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月喬不知道她是這個想法,還以為她是為自己的病大好而高興,便笑道,“有趙爺爺在,夫人慢慢恢複隻是遲早的事情。”

“是,來人我定要備份厚禮親自登門致謝的!”

謝氏說這話時,看的卻是沈月喬。

不過去向趙大夫致謝之前,她得帶著瑾哥兒先去沈宅,登門致歉。

先前的事情也好,今日田氏在門口截住小喬的事也好。

尤其是這回,虧得小姑娘伶俐,纔沒被人欺負。

徐家小院隨著馬車的離去又恢複平靜。

徐懷瑾卻是一下午都平靜不下來。

先生講課時他都有些心不在焉,神遊天外。

雖說那些課業對他來說都不算什麼,可這種感覺太不妙了。

一整個下午腦子裡都是那張長了好大一塊紅斑的醜臉,嘴巴一張一合在說著:“我是希望徐夫人的病能好起來,這樣你們以後的日子也能好起來。”

越說他越煩。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但在書院是有些待不下去了。

剛一下課,便收拾好東西準備回家。

“你走那麼快做什麼?”趙陵叫住他,路都給他攔住不讓走了。

徐懷瑾隻眉頭微微動了動,不吭聲。

趙陵又自顧自的道,“你一下午心神不寧的,先生說的都冇聽進去吧?”

徐懷瑾都不搭理他,他自己叨叨的就說個不停,“也就是你,換了彆人準答不上來,定要挨一頓戒尺的。剛一下學就這麼迫不及待往外跑,你不會是……”思春了吧。

徐懷瑾眸光一沉,“不會是什麼?”

趙陵後脖頸突然涼涼的。

“……咳咳,上次錢俊不是說你有個未婚妻麼?不會是,好事將近了吧?”

他不說這個還好,他一說,徐懷瑾的臉色又冷了兩分。

話都不說一句,越過趙陵徑自走了。

“徐……”

他走的太快,趙陵連想叫都叫不住了。

氣得轉頭跑去隔壁找錢俊。

“姓錢的,上次不是你說徐懷瑾有個自小定親的未婚妻麼?怎麼我一提他就翻臉?”

聞言。

錢俊皺了下眉頭。

“你,在懷瑾麵前提她未婚妻了?”

“啊。怎麼,不能提?”

錢俊一言難儘的看了他一眼,還是把人拉到了僻靜的地方說話。

嚇得趙陵抱緊自己,“乾什麼?我可不好男色!”

錢俊就是一拳打爆他那個帶顏色的腦袋:“……”

“鎮上的流言你知道不?”

趙陵反駁道,“鎮上哪天冇有流言?街頭巷尾那些大娘大嬸們要是冇點流言八卦說說,每日不得無聊死了。”

錢俊又是一陣無語:“……”

“富家千金設局想讓窮書生未婚夫主動退婚那個。”

趙陵的嘴巴張了就合不上了。

徐懷瑾的未婚妻,是有錢人家的千金?

這是什麼新話本編出來的橋段?

錢俊也一陣頭疼。

那日還是他跟懷瑾一起去書鋪,卻聽見很多人都在傳,說沈家的下人親口說的,他們家姑娘對未婚夫如何如何的不滿意,但是不想做壞人,所以想儘辦法讓對方知難而退。

當時懷瑾的臉色就不對了,連書都冇買轉頭就走了。

未婚妻這個事他也是不小心說漏嘴纔在趙陵麵前順口提了一句的。

這傢夥居然給說出去了!

“不行,我得跟去看看。”錢俊把東西一收,也趕緊往外跑。

趙陵哪裡還坐的住,喊了同窗幫他把書帶回去,也飛一樣跟了出去。

……

錦州城,沈府。

青青采俏是一路抄了小道,趕在黃氏去到花廳的。

在沈汀喬耳邊說了幾句,黃氏那邊也帶著丫鬟進來了。

昨日沈冕被罵了一頓之後就連夜走了,這頓飯又是隻有老爺子、二房三房夫妻,還有沈汀喬和沈綿了。

用完飯後,沈汀喬不著痕跡看了黃氏一眼,便帶著采俏青青回了蘭苑。

“你們兩個將事情細細說來。”

兩個丫鬟也不敢瞞著,自己聽見的看見的通通的說了。

沈汀喬聽聞陷入了沉思。

小喬說的冇錯,這丫鬟心思深沉,是個不知足的。

虧得她這計策好,讓采蓮消失這麼些天,又不動聲色的讓她回梧桐苑伺候。

在黃氏那裡已經種下懷疑的種子了。

關於黃氏的事情,沈月喬原本是打算自己來的,但她還要去平安鎮盯著徐懷瑾,這邊隻能交給她的好隊友了。

“采蓮說的天大的好處,可有探聽到是什麼?”

青青搖搖頭,“冇說是什麼好處。但三太太好像很震驚。”

采俏也跟著點頭。

先前她也覺得三太太不是什麼好人,但冇想到這三太太竟然會在背後搞這麼多小動作。

夫人對他們三房還不夠好麼?

這麼一想,青青又覺得,自己從前是不是誤會四姑娘了?

這太可怕了!

……

夕陽西斜,轉眼已是黃昏。

冬日晝短,下學回來若不走快些,怕是都要天黑了。

徐懷瑾生怕自己走慢了,母親跟家裡的龍鳳胎要捱餓。

結果剛到家門口,便聽見謝氏在跟人說謝謝。

“這怎麼好意思呢?小喬請來趙大夫,又自己不辭勞苦的為我鍼灸,如今還看顧我們家的一日三餐,這如何使得?”

醫藥費她還未付給趙大夫呢,那日問過趙大夫,他卻說診金沈家已經給過,小喬也不肯同她收。

每次來家裡還帶著肉來,如今連晚飯都給他們送過來了。

這……

“徐夫人,這都是我們家四姑娘做好交代送過來的,老身隻是個跑腿的。”言下之意說,您不要,也隻能跟我們家姑娘說去,下人做不了這個主。

東西已經送到,她說完話,便帶上食盒離開了。

謝氏一時感激的不知如何言語,隻能將人送出門。

便在門口遇上了剛剛歸家的徐懷瑾。

“徐公子。”魏媽媽恭敬的行了禮。

依照四姑娘如今對徐公子的態度,最遲明年也該成婚了。

這是未來的四姑爺,自然是要尊敬些的。

“嗯。”徐懷瑾看了看她手上的食盒,“……是,四姑娘讓媽媽來的?”

“自然是。飯菜也是我們家姑孃親手做的。”

魏媽媽生怕徐懷瑾不知道沈月喬的用心程度,趕緊又補充道,“姑娘說徐公子白日裡在書院讀書已是辛苦,每日還要幫夫人和小公子姑娘準備飯食太過辛苦,她總歸是在這邊的,能幫的順手就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