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姐姐這麼看著我做什麼?”

沈月喬摸摸自己的臉,“我臉上是有什麼臟東西麼?”

“冇有。”三姑娘看著她的眼睛。

她臉上不但冇有臟東西,眼神還格外的清澈,真誠。

這……怎麼形容呢?

就好像話本子講的大俠,突然打通了任督二脈。

小喬則是變懂事了。

“我們家小喬長大了呢。”三姑娘嘴角噙著笑,感慨的歎道。

她是很希望小喬快快樂樂做自己,但也不希望她像之前那樣被人矇蔽,成為一個不辨是非不明黑白的人。

“三姐姐,你都到了要議親的年紀了,人家早就長大了好不好?”沈月喬傲嬌的瞟她一眼。

“你有功夫惦記我長不長大,倒不如去悄悄的問白媽媽,母親想給你找個什麼樣的人家。”

沈月喬腳底抹油溜的飛快。

“你這死丫頭!”

三姑娘臉蛋一熱,“我剛幫你免了一頓打,你居然好意思反過來調侃我。仔細我撕了你這張皮子。”

笑罵著提了裙子拔腿追上去。

東華苑裡。

“白媽媽,你說,是不是我這個做母親的太失敗,才把女兒給教成這樣?”

看著兩個女兒消失的方向,林氏眉眼之間染上愁緒。

與先前果斷嚴肅的模樣判若兩人。

“冇有的事,大公子、大姑娘還有二姑娘包括三姑娘,都很優秀,夫人您孩子教的很好呢。”

“可小喬那孩子……”

小喬出生時臉上便帶著那塊紅斑,求醫無數都去不掉。

因為她特殊,所以家裡人都寵著她,讓著她。

小時候還好,近幾年這孩子卻不知怎麼地,越發的不服管教,行為也越發乖張。

仔細一想,不正是家裡人給寵出來慣出來的麼。

長此以往,她簡直不敢想像!

白媽媽說道,“夫人,要我說,四姑娘其實本質不壞的。”

“那你是覺得,方纔小喬那丫頭說要帶趙大夫去給徐夫人看病。是真心的?”

小喬那孩子是真的變懂事了?而不是因為怕被她罰,臨時找的藉口?

白媽媽在她身邊伺候多年,一下便看出她的心結所在。

白媽媽笑道:“夫人,以往的咱就不提了,今日我瞧四姑娘說話時神情嚴肅,態度誠懇,而且有理有據的,不像臨時編的藉口,應該是真的。”

“倒也是。”林氏頓了下,瞭然歎道:“就她那個腦子,除了搗亂的時候機靈點,正經的事若不是提前就背好的,說話的時候指不定結巴成什麼樣呢。”

“夫人快彆這麼說,四姑娘還是很聰明的。她五歲的時候就會背詩了呢。”

被白媽媽這般一提醒,林氏也想起來了。

那時候才小喬四五歲大,還不到人大腿高呢,跟在哥哥的後頭學會了一首詩,便興致沖沖跑來背給她聽。

小喬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與她這個親孃離了心的?

“母親說哪個丫鬟?小蓮的話,確實是跟三嬸走的比較近呢。”沈月喬之前說的話忽然在耳邊迴響。

林氏又是一頓,“方纔小喬那丫頭說,她院子裡那個叫小蓮的丫鬟跟老三家的走的很近?”

白媽媽點了點頭,“四姑娘是這麼說的。”

或許,過去她忽略了一些東西。

林氏輕聲道,“你去打聽看看,是怎麼個走近法兒。”

“是,夫人。”

“仔細點,彆讓人聽見了風聲。”

“明白。”

白媽媽走後,林氏看著外頭呢喃道,“以往她的聰明都用在了歪門邪道的小聰明上,如今若是真的肯改過自新,也是好的。”

懷瑾那孩子比三丫頭還大一歲呢,眼看著就要十七了。

要是可以,她是想早一點了卻小女兒的終身大事的。

……

沈月喬不知道她娘跟白媽媽聊了一通,就已經要把她的婚事提上日程了。

這邊還跟三姑娘高高興興的打鬨進了蘭院。

青青看見沈月喬先跑進的月洞門,驚了一下。

“四……四……”就跟結巴了似的。

沈月喬狐疑的打量了她一眼,“你舌頭怎麼了?”

“我……”我這是慌的,還能怎麼?

青青對沈月喬是又驚又怕的,差點咬著自個兒的舌頭。一抬頭,便看見自家三姑娘進來。

“姑娘!”懸著的一顆心放下,青青驚喜地朝三姑娘飛奔而去。

沈月喬:“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是去會情郎呢。”

“……”

三姑娘冇好氣的戳了她。

小姑孃家家的,腦子裡一天到晚想的都是些什麼東西呢!

“三姐姐,小芹呢?我想見見她。”

“小喬,那個丫鬟雖然破壞了你那個計劃,但你……三姐姐知道你本意不想那樣做的,母親還看著呢,你彆打她了。”

三姑娘其實說的很含蓄了。

從主觀上來說,她是不相信她從小允取允求的妹妹會做出那種壞人名聲的事情的。

但事實又擺在麵前,她便想到,這件事背後肯定是有人指使的,

指使的人能是誰呢?

自然不會是旁人,就是他們家那個不懷好意的三嬸黃氏。

便是這樣,小喬如今的脾氣越發的大,平日裡身邊丫鬟婆子小廝哪個惹了她不高興的,都是非打即罵。

今日之事便是小喬有錯在先,按她素日裡的脾氣,那丫鬟還是少不了一頓打。

她是不希望母親那邊剛剛安撫住,轉頭又因為小喬打罵下人的事情,再被叫到東華苑去受罰。

沈月喬心虛,複又扯出一個大方笑容,露出標準的八顆牙,“三姐姐說什麼呢,我謝謝她都來不及呢!”

三姑娘:“……”

這話我聽著咋這麼不踏實呢。

三姑娘還是讓青青帶沈月喬過去關著小芹的房間了。

沈月喬原本是想把人帶過來問話的,但有些話當著三姑孃的麵說,解釋起來太麻煩。

便讓青青帶路,她親自過去。

青青是個識趣的,打開了房門的鎖,便麻利兒的退下了。

原主名聲太爛了!

沈月喬看她那逃之夭夭的背影,深感任重道遠啊。

猴年馬月才能被當成個正常人看。

沈月喬深吸一口氣,推門而入。

還冇等她站穩,一道人影便驟然撲倒在她腳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