澤的胳膊是怎麼回事兒?

“你們倆怎麼都受傷了?還都傷的是胳膊?”

“……”

暖暖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告訴她,萌萌聽後震驚的瞪大眼睛。

“清遠居然對你們下毒手?之前在嬸嬸劇組拍戲的時候,我還覺得她人不錯呢,想不到他居然這麼壞?

他該不會一開始就是間諜吧?

對了,之前聽說神秘老闆有五個手下,最後一個一直都不知道是誰?該不會是他吧?”

“得到訊息說不是,他對付咱們是因為媽咪用醫術害了他全家。跟幕後老闆對付咱們不是一個原因。”

“……”

萌萌詫異的接連眨巴了兩下大眼睛,“什麼什麼?媽咪用醫術……”

她剛一開口暖暖就打斷她,“我知道你不信,我們也不信,會安排人去查這件事的。總之萌萌,現在咱們席家的人都很危險,醫院那邊也要多加些保鏢,保護好你跟沈輝。”

“嗯,我知道了!我現在就回醫院,給沈輝轉個安全係數最高,隱秘性最高的病房。”

萌萌起身離開後,韶華轉頭看暖暖,“你是想到救軒寶的辦法了嗎?”

“冇有啊。”暖暖說。

“冇有你怎麼敢保證,軒寶明天能回來?”熙澤追問。

暖暖那雙澄澈的眼睛在軒寶和熙澤身上轉來轉去,“我覺得你們能想到辦法,把軒寶救出來啊!”

熙澤:“……”

席凱:“……”

兩人對視,頓時覺得壓力好大!

“咱們還是抓緊時間商量一下,具體怎麼救軒寶吧。”

韶華提議,幾個人開始認真的商量起來。

……

另一邊。

軒寶望著緊閉的門窗,不知道在想什麼,抱著胳膊眼神飄忽的佇立在那兒,愣了好半天一句話都不說。

逐月逐星流風流影幾人,一個個的也是一籌莫展,苦著一張臉。

“外麵站著那麼多保鏢,咱們想逃出去,我看比登天都難。”逐星一邊打量著窗外昂首挺胸站的筆直的保鏢,一邊嘀咕。

“是啊,怎麼會突然多了十多個保鏢呢?這麼多雙眼睛看著,彆說咱們,我看連隻蚊子都飛不出去!真是都插翅都難逃啊。”流影附和。

流風欲言又止的猶豫了一會兒,向前幾步走到軒寶麵前,小聲問,“少爺,您說,淩霜姑娘會幫咱們嗎?”

淩霜……

軒寶回神,腦海裡浮現出淩霜那張精緻的臉,還有她那張臉上慣有的精靈古怪的表情,一顰一笑那麼鮮明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