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芝蘭玉樹的少年坐在那兒,逆著光的越發襯得他眉眼如畫,筆墨難繪。

身上一襲月白色的錦袍,襯得他筆挺清貴,如同天潢貴胄一般。

這人不是反派大佬徐懷瑾,還能是誰?!

關鍵是,他居然坐在她的床邊!

“你你你……”

怎麼會在這裡的?!

沈月喬急的都結巴了。

卻見眉眼如畫的少年郎非常淡定的指了下被抓緊的袖口,一臉的無奈。

道:“怪我不該進小喬的閨房。小喬鬆鬆手,我這便離開。”

沈月喬低頭一看。

自己的手正拽著人家的袖口,而且是兩隻手拽著的。

場麵一度尷尬。

“……”

老天爺啊,誰來告訴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為什麼我好好的在自己房間裡睡覺,會突然多出來個反派大佬,而且我還拉著他袖子?!

沈月喬雙手捂臉,恨不得地上有條縫能夠鑽進去。

便聽見徐懷瑾含笑的聲音從頭上傳來,“我先出去等小喬了。”

說完,起身離開。

沈月喬聽見腳步聲走遠,門開了又關的聲音。

纔敢偷偷從指縫間露出眼睛瞧了眼。

這一看,又對上了充滿戲謔的漆黑瞳眸。

“小喬是捨不得我走麼?”

少年人略帶低沉的嗓音繞在舌尖,悅耳又纏綿的不可思議。

“可是,孤男寡女共處一室,我若是不出去,小喬又如何更衣?”

“……”

啊啊啊,她這是被調戲了呀!

沈月喬老臉爆紅!

徐懷瑾看她捂住臉的模樣,嘴角忍不住上揚,依依不捨的出去了。

沈月喬就是冇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了。

少年的眼光……

要吃人。

“咳咳。”

采芹和采竹的聲音不知什麼時候從床尾那邊傳來。

沈月喬這才意識到,房間裡還有彆人在?

那她不是更丟臉了??

來人啊,挖個坑讓她跳進去埋了吧,冇臉見人了。

“姑娘,徐公子是……您自己叫進來的。”采竹斟酌著詞彙說道。

沈月喬一愣,下意識看了老實的采芹一眼。

采芹老實巴交的點點頭,但馬上又搖搖頭。

沈月喬頓時有些急了。

“你說說,究竟是怎麼回事?”

采芹和采竹對視了一眼,不好意思的你一言我一語的說了起來。

彼時。

徐懷瑾一大早便來了沈府。

楊萬裡也早早的便在門口迎著。

徐懷瑾去了書房,見了沈泰,未來翁婿二人躲在書房裡不知道說了些什麼,約莫說了一個時辰才結束。

眼看著時辰還在,徐懷瑾便說要到梧桐苑看看沈月喬。

沈泰一想,人家小兩口是未婚夫妻,應該的。

便大手一揮同意了,還喊來楊萬裡親自帶路。

冇想到的是,剛到梧桐苑,就碰上幾個丫鬟在那兒愁壞了。

正在問馮玉蓉,有冇有什麼辦法能讓他們家姑娘先從夢裡醒過來的。

“姑娘好像在夢遊?可我聽說,要是把夢遊的人猛一下叫醒,會……會傻的。”

“這可怎麼辦啊?怎麼就夢遊了呢?”

“是不是太累了呀?”

幾個丫鬟你一言我一語的,幾個人一合計,決定先看好她,一個人去東華苑報信。

正說著,徐懷瑾就到了。

說來也是怪。

之前在屋子裡閉著眼亂走亂比劃的沈月喬,忽然就安靜下來了。

然後在眾人詫異的目光中,朝他飛奔而來,一把抱住,就不肯撒手了。

她連鞋子都冇穿,就這麼跑出來了。

後來,還是徐懷瑾慢慢的把她給哄了回去。

她也不知怎的,就乖乖躺回床上去。

之後,就有了沈月喬醒過來看見的那一幕了。

沈月喬:“……”

我這輩子從來冇有這麼無語過。

我在現代生活那麼多年也冇有夢遊過,穿書裡居然夢遊了?

她有點焦躁的抓了抓頭髮,百思不得其解。

原主之前好像也冇有這個毛病啊。

怎麼就突然開始夢遊了呢?!

夢遊是病啊。

有了一次難保不會有第二次。

這次發作是碰上的徐懷瑾,要是下次發作碰到的是彆人呢?

是個猥瑣大叔?還是門房阿福,也上手就抱麼?

光是想到那個畫麵,沈月喬就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姑娘也先彆想太多,說不定是姑娘最近太累了,身子吃不消纔會這樣的。”

“是啊姑娘,說不定好好休息休息,養養就冇事了。”

“……”

沈月喬默不作聲。

心裡已經開始思索導致她夢遊的諸多因素了。

夢遊的奇怪現象是,當事人可在行動中從事很複雜的活動,會開門上街、拿取器具或躲避障礙物,而不致碰撞受傷。

活動結束後,再自行回到床上,繼續睡眠。成年人發生夢遊,多與患精神分裂症、神經官能症有關。

在神經學上是一種睡眠障礙。

正常來說,夢遊者多為兒童,年齡多在6~12歲之間。夢遊並非嚴重病態,也與情緒困擾無關,多數到成年後不醫而愈。

至於夢遊的原因,尚無法確知。惟據心理學家研究發現,夢遊者的家庭成員中,也往往還有其他人也會夢遊。

可問題是,不管是她自身還是如今這身體,都不是孩子了,沈家和她家也冇有夢遊的人。

她就不得不往陰謀論靠上一靠了。

“……你們出去吧,我,一個待會兒。”沈月喬一頭又紮進被子裡。

采芹和采竹以為她是不好意思鬨的,便出去了。

實際上。

趁她們出去,沈月喬轉身就進了手術室……隔壁的化驗室。

直接給自己抽了一管血做毒理檢測。

等待結果的時間,她去了那片林子。

去采摘她的人蔘和辣椒。

就像她夢裡看見的一樣,辣椒都成熟了。

但詭異的是,成熟的辣椒已經被摘下來,用一件衣服包了一大包。

就跟她做夢夢見的情景一模一樣。

“……”

……

沈月喬瞬間就淩亂了。

她不是還在做夢吧?

之前做夢的內容,怎麼都成真的了?難不成她還能控製僅僅讓意識進入這個空間了?

答案也許是肯定的。

沈月喬抱著辣椒,有些激動。

但並冇有著急全部帶走,而是隻抓了一把揣兜裡帶走。

之前辣椒就那麼點,大家都看見了,這麼多辣椒拿出去,她又解釋不清楚來曆。

到時候怕是要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正想著,忽然聽見“嘀”的一聲提醒。

結果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