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說 >  問劍 >   第八十九章 祥瑞

-

“山長。”

皇帝不敢等在原地讓對方過來,快步走出數十步,來到學宮山長連玄霄和澹台樂山身前。

“陛下。”

在其他臣子麵前,連玄霄隨意抬手行了一記叉手禮,便從澹台樂山手中接過一張畫著圖畫的寬幅紙張,遞給皇帝。

虞帝接過圖畫,這是張精美絕倫的長安輿圖,上麵仔細畫著長安的坊市建築、田地、橋梁、水渠、河流、車馬行人,纖毫畢現,栩栩如生。

唯一讓人覺得不適的,是其中散佈著大量密密麻麻的黑色小點,看之生厭。

虞帝皺眉道:“這是...”

“原本應該在今年秋季爆發的長安瘧疾。”

連玄霄掃了眼一旁的皇後、大臣還有程居岫,沉聲道:“【長安微景】給出的結果。”

虞帝眼皮一跳,一旁的戶部尚書與太常寺卿身軀搖了一下,下意識地看向那張圖紙。

代號【詭-1-17】的【長安微景】異化物,可以說是虞國的鎮國重器,

它的功能,是在輸入一定條件後,以長安地圖形式,給出根據該條件的推測預演結果。最遠能預言三個月後長安城的景象。

相當於一台範圍限定在長安城內的預言機。

比如,設定條件為【漕運係統未能把綱糧送到長安城】,

那麼給出的預言結果,就會顯示出長安城裡那些地方缺糧,糧價會漲多少,會有多少人因買不到買不起糧食而餓死。

又或者,當反常酷暑來臨時,把條件設定為【用符籙求雨降雨】,

那麼不止能預測求雨降雨是否成功,

還能預測出降雨成功後,長安城是否能恢複正常。

【長安微景】共有兩座,一座放在學宮東君樓,一座放在皇宮深處——由於啟用【長安微景】的代價昂貴、使用過程繁瑣複雜、預言結果需要專人解讀,且使用過後會有一段時間冷卻期,

所以就算是六部,想要用皇宮中的【長安微景】異化物,預言重要政策的未來結果,也需要向三高官官報備,並將計劃呈交給虞帝。

數百年來,【長安微景】從未出錯過,就算出錯也是被人為原因,錯誤解讀。

而當這幅圖畫,是由學宮山長遞來時,其正確性與可信性毋庸置疑。

今年秋季長安城必定會有瘧疾爆發,

或者說...哪一年冇有瘧疾?

虞帝眉頭緊鎖,嚴肅道:“山長是要朕提前讓太醫署、尚藥局、藥藏局準備好應對瘧疾嗎?”

虞國三大醫療機構中,尚藥局、藥藏局為皇室服務,

太醫署總攬全國醫政,既要教育培養醫師,編纂醫藥典籍,同時也為官員、軍隊、作役者、宮人、外國酋長渠帥等看病。

問題在於,太醫署總共隻有一千五百餘人,

其中還有大量府史、掌固等管理財貨文書出納的行政人員,以及不直接參與醫療的藥園師、藥園生。

真正能派上用場的少數醫師,每天給官吏、軍隊、宮人等看病,已經極度繁忙了,來不及也冇有能力治療長安城裡的普通百姓。

就算知道有瘧疾要來,能做的...很大程度上也隻是提前準備好藥材。

這還是在虞國有了學宮,對醫療比以前更加重視的情況下——虞初的時候,整個太醫署的常製員額,隻有三百四十一人。

“不。”

連玄霄搖了搖頭,拿出了第二張圖紙。

這張圖和第一張大體一致,都是長安地形地勢圖,

不同之處在於,這張地圖上,許多露天水渠被蓋上了石板,大量林地草叢被剷平,池塘坑窪被填上。

最重要的是,這張圖紙上的黑色斑點,大幅度減少。

“陛下,經證實,瘧疾的病因,並非邪氣乾犯或者瘧鬼,而是蚊蟲。”

連玄霄沉聲道:“第二幅圖中,隻是遮蓋了城中露天水渠,剷除了容易滋生蚊蟲的草叢和死水池塘,用艾草等物熏殺蚊蟲。

就將今年秋季會爆發瘧疾,消弭於無形。

拯救了成千上萬百姓。

臣懇請陛下,在長安偏南坊市中,先試行滅蚊方略,以觀其效。”

“瘧疾是蚊蟲所致...”

薛皇後驚愕失聲,一旁的戶部尚書與太常寺卿更是渾身一震。

瘧疾是當世最恐怖、危害最大的大規模疾病之一,無論《新菩薩經》還是《勸善經》,都將“虐病死”排在第一。

任何一個有常識的虞人都知道,能預防瘧疾代表著什麼——家家戶戶不用擔心突遭厄運,虞國的兵鋒也可以向南向西繼續推進。

瘧疾和瘴氣大致上是同一種疾病,北方稱瘧,南方稱瘴。

虞國南麵的周國,東南的南詔六國,西麵的荊國,西南的十萬荒山,之所以冇有被虞國征服,一是因為他們同樣也有修行者,

二是因為瘴疫——任何一場瘴氣瘧疾,都能夠殺死數以萬計的虞國士兵,讓虞國付出極其慘痛的代價,而得不到任何領土上的收穫。

“山長,”

虞帝心思如電,瞬間想明白了這一發現的價值——整個虞國未來百年的國策都將為之改動,遲遲冇能擴展的虞國地圖,也許將在他這一代或者下一代虞國君主那裡,再次擴張。

虞帝當即深吸了一口氣,嚴肅說道:“若非封無可封,朕一定要為山長您...”

“陛下,”

連玄霄打斷了虞帝的話語,笑容有些古怪,“這可不是老朽的功勞。”

“那...”

虞帝轉頭看向連玄霄旁邊的澹台樂山,後者苦笑著施禮道:“陛下,這也不是臣的發現。

而是前段時間聽一位姓李名昂的洢州士子提起的。”

“洢州士子?”

虞帝和薛皇後異口同聲,拔高了聲音,

戶部尚書和太常寺卿臉上的表情極為精彩,

而程居岫...則張著嘴巴,不知該作何表情。

程居岫其實今天早上纔到的長安,聽到李昂被奚陽羽判為無法修行的訊息,立刻知曉這是奚陽羽因與蒲留軒的陳年舊事,恨屋及烏,故意為難李昂。

由於程居岫回長安的時候,終考還在進行中,李昂已經在考場裡了,

程居岫當機立斷,通過在戶部和太常寺的同窗同學,將助產鉗的事情告知了戶部尚書和太常寺卿,邀請二人一同去皇城,將助產鉗這一祥瑞呈上給陛下。

以期盼事情能有所轉機。

不過...看這樣子,李昂又是治好了燕國公,又是發現瘧疾病因,讓山長和澹台樂山司業親自跑來皇城恭賀陛下...

他這兩三個月過得可真夠精彩的...

嗯,就算是冇通過終考,也一定能被山長特招入學。

程居岫暗中鬆了口氣,卻聽輕微腳步聲由遠及近。

一宦官內侍快步走來,“陛下,學宮終考,已經有考生答完出來了。”

“這麼快?不是說今年終考很難麼。既然是狀元,那就快帶進宮裡讓我見見吧...”

一天之內接到兩個絕好訊息,虞帝此刻心情大暢,說著說著陡然止住,表情古怪道:“等等,那個考生姓什麼?”

宦官不明其意,老實答道:“答完的考生有兩位,一位姓何,一位姓李。”

虞帝轉過頭,與薛皇後和山長對視一眼,哭笑不得。

“陛下,”

山長搖頭微笑道:“倒是不著急現在就讓他進宮。

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儘長安花。

少年人嘛,讓他,再開心開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