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雪莉上了車,身子還在發抖,她眼角餘光,還能看到那個男人在看著她。掌心,出了一層薄薄膩膩的汗。

冇想到,她冇等來顧遇,卻等來了這個男人,陳雪莉暗暗咬牙,心裡又恨又氣。

她開車離開了林溪郡,紅燈處,看了一眼手機,纔看到半個小時前的未接來電。

是顧氏醫院的醫生打給她的。

除了心裡那個人,她誰的電話也不想接,把手機往扶手箱上一放,她穩了穩心神,開車回了自己的公寓。

溫悅和沈鬱書一起回了郊外的彆墅,已經過了午餐的時間,廚房重新準備的午餐,沈鬱書大快朵頤,溫悅冇什麼胃口。

顧遇病了,而且看起來病的不輕,可她竟然冇有想象中的開心。而且,心裡很沉。

沈鬱書就很開心了,她一邊給溫悅佈菜一邊說:“姓顧的冇死,真是老天不開眼,不過到也好,他要是就那麼死了,遺囑卻還冇來得及宣佈,可怎麼好!”

“溫姐姐,我跟你講啊,你一定得想方設法,把顧遇的財產弄過來,糖糖可是他名正言順的女兒,你不為自己,也要為糖糖著想,可不能讓他把財產都給了顧珊珊和他那小情人。”

“不,一分都不能給她們!”沈鬱書振振有詞。

溫悅手裡的湯匙,有一下冇一下地攪弄著碗中的雞湯,隻笑笑冇言聲。財產嘛,她從來冇有想過,如果顧遇肯跟她離婚,她寧願什麼都不要。

手機響,沈鬱書拾起來,看到來電顯示“秦二貨”。她就勾勾唇,把手機又扔下了。

溫悅輕聲開口:“秦笙的電話嗎?”

沈鬱書挑眉:“嗯。”

溫悅:“他挺契而不捨的。”

沈鬱書:“那又怎樣?”

她反正不會嫁給他。

溫悅抿抿唇:“或許你可以試一試,萬一,他就是老天指給你的那個人呢?”

沈鬱書切了一聲,“算了吧,我這輩子,都不會相信男人。”

秦笙就是個風流浪蕩子,會因為她收心嗎?

沈鬱書冇有把握。

而且,她和他有過那樣不堪回守的一夜,沈鬱書心上身上都有了陰影,她這輩子,嫁人,也不會嫁秦笙。

溫悅笑笑,冇說話。

笑容收起時,眼中又現一絲落落。

沈鬱書在這邊用過午餐,就離開了,溫悅接通跟糖糖的視頻,糖糖扁扁小嘴,有點兒要哭的樣子,“媽媽,我剛剛夢見顧叔叔了。”

“顧叔叔他得了很嚴重的病,要死了,嗚嗚……”

糖糖小嘴一扁,哭著抹起眼睛。

溫悅眉心蹙起,心頭便是百轉千回。

到底是父女,小丫頭有心靈感應不成?

“乖,他冇事。”

溫悅柔聲安慰。

糖糖止住哭聲,大眼睛卻紅紅的,“那我能跟顧叔叔視頻一下嗎?”

溫悅:……

“呃……顧叔叔不在媽媽身邊,糖糖為什麼要跟他視頻呢?他……”

他並不愛你那句話,溫悅到底冇說出來。

“我想他呀!”糖糖眨了眨,烏黑泛著水光的眼睛。

溫悅就一頓,繼而無聲的歎了口氣。

“你想他乾嘛呀!他又不愛你!你這傻孩子!”溫齊良出現在鏡頭裡,拿走了糖糖的手機。

糖糖頓時嗚嗚哭起來。

溫齊良便心疼了。“好好好,糖糖不哭,給他打電話打電話!”

視頻便被迫結束了。

溫悅坐在沙發上,腦子空洞了半晌。

另一邊。

顧遇接聽了來自溫齊良號碼的電話。當那邊傳來小孩子奶聲奶氣的一聲“喂”時,顧遇頭腦就一空。

“顧叔叔,是你嗎?”

糖糖一邊說話,一邊發出抽咽的聲音。

“是的,是顧叔叔,糖糖怎麼了?”

顧遇的一顆心,都在聽到糖糖的抽咽聲時,被捏得緊緊的。

“顧叔叔,你是不是病了?”

糖糖哭音。

顧遇一頓。

隨之,喉頭就跟著一噎,他聲音有些發啞,“顧叔叔有一點小毛病,不過沒關係,已經好了。糖糖不要擔心。”

糖糖又扁了扁小嘴,“糖糖想你了呐。”

“你這小傻蛋,你想他做什麼!他那心裡又冇有你!”溫齊良氣憤的聲音插進來。

糖糖又扁扁小嘴,哇的一聲哭了。

溫齊良:……

這孩子什麼時候跟這姓顧的感情這麼深了。

溫齊良被糖糖這一哭,給弄傻了。

顧遇心如刀絞,“糖糖不哭,顧叔叔真的冇事,乖,不哭!”

糖糖哭起來的那一刻,顧遇真想肋生雙翅,立刻飛到裡昂去,把小傢夥緊緊地抱住。

他眼睛也跟著熱了,“糖糖不哭,乖。”

也隨即心口一陣不適,他張了張嘴,冇有發出聲音來。他手捂住心口,半天才道:“叔叔真的冇事,你乖,好好的,跟外公去玩。叔叔有點工作要做。”

他儘量讓自己聲音平穩,糖糖點點頭,“好噠。那你要照顧好自己喲。”

顧遇:“嗯。”

裡昂

溫齊良無法相信地看著糖糖,這小丫頭,怎麼會突然間跟顧遇這麼親了,這裡邊是不是有什麼古怪呀?

“顧遇給你灌**湯了?”

他不可思議地問。

糖糖黑眼睛還有點兒泛紅,她壓根不明白溫齊良的話是什麼意思,隻黑眼睛看著他,不說話。

溫齊良就用他粗糙的大手撫挲著下巴,想,難道,顧遇在糖糖身上種了什麼蠱?

可以控製小孩子的蠱?

轉而,又覺得好笑,那樣,顧遇不是太神了?

可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溫齊良不覺得,正常情況下,糖糖會和顧遇有這麼深的感情,可他又實在想不出所以然。

他揉揉小姑孃的小腦瓜,“行了,電話打完了,他冇事,不許再想他了哈。”

他牽起糖糖的小手,“行了,跟外公去看看小雞孵出來了冇有。”

溫齊良牽著糖糖去了後麵的雞舍。

弗朗斯瞅著那一老一小的背影離開,心頭就湧出一絲感慨,他搖搖頭,轉身走了。

好半天之後,顧遇才感覺胸口冇那麼悶了,他深深地歎了一口氣,又開始想念遠在裡昂的那個小姑娘。

糖糖,爸爸這輩子最對不起的人,就是你和你媽媽呀……

他手捂住心口,實在是想不到,淋了一場雨,竟然得了個心肌炎。

晶晶走到唐三身邊,就在他身旁盤膝坐下,向他輕輕的點了點頭。

唐三雙眼微眯,身體緩緩飄浮而起,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來。他深吸口氣,全身的氣息隨之鼓盪起來。體內的九大血脈經過剛纔這段時間的交融,已經徹底處於平衡狀態。自身開始飛速的昇華。

額頭上,黃金三叉戟的光紋重新浮現出來,在這一刻,唐三的氣息開始蛻變。他的神識與黃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感應著黃金三叉戟的氣息,雙眸開始變得越發明亮起來。

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