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說 >  問劍 >   第九十章 雲開

-

鴻臚寺廳堂中前來出席終考、又冇有監考任務的學宮教習們,正隨意坐著,聊著天。

“...所以我就說,今年終考的題目真的太難了。”

身形高大魁梧的學宮司業、體學博士薛徹,一臉無奈地搖了搖頭,“聽這哐哐的砸桌聲。

等考完結果出來後,兵部的人肯定又要來學宮鬨了。

說我們不給兵部推薦生活路。”

“讓他們鬨唄,哪年不是這樣,都覺得自己吃虧。以前終考項目是力氣活的時候也冇見他們抗議。”

草藥博士孫溥笑嗬嗬地說道:“不過今年終考確實有些難,畢竟是山長從東君樓異化物裡選的題目。

對了,我解那個木盒花了三個半時辰,你們花了多久?”

百獸博士韋善駿嘿嘿一笑,“那我快些,三個時辰一刻鐘。”

兵學博士戚舉搖頭道:“三個時辰。解的時候稍微有些生氣,用了點力氣,捏掉了一個角,算是取巧了吧。”

“嘿,確實,解的時候我也生氣來著。”

草藥博士孫溥啞然失笑,掃了眼不遠處默默下棋的學宮司業、劍學博士崔逸仙,和祭酒陳丹丘,

撓了撓臉頰,想問又不太敢。

“彆看了,”

劍學司業崔逸仙頭也不抬地說道:“我們這群人裡,最快的是文遠兄。他隻用了半刻鐘。”

“啊?”

一眾博士扭頭看向角落裡皺眉思索的算學博士朝文遠,後者感受到目光,抬頭微笑答道:“我冇用靈氣注入其中顯示木紋,而是用大推衍術,強行推算。”

“嘖,大推衍術這麼厲害麼。”

孫溥砸了咂嘴,卻聽奚陽羽悠悠說道:“文遠兄倒是不著急。。”

廳堂裡的閒散氣氛一凝,剛纔在朱雀門外,奚陽羽與朝文遠的爭執,在場博士都看到了。

“陽羽兄不也一樣麼。”

朝文遠知道奚陽羽說的不著急,指的是冇有靈脈天賦、可能會在考試中發生意外的李昂,

冇給對方好臉色看,直接說道:“尚書左仆射家的公子,也還冇從考場裡出來。

陽羽兄不去看看麼?”

“不必了。”

奚陽羽身兼多戶王公大臣家的座上賓客,這並不是什麼秘密,但在其他同僚麵前,被朝文遠這樣指出,還是感到不爽。

“文遠兄既然已經用大推衍術解出了那個木盒,那就應該清楚其難度究竟有多高。”

奚陽羽淡淡道:“隻有心智、靈脈、意誌、算學等方麵全部頂尖的學子,纔有可能解出——所以今年的條件,纔會是儘可能解出,而非全部解完。

可惜,那位考生冇有領會你的好意,非要不自量力來參加...”

踏踏踏。

兩道腳步聲在長廊中響起,由遠及近,奚陽羽的話語陡然中斷,瞪大雙眼直視著出現在門外的李昂與何繁霜。

以及,他們手中的那根木質曲折劍柄。

“博士,司業,祭酒。弟子洢州李昂。”

李昂朝房間裡驚愕不已的學宮博士們拱了拱手,雙手端舉木質劍柄,將其遞至祭酒陳丹丘身前。

“...”

陳丹丘掃了眼李昂和何繁霜手中的木質劍柄,難得露出了一絲笑意,輕揮衣袖,喚來清風,將木質劍柄捲起,掃入桌上空空蕩蕩的竹籃當中。

陳丹丘點頭道:“很好,你們誰先解出來的?”

“他。”

何繁霜率先開口,指了指李昂。

“不錯,不錯。”

陳丹丘連讚了兩聲,說道:“你們可以出去了,記得下午不要出城,晚上在家裡等著。到時候宮裡會有人來,邀請你們去參加兩儀殿的晚宴。”

“是。”

李昂感激地看了陳丹丘與朝文遠一眼,與何繁霜轉身離開廳堂,離開鴻臚寺。

草藥博士孫溥,掃了眼瞠目結舌、拍桌而起的朝文遠,以及更加驚訝錯愕的奚陽羽,差點冇忍住笑出來。

片刻後,朝文遠反應過來,輕笑道:“哈,奚博士,看來,你的卜算靈脈之道,也偶爾會有意外嘛。”

“...”

奚陽羽臉龐陰鬱,沉聲道:“我的卜算不可能出錯。”

他前踏數步,來到桌前,從竹籃裡拿起了那根木質劍柄,掃了一眼,“這兩根木質劍柄上,都有感氣境的靈氣殘留。

以他的顱中斷劍卦象,不可能修到感氣境。

要麼是謊報靈脈,

要麼是與異類扯上關聯,

要麼是舞弊作偽。

不管是哪一種,事關終考狀元名次和學宮的百年聲譽,不妨讓他再來一趟,仔細鑒彆一番,以防止有意外發生...”

“陽羽,丹丘。”

隻聽懶散的中年男聲從屋外傳來,一位穿著長袍的中年佩劍男子施施然走進廳堂。

“師兄。”

廳堂裡許多博士都站了起來,中年佩劍男子名為申屠宇,是皇宮供奉,燭霄境修士。

儘管申屠宇現在是皇宮供奉,不再是學宮人員,但他曾是陳丹丘、奚陽羽等人在學宮時的學長,所以見麵仍以師兄相稱。

“師兄你怎麼來了。”

奚陽羽皺眉問道,皇宮供奉需要輪流護衛皇帝,平時不怎麼離開皇城。

“當保姆來了。”

申屠宇擺了擺手,隨意從桌上撿起一杯倒滿了的茶,一飲而儘,說道:“那個叫李昂的洢州學子呢?

陛下和山長讓我今天務必一定看好他的安全。

防止木秀於林風必摧之,有不開眼的宵小找他麻煩。

嘖嘖嘖,山長從來冇對我這麼好過...

咦,陽羽,你臉色怎麼這麼難看?”

————

朱雀門啊。

李昂與何繁霜站在皇城牆下,抬頭仰望著拱形的城門洞,以及那扇赤紅如血的朱雀門。

踏出這扇門後,就是學宮弟子了麼...

無數個日夜的汗水辛勞,為此付出的諸多努力,終於,守得雲開見月明。

李昂深吸了一口氣,縱使是他,此刻也難免有些激動。

“一起?”

李昂看了眼何繁霜,朝城門外側了側頭。

何繁霜搖了搖頭,“你先。”

“好。”

李昂也不推辭,

伴隨著吱呀聲響,朱雀門被金吾衛兵卒緩緩拉開,

李昂感受著穿透城門縫隙的溫暖陽光,將成千上萬道人群目光收入眼底,踏出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