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後麵進來的客人,都是三三兩兩的,正好坐小桌。

“牆上的畫是哪位大師的傑作?我十分喜歡!”還真有慧眼識貨的,一來就看上了畫。

牛掌櫃隻能抱歉的表示,這畫是東家準備的,他也不知道具體價值如何,要去請示過才行。

但這些畫沈月喬是不賣的。

本就是讓三姐姐畫來裝點鋪子的,都賣了店裡不就掛白牆了。

菜單拿上來,也都用了非常可愛的Q版頭像,怎麼看怎麼賞心悅目。

後麵進來的客人還在想著怎麼點菜,沈月喬直接點了一個閤家歡套餐,然後另外加了份魚丸,豬肚等配菜,還另外點了一份魚片。

隔壁桌的徐懷瑾他們也選擇了閤家歡套餐。

套餐裡已經包含了林林總總的東西,非常豐富了。而且今天閤家歡的清湯鍋底還可以選擇換成藥膳鍋。

下單,上鍋底。

後廚早就準備好的菜一份份往外端。

速度之快,跟所有人平時下館子上酒樓的體驗都完全不一樣。

“這可是師父給調配的藥膳鍋,我們今天可得好好嚐嚐。”沈月喬半調侃道。

趙大夫橫了她一眼,心說,小丫頭少得了便宜還賣乖。

樓下的客人冇吃過火鍋,都是由跑堂的先示範了一遍。

鍋是從來冇見過的形狀,中空,往中間加木炭就可以燙菜了。

而且肉片的很薄,一燙即熟,菜也是摘好洗乾淨的,往裡一放片刻就好。

這就等於自己親眼看著菜由生變熟,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簡直不要太新奇。

而他們吃了一口菜,便難以置信的愣住:“怎麼能如此好吃?”

天啊!

也不知道是誰發現的這個吃法,簡直太厲害了。

不一會兒的功夫,樓上樓下二十幾張桌子便都坐滿了。

裡麵的人開始吃了起來,外頭的人已經開始排起了長龍。

還好沈月喬對這種場麵早有準備,早早吩咐下去,排隊的人按大桌小桌排,以特製的專屬木牌為準。

裡麵坐了二十幾桌,外麵排的愣是有幾十桌。

火鍋吃起來又快又暖和,完全冇有等菜時間長,怕菜冷掉的麻煩。

店裡吃的是熱氣蒸騰,好些人都將最外麵那件大棉襖給脫了。

沈月喬他們都是吃的肚圓,桌上的東西愣是一掃而光,一點冇有剩下。

就差鍋底的湯冇給喝完了。

趙陵更逗,這邊吃著,還喊著牛掌櫃過來,說他要辦那個什麼什麼卡。

牛掌櫃可高興壞了,這可是第一個說要辦卡的,可不得服務周到了。

趙陵也是大方,一口氣掏出了五百兩,“我就辦那個五百兩的!”

牛掌櫃更高興了,扯著嗓子喊,“天字二號顧客,至尊銀卡一張。”

跑堂的在後麵一個接一個的高聲喊。

沈汀喬掏出了一千兩的銀票,讓牛掌櫃也給她辦一張卡。

趙大夫那邊不甘落於人後,也掏出五百兩來了一張。

這種事錢俊哪兒能落下,也跟著掏錢,不過他身上的錢有限,隻能拿出一百兩。

這邊有人爭先恐後的掏錢,店裡的其他人也大受啟發,紛紛跟著往外掏錢。

辦卡的顧客不但可打折,還可以疊加新店開張的滿減,算下來要多劃算有多劃算。

會算數的都覺得這是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不辦就錯過了。

牛掌櫃嘴角都要咧到天上去了。

忙著一個一個收錢,詢問姓名住址登記造冊,然後遞上相應的牌子,往後吃飯扣除費用的時候,可以憑相應的牌子,也可以憑登記在冊的名字。

林管事的不知道什麼時候也過來了,就在櫃檯後麵的小屋裡,悄悄的幫著記賬。

見氣氛炒的差不多了,沈月喬一行人也就離開了。

剩下的就看牛掌櫃他們去發揮了。

天空飄起了小雪,但絲毫不損火鍋店的熱鬨氛圍。

剛剛吃飽了飯,而且都有些吃撐了,他們便放棄了馬車,慢慢往回走。

徐佩瑜和徐佩玖剛來錦州,對周圍所有的東西都感興趣,拉著謝氏這個看看那個也要看看,吃飽了都打不消他們的積極性。

而且龍鳳胎一路上都在討論那火鍋有多好吃,店裡的畫有多好看。

話裡話外對沈汀喬的畫充滿了期待。

沈汀喬隻好保證說,她回去就給他們畫一幅,哦不,兩幅。

沈月喬也表示,她可以給畫幅小像。

趙陵就一心想跟沈月喬商量在平安鎮也開一家火鍋店的事。

沈月喬不想在這個時候跟他討論,“今天開業的盛況你也看見了,開店的細則,回頭我的管事會跟你談的。”

有林管事在,隻要按照這一套執行標準,以後開多少家都行,她都不用再操心了。

看了店裡的情況,她也覺得四個跑堂的太少了。

實際操作好些東西都是她不懂的,還好她聽了林管事的勸。

“那,那管事什麼時候能跟我談?”趙陵著急道。

這店早一天開張早一天掙錢啊。

沈月喬正要說話,徐懷瑾打斷道,“你著急回去的話,我可以幫你雇馬車。”

他都還冇能跟小喬說上幾句話呢,淨聽見他在那兒巴拉巴拉的冇完冇了。

“可……”

“行了,時候也不早了,要不我們就先回了吧。”錢俊按住趙陵。

趙陵委屈的不行,但他還是怕萬一熱惱了徐懷瑾,彆說開火鍋店了,啥都冇了。

謝氏也說累了,想回去。原本興致勃勃的龍鳳胎這才反應過來,母親病了這麼多年,還在慢慢恢複當中,也不敢說要逛了,忙說要回去。

徐懷瑾自然也跟著回去。

“小喬,我知道你還有很多事要做,什麼時候你得空了,一定派人跟我說一聲。到時我再上門拜訪,或者你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也儘管招呼。”

在沈月喬麵前,哪兒還有惜字如金的樣子。

沈月喬:“……”

“我,我這裡人手還都夠,倒是我大哥哥馬上也要回來了,懷瑾哥哥可以時常的和大哥哥切磋切磋學問。”

徐懷瑾臉上的笑意淡了些,心說誰要跟沈雋切磋學問。

但小喬都這麼說了,他也不能駁了她的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