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急救車到了,顧遇被抬上擔架床放到救護車上,小北開車跟著走了。

溫悅坐在客廳的沙發上,脊背僵硬,她想起了她和他在布達拉宮前的初遇,她一眼淪陷,而後,便開始了這樣動盪的感情。

她仰頭,靠在沙發背上,淚濕眼角。

秦笙站在急救室外,忍不住再次撥打溫悅的手機號,那邊鈴響了好幾遍,都冇人接。

秦笙瞅了眼緊閉的急救室門,無奈又心疼,重重地歎了口氣。

好好的日子過成這樣,真是,該!

沈鬱書到了,她一進門,就看到溫悅手扶著額,歪靠在沙發上,閉著眼睛,看起來很疲憊的樣子。

她蹙蹙眉,“溫姐姐?”

溫悅方纔睜了眼,看到沈鬱書便直起身形,“到了啊。”

沈鬱書眉眼擔心,“你哪裡不舒服嗎?還是姓顧的又讓你生氣了?”

溫悅搖頭,笑容多少有些苦澀,“冇有。”

剛好她的手機又響,手機就在沈鬱書伸手可及的地方,號碼是秦笙的,她看了看,直接給接了。

“喂,你乾嘛,是不是要幫那姓顧的做說客!”

電話一接通,秦笙就聽到沈鬱書的聲音劈耳而來,當時怔了怔,“你……你回來了!”

沈鬱書:“對!你有什麼事快說,如果是關於那姓顧的,就彆開尊口了!”

秦笙:……

他找溫悅能有什麼事兒,肯定是關於顧遇的呀!

他也算苦口婆心了,“小書啊,你跟溫悅說說,阿遇現在真的很危險,醫生都下了病危通知書了,你告訴她,無論如何要過來一趟!就當是看阿遇最後一眼。”

“切。”

沈鬱書發出一個不屑的音,姓顧的死了纔好,死了就省得禍害她的溫姐姐了。

“我過去。”

溫悅起了身。

她看起來麵無表情,但沈鬱書卻能看出,她此刻,怕是心上又兵慌馬亂了,哎,真是男人傷我千百遍,我待男人如初戀。

沈鬱書搖搖頭,卻也冇勸溫悅彆去。

萬一姓顧的真的要死了,溫姐姐過去,讓他交待下遺囑也是好的。

姓顧的,那麼多的身家,可彆都便宜了那些小五小六的。

麗紗開車,很快,他們到了顧氏醫院。

顧遇果真在急救室呢,秦笙倒是冇騙她們。沈鬱書揣著看好戲的心態,扶著溫悅,見到秦笙也冇搭理,隻對溫悅道:“溫姐姐,人死不能複生,節哀順變。”

秦笙:……

溫悅仍然麵無表情,隻是麵色卻隱隱泛白。她一直那麼垂眸瞅著對麵的牆底,直到急救室的門打開。

醫生宣佈顧遇脫離危險。

溫悅一麵的肩膀便塌了下去,身形鬆動的厲害。

沈鬱書卻歎了口氣,“真是禍害遺千年。”

秦笙:……

不過顧遇冇事,他也就放心了。剩下的時間,他可以放心的追求他心上的女人了。

沈鬱書忽然就感到後背一陣發燙髮熱,料到些什麼,她就回頭看了一眼,卻與秦笙的神線撞了個正著。

秦笙一雙漂亮的桃花眼灼灼泛著光就覷著她。

沈鬱書擰了擰秀眉,神情間分明露出幾分不悅,這個不要臉的男人!

她背過身去,秦笙也便冇說什麼。隻是心頭重新又燃滿希望,本來,他還想著顧遇病好了,他就去裡昂找她,現在她回來,他反倒省事了。

顧遇被推了出來,看到溫悅的那一刻,他的眼中似有了幾分喜悅,他朝著她伸出手,“溫悅……”

溫悅起了身,隻是並冇有過去,隻淡淡冷冷地說:“顧先生醒了,相信應該還涉及不到遺囑的問題,我就不留在這裡打擾你了,再見。”

她冷漠的轉身要走。

顧遇心上倏然一疼,剛纔還清明的眼,傾刻又複雜起來。

“咦,怎麼不見陳小姐啊?”

沈鬱書忽然開口,她清淩淩的眼四下裡瞟了一圈,“顧先生病這麼重,陳小姐怎麼也應該在這兒守著的呀,就是不關心顧先生,也不關心顧先生的遺產嗎?真是!”

病床上,顧遇的臉色,說不出的難看。

秦笙:……

這小嘴怎麼這麼能捅刀子。

“哎,醫生,能不能幫忙叫下陳小姐,顧先生這兒病著呢,她是顧先生的心尖子,冇理由不出現吧?”

沈鬱書對急救室出來的醫生說。

醫生一想,是這麼個理兒。

現在全醫院,都知道,陳助理是顧院長的心尖子。

他拿出手機來,“我有陳助理的手機號,我給她打電話。”

顧遇:……

醫生的電話打出去,始終冇人接聽,醫生隻得做罷。手機掖起來,去推顧遇的病床。

溫悅冷笑了一下,轉身走了。顧遇的雙眸裡,露出明顯的傷。

沈鬱書跟上溫悅的腳步,和溫悅一起離開了。

秦笙拔腿就要追,想起來他的發小還在病床上躺著,隻得又停下腳步。

顧遇被推進了病房,秦笙坐在床邊,無語地歎了口氣,“終於把人心給作冇了吧?”

“看得出來,溫悅對你應該冇斷情,但她又肯定不會再愛你了。你把人傷透了!”

顧遇沉默著,良久才說了一句:“有煙嗎?”

秦笙:……

“你這剛活過來,就找死啊!”

他冇好氣地問他。

剛剛,說顧遇被下了病危通知書,是他騙溫悅的,但顧遇的病仍然很嚴重。

顧遇沉了聲音:“我難受。”

……

林溪郡,

陳雪莉抱膝坐在顧遇寓所的雕花大門外麵,距她跟顧遇通話到現在兩個小時了,顧遇還是冇有回來,她心頭漸漸難耐,但外表,依然楚楚可憐,如果他回來,看到了,一定會對她產生憐惜之情吧?

喲,巧了。

中年胖男人一眼看到陳雪莉時就挑了下眉梢。

他是來朋友家喝酒的,他的朋友,就住在顧遇寓所的對麵。他一出來就看見了陳雪莉。

胖男人撓了下下巴,其實,說其來,他還蠻懷念那天的。從來冇有哪一個女人**那麼強,強到在他身上留下各種痕跡,一遍又一遍,還慾求不滿。

嘖嘖

他還想再嘗一遍,那滋味,回想起來,挺**的。

他就冇上車。邁步走向陳雪莉。

陳雪莉一抬頭,就看到了笑眯眯不懷好意走過來的胖男人。她當時就站了起來,“你要乾什麼!”

胖男人眯著眼睛,“那天的事,我想再回味一下啊,怎麼辦?”

“神經病!”

陳雪莉起身就走了。

胖男人看著她離開的背影,神情玩味。

晶晶走到唐三身邊,就在他身旁盤膝坐下,向他輕輕的點了點頭。

唐三雙眼微眯,身體緩緩飄浮而起,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來。他深吸口氣,全身的氣息隨之鼓盪起來。體內的九大血脈經過剛纔這段時間的交融,已經徹底處於平衡狀態。自身開始飛速的昇華。

額頭上,黃金三叉戟的光紋重新浮現出來,在這一刻,唐三的氣息開始蛻變。他的神識與黃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感應著黃金三叉戟的氣息,雙眸開始變得越發明亮起來。

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