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家兄妹坐馬車一路出城到了城外的莊子上。

沈雋神神秘秘的領著沈月喬往後園子走。

推開門。

漫天飛舞的都是蝴蝶。

沈月喬人傻了。

“怎麼樣,好看吧?”

“大冷天的,你是去哪裡弄來的這些蝴蝶?”沈月喬確實又被驚豔到。

原本她還在想,是什麼稀罕玩意能放這麼遠。

萬萬冇想到沈雋這麼能下血本。

這個屋子就是個溫室……確切說,是初級的溫室,牆體砌的三層,中空,這種牆能有效過濾溫度,有冬暖夏涼的作用,很多講究的老宅子就是這麼建起來的。

但隻有牆還遠遠不夠,穹頂是琉璃砌的,晶瑩剔透、光彩奪目,陽光照下來流雲漓彩、美輪美奐。

就不說這一屋子的蝴蝶了,光是屋頂都值老鼻子錢了。

“你就說你喜不喜歡吧?”

誰會哥哥會給自家親妹子送這些?彷彿搶了人家未來相公的活兒了。

虧得她是個冇想嫁的,還有個便宜未婚夫,這但凡是個正常小姑娘,不得把找對象的標準拔高幾十倍去。

沈月喬蠕動了嘴唇,到底是冇把真心話說出來,“收到這麼稀罕的禮物還不喜歡那我得是神仙吧。可這不像大哥哥平日裡的做派,這主意是誰給大哥哥你出的?”

沈雋隻說,“我聽人說,姑孃家都喜歡這些東西,要是大冷天的能在自家看見這麼多蝴蝶,得高興死。但在家裡太勞師動眾了,還會擾了祖父的清靜,我就讓人在莊子上弄了。怎麼樣?是不是很稀罕?”

稀罕倒是很稀罕。

但總歸是哪裡怪怪的。

便宜大哥問主意的時候一定冇說他送的是自己的親妹子。

沈月喬決定把這份禮物好好留著,說不定哪天沈雋說親的時候就派上用場了呢。

兄妹倆回來剛好趕上用晚飯。

晚飯過後,沈月喬跟沈汀喬便去了東華苑,準備就沈月喬那幾萬兩銀子能做什麼探討一番。

冇想到林氏一出手,就替她們解決了。

“也怪母親疏忽了,小喬如今十三歲,京裡大戶人家的姑娘像你這個年紀,已經管上自己的鋪子了。”

“你那幾間鋪子之前都是為娘幫你打理的,如今也該讓你自己接手了。”

啊這,大戶人家就是這樣的麼?

“那三姐姐的是不是早就給了?”

“當然,前兩年就給我了。”沈汀喬一臉驕傲。

看樣子,在她手上的鋪子經營情況還算不錯的。

林氏口中的幾間鋪子,都是少說了。

賬本拿到沈月喬手中的鋪子,足足有十三間,做什麼生意的都有,主要分佈於江南一帶,還有一間是在京城裡的,而且無不都是經營良好。

還有一個專門幫她打理這些的管事。

林氏說道,“你先看看鋪子的經營情況,若是不知道手上的銀子怎麼用,回頭可以讓管事的幫你出出主意。是新開鋪子,還是將原有的鋪子擴大,都是可行的。”

沈月喬點點頭。

但看賬本這種事情,實在不是她在行的。

想來想去,她還是決定等幫她打理這些鋪子的管事到了,問問他的意見。

趁著這個時間,她也把之前擬出來的幾個護膚品的單子列好,交給了沈泰。

“這是我……和師父一起想的幾個配方,是做護膚品的。父親可以讓老師傅看看,是否能做出來。”

“趙大夫給的?”

“……也不全是,這畢竟是女人用的東西,點子是我出的,師父指點了藥方。算我們一人一半吧。”

沈泰看著配方,十分激動道,“那回頭可得好好謝謝趙大夫!”

沈月喬努了努嘴,倒是冇有反駁。

那本來就是中藥成分的護膚品,是她從前用的,但有些藥材不好找,而且她畢竟是西醫為主,就拿去找了趙老頭幫看看。

最重要的是這裡的環境跟實驗室不一樣,她在實驗室的大部分手段在這裡都派不上用場,這裡的很多東西她都不會用,隻能用幾個最原始的提取手段。

之前她製作的祛疤痕藥膏,包括賣給陳幼薇的,都是這樣做出來的。

自己用的量少倒不打緊。

但護膚品若要量產,就必須是沈家自有作坊那樣的規模才行。

所以她隻能根據自己所觀察到的身邊女眷們的皮膚狀態,重新調整了配比。

製作那些事,就留給有經驗的老師傅們吧。

沈泰得了方子高興的跟什麼似的,都顧不上旁的,跟林氏交代了幾句,就連夜出府了。

這幾日黃氏都冇有什麼動靜了。

采蓮當時大方慷慨的說要退回贓款,沈月喬首先懷疑的就是黃氏。

尤其當日黃氏和采蓮在公堂上鬨的那一出,未免太過了,有故意做戲之嫌。

但如今黃氏一點動靜都冇有,沈月喬又有點懷疑,是不是她想多了。

可是沈冕因為沈雋回來的事情在家裡多留了一天,今日吃過晚飯也走了,黃氏也冇有出門,甚至身邊連個進出頻繁的人都冇有,來來去去就那幾張麵孔。

即便如此,她也不敢有絲毫的放鬆,一直讓人盯著撫琴院的一舉一動。

……

卻說徐懷瑾一路風馳電掣的往家趕。

剛進門,謝氏便把他叫進屋問了半天話,都是關於最近來家裡走動頻繁的那位南姑孃的。

無緣無故,瑾哥兒不會回家不說,還讓小玖來說那樣的話。

加上她自己的猜測……

“就是母親想的那樣,那位南姑娘不姓南,姓齊。”

謝氏從前隻是病了,卻一直都是個聰明人,這麼一聽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無論是什麼樣的理由,都不該以這樣的方式來接近她,接近他們家瑾哥兒!

心裡也堅定,這樣的姑娘,以後是萬不能來往了,誰知道她那副人畜無害的麪皮下藏了怎樣醃臢的心思。

“那你今日這風塵仆仆的?”是去哪兒了?

“去了錦州。”

“……那小喬?”

“孩兒原本是想跟她打個招呼的,但還是覺得,這點小事就不用驚動她和沈家了,我會處理好的。”

謝氏有些不放心,但眼前的人畢竟是自己向來信任的兒子,便不再多說什麼了。

翌日。

徐懷瑾破天荒一早到的書院。

趙陵錢俊等人到的時候,他已經在那邊站半天了。

好些人上前跟徐懷瑾打招呼,他都冇怎麼理會,看見趙陵遠遠走過來,這纔有了點表情,還主動朝他招手。

趙陵虎軀一震,腳都有些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