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說 >  問劍 >   第九十七章 開學

-

慶祝喬遷之喜的宴席並冇有持續太久,程居岫三位學宮弟子百事纏身,還有自己的事情要去處理,

而楊域、雍宏忠、紀琳琅他們,也要為未來的學宮生活做準備。

楊域家裡連辦了六天流水酒席,任何人隻要過來喊一聲“楊七郎才高八鬥”、“楊七郎學富五車”、“楊七郎敏而好學”,就能免費吃喝。

就這樣,楊域家裡還嫌酒席場麵,比長安城裡其他幾戶有子弟考進學宮的人家冷清。

雍宏忠和紀琳琅,則要寫信回家,告知父母喜訊,讓家裡人不用擔心。

另外紀琳琅還告訴了李昂一件趣事——洢州城那位以賣綠豆成名的福醫於淼水,這段時間也在熱切打聽今年學宮考試的經過。

當李昂初試第二的訊息傳回洢州城時,於淼水麵如死灰,關門歇業。

當李昂複試第一的訊息傳回洢州城時,於淼水家門緊閉,院子裡不斷傳來哭聲。

當李昂被奚陽羽判定為終生無法修行的訊息傳回時,於淼水又喜出望外,院子裡的哭聲又停了。

而當塵埃落定,李昂成為洢州第一個學宮狀元的訊息傳回後,於淼水在家裡呆坐了一整天,不吃不喝,

次日容貌憔悴,像是老了幾十歲一般,主動拖家帶口,去洢州橋頭的蘭生樓找到了宋紹元的母親宋姨,

跪地懇求,將於家在洢州城裡的藥鋪產業、宅院,低價賣給了宋姨——看那陣勢,如果宋姨實在不收,對方就要跳江了。

宋姨無奈之下,隻好低價買下了產業,而於淼水也千恩萬謝帶著家人離開了洢州,去往外地。

次日從洢州寄到長安的信上,也說明瞭這些內容。

信上宋姨先是向李昂表達了她擅自做決定的歉意,並附上了於家三分之一產業按正常價格賣出去的飛票,總共一千五百貫——另三分之二需要等到剩餘房子賣出去後再寄到長安。

然後宋姨又在信上,請李昂好好勸慰一下宋紹元,讓他冇考上學宮也不要傷心難過,可以先在長安再待半年,參加明年二月的科舉。

傷心難過...

李昂看著信件,想到和尤都知過得如膠似漆的宋紹元,表情古怪有些古怪。

明年,明年如果宋姨來長安看望,隻怕孫子都有了。

這都什麼事兒。

李昂搖了搖頭,放下信件。宋紹元學習頗為刻苦,何況尤都知自身的文采也很高,考科舉把握還是比較大的。

於淼水的事情隻是一小段插曲,李昂將那一千五百貫隨手收了起來。

這段時間,他主要在忙兩件事。

第一件就是見兵部、戶部、工部、太常寺、太醫署的人。

兵部需要李昂協助製定如果虞國向南用兵時,可能遇到的瘧疾方麵的相關問題。比如駐紮兵營時的防蚊、滅蚊策略。

戶部和太常寺向李昂資訊助產鉗的相關事宜,比如在學宮刊物上發表文章,講解助產鉗使用方法與注意要點,以及讓太醫署在各州的醫師,召集本州的產婆,推廣使用助產鉗等等。

順便李昂以文字形式,寫下了生產和產後護理的注意事項。

比如產婆要洗手,助產鉗和床褥要消毒,加強產婦孕期保健,注意均衡營養,增強體質雲雲。

這屬於是破罐破摔了,瘧疾的事情相對比較敏感,不好把李昂的名字張貼出去,助產鉗就冇有這個忌諱。

按照兩部官員的說法,陛下和皇後都打算好好宣傳一下李昂的功績,婦科聖手這個稱呼怎麼也跑不了。

既然這樣,還不如把產婦護理宣傳的事情做做好,也能多救一些人命——產婦在生產和生產後護理階段的死亡率,在虞國某些極度落後地區高達百分之一點五,

許多都是衛生觀念落後導致。

而工部上門,則是長安的防蚊事宜——儘管學宮的澹台樂山司業,已經和他的學生,重新修改了長安水渠建造圖,但在具體防蚊方略上,還是要再來谘詢李昂。

比如防蚊蚊帳怎麼製作,該用什麼植物來驅蚊,如果要在水渠養魚來吞食孑孓,該養哪種魚比較好等等。

由於長安人多嘴雜,也不知怎麼回事兒,工部的具體政策還冇製定出來,坊市間就已經開始流傳蚊蟲致病的訊息了。

大戶人家紛紛開始在廳堂、臥室裡懸掛絲綢蚊帳,材質差一點的麻布蚊帳也被搶售一空,導致長安布價原地上漲。

這些事情自有專業人士處理,李昂冇太在意,把自己關在宅子裡,對外宣稱要研讀太醫署送來的醫書典籍。

實際上,則是用那一千五百貫,在長安西市金店裡,買了金銀等貴重金屬,繼續研究墨絲。

將貴金屬餵給墨絲,確實能在不影響自身體積、體重的情況下,增加墨絲強度,提升身體機能,優化靈脈傳導效率。

進度越快,消耗得金銀也就越多。

目前李昂消耗掉了約一百五十兩黃金,五百兩純銀,

將靈脈,從顱中斷劍時的六條半,增強到了大約九根靈脈的水準。

如果能吞噬更多金銀,靈脈強度甚至可以達到十三根、十四根,越來越接近於學宮概念中的天才。

“聽說裴靜的靈脈天賦就是十四根,萬萬人中纔有的資質。

而柳葉眉也絕對不差。

要想追上乃至超越他們的先天資質,還需要更多的錢才行...”

房間裡,李昂搖頭吐槽道:“這算是氪金創造快樂嗎?”

長安金價,一兩要賣十七貫五百文。

一千五百貫,連百兩黃金都買不起。

必須要開拓新的財源。

李昂思索斂財方法之餘,也在關心著鎮撫司的訊息。

焦成的失蹤,在平康坊和長安幫派中剛引起些微波瀾,就被上麵的人出手平息。

焦成是某位或者某些權貴斂財的工具,冇人希望他的死被廣泛注意。所以冇過多久,平康坊就迎來了一位新管事,

而焦成原本住著的樓閣,也被一場大火所吞冇焚燬。

至於鎮撫司有冇有繼續追查,有冇有從地宮中挖掘出更多線索,聯絡到失蹤的焦成乃至李昂...

這些資訊,李昂也無從獲知,隻能暗中搜尋資訊,繼續等待。

半月時間轉瞬即逝,終於,學宮開學的日子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