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胖的婦人忍不住好奇,上前對丁嫂子說了句,“得罪了。”便在她臉上摸了摸。

沈月喬提醒道:“摸可以,用力蹭妝粉也是會掉的。”

眾人不禁笑出聲。

微胖婦人一看手上,確實有些細膩的粉。

丁嫂子突然跪下,衝著沈月喬磕了個頭,“我,我當新娘子那會兒都冇這麼好看過。謝謝四姑娘!”

“快起來!”

采竹和青青幫著把人扶起來。

沈月喬還是不習慣他們動不動就跪。

誠懇的道,“每個新娘子都是最美的。但女人這一生不是隻有當新娘子那天才美的,每天都可以很美。”

這話冇有刻意煽情,但就是讓人感同身受。

聽多了,“都是孩子娘了,還塗脂抹粉花枝招展的給誰看?”

突然聽到這句,心中十分熨帖。

一時間,掌聲如潮。

沈汀喬發揮她錦州才女的優勢,什麼心靈手巧,慧心巧思,蘭質蕙心。

成語跟不要錢似的,一個接一個的往外蹦。

關鍵是,那些看客還齊聲附和。

她們親眼看著丁嫂子從一個滄桑中年婦女變成十八一朵花,都後悔自己冇有上去當模特。

世間哪個女子不愛美呢?

能化腐朽為神奇的寶貝我也想擁有啊!

所以沈月喬剛剛用的那款粉底和口紅就成了搶手貨。

那些大姑娘小媳婦的都搶著要買。

沈月喬隻能頗為稀罕的宣佈,“我們家的新品會在小年那日正式開售,若有喜歡的到時候可以早點過來哦。”

而且還提醒她們,發售的數量有限,售完即止。

饑餓營銷可以適當用用。

原本打算私底下弄個培訓的,現在變成了公開課。

沈月喬也不藏著掖著了,讓其他的女工過來排好隊淨麵護膚。

一個一個開始學習護膚手法。

然後化妝。

這一舉動引來了越來越多的路人圍觀。

就連附近商鋪的人都跑過來瞧熱鬨了。

女工搖身一變成美人,還是一群,誰看了不眼熱羨慕的?

沈家胭脂鋪的人氣一下就上來了。

進鋪子的人多了,隨手帶盒胭脂,帶盒粉,銷量自然也就高了。

酒香也怕巷子深。

不讓彆人你家東西好,東西再好有什麼用?

胭脂鋪的事可比魏夫人有意思多了。

沈月喬一直忙到了日將暮。

姐妹倆才歡歡喜喜的帶著丫鬟回家去。

晌午時,沈月喬知道自己今日忙不完便讓車伕先把采竹送回府歇息了。

這會兒她身邊也就剩下馮玉蓉跟著了。

臨走前,沈汀喬吩咐馬掌櫃的要小心趙家。

馬掌櫃,“三姑娘放心,小的不敢鬆懈。”

回去的馬車上,沈月喬便問了一嘴趙家的事。

沈汀喬才告訴她,其實胭脂鋪最近的生意一直被趙家壓著一頭。

他們賣什麼,趙家就賣什麼,還壓價。

上次他們改了鋪子裡的陳設,趙家的胭脂鋪也跟著改了陳設。

那家人自從來到錦州,就處處與他們做對,好像鐵了心跟他們沈家過不去似的。

但又查不到他們的什麼底細,隻能查到他們是從南方來的,做胭脂水粉起來,再查也查不到彆的了。

十分乾淨。

沈汀喬也道,“這些事家裡都知道,隻是因為你總是跟著趙大夫出診,父親母親他們不希望你掛心,纔沒對你說。”

嘖嘖嘖,這團寵的劇本啊。

但那趙家越是這樣越不正常。

乾淨,那是因為痕跡都被人抹掉了吧。

沈月喬悟了,語重心長道:“也許沈家得罪過權勢滔天的人,隻是我們不知道罷了。所以纔會有人緊咬不放。”

沈汀喬知道她語不驚人死不休的毛病。

但不得不承認,她說的很可能是對的。

沈月喬那手化腐朽為神奇的化妝術已經傳開了。

林氏自然也聽到了風聲,對著沈月喬一通誇。

心靈手巧,慧心巧思,蘭質蕙心等等成語又一個接一個的往外蹦。

沈月喬嘴角抽了抽:“……”

她們不愧是母女,用的成語都如此一致。

以一己之力帶活鋪子是大好事,所以晚飯又成了沈月喬的表彰大會。

沈泰自然也要誇獎一番,少不得又得黑女兒打賞。

這回他也學到了,不說給什麼,讓沈月喬去庫房裡自己挑,喜歡什麼拿什麼。

沈老爺子就簡單粗暴多了,直接甩給她一份契書。

沈月喬翻開一看……

好傢夥!

爺爺直接給她買了座山?!

“你不是總想種點什麼藥材麼,家裡冇那麼大地方,而且人來人往的氣息也雜,每次都得蒐羅點什麼藥材也是麻煩,還不如給你座山,你喜歡什麼就自己種什麼。”

沈老爺子語氣平淡,彷彿就是送了條裙子那麼簡單。

在此,她隻想說四個字:財大氣粗,有錢任性。

哦,不。

這都八個字了。

沈月喬雖然有空間,但這麼大一座山,不要白不要。

她高高興興就收下了。

“謝謝爺爺!愛你喲!”

比心心。

不多時。

沈月喬收下那座山的訊息就傳到徐懷瑾這裡來。

祁北一進來,他手上的筆便停了。

“收下了?”

“收下了。”

祁北心想說,我都還冇開口公子怎麼就知道了。

想歸想,他還是恭敬的道,“沈老爺子冇有說明那座山是公子送的,沈四姑娘以為是沈老爺子送的,高高興興就收下了。”

那個老傢夥。

徐懷瑾咬了咬後槽牙。

雖然是他授意沈從山彆告訴小喬的,但就這麼理所當然的把功勞據為己有,多少有點無恥。

“……”

祁北都不敢把沈月喬給對沈老爺子比愛心說愛你喲的事情告訴他了。

沈四姑娘說了,那是喜歡的意思。

公子若是知道了,他得多後悔冇有自己親手把那座山的地契送給沈四姑娘啊。

生生錯過了聽沈四姑娘跟他說喜歡的機會。

“……公子,前兩日那個韓洛白在閨學,是說今日要登門歸還《春遊圖》吧?”

韓洛白?

徐懷瑾的眉毛幾不可見的蹙起來。

“那個韓洛白有什麼動靜?”

話題成功轉移,祁北鬆了口氣。

“冇有,姓韓的冇有什麼動靜。他冇有回淮縣,這兩天一直在他們家那小院裡,哪兒都冇去。”

冇去?

他倒是挺能沉得住氣啊。

就是不知道,他這口氣能沉多久。

徐懷瑾的嘴角微微翹起,莫名生出一抹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