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說 >  問劍 >   第八十三章 前路

-

“什麼?!”

狄五冇有聽清李昂的話,低著頭喊道。

李昂大聲喊道:“所有噴氣孔洞都是兩兩一組!想辦法抓住兩邊孔洞上方的鏤空金屬板,輪流開關,重複數次,也許能讓罡風停止噴湧!”

“你怎麼...”

狄五的聲音被風聲掩蓋,他看了眼苦苦支撐的眾人,咬了咬牙,自己端舉盾牌,向前挪去,來到朱宇蔭旁邊,

按照李昂的吩咐,蹲在地上打開了關閉著的鏤空金屬板,並拉下了旁邊一塊金屬板。

和之前一樣,被拉上的第二扇金屬板,伴隨著一陣骨碌碌滾動聲,先是風勢減弱,再增強。

重複十餘次後,金屬板後方的空間中,驟然響起什麼東西碎裂的聲音,

兩扇金屬板所對應的孔洞,也不在湧出罡風。

‘有效!’

狄五驚愕地瞪大,朝地上的其餘幾人招了招手,眾人匍匐向前,繼續關閉了第二組、第三組、第四組罡氣通道。

一刻半後,貼近地表的罡氣通道被儘數關閉,縈繞在大廳中的罡風旋渦也減弱了不少,隻有穹頂下方位置,還有罡氣旋渦殘留。

死裡逃生的眾人,拉開了耗儘氣體的章島鬼榕呼吸器,躺在地上喘著粗氣,

臉上身上到處都是傷口的狄五走近過來,朝李昂拱了拱手,語氣恭敬道:“李小郎君,你是怎麼...”

“你是怎麼知道,反覆開關鏤空金屬板,能關閉罡氣通道的?”

同樣負著輕傷的朱宇蔭踏步走來,直接問道。

李昂瞥了他一眼,冇有直接回答,而是緩緩說道:“你們在河上駕駛過大船冇有?”

朱宇蔭聞言一愣,“什麼?”

“如果你們有豐富的駕船經驗,就應該知道,兩艘船不能過於靠近地並排航行在靜水或者流動水中——

一旦這種情況發生,兩艘船就會不受控製地彼此接近,撞在一起。

如果兩艘船是一前一後,貼近航行,那麼情況會更加危險。後方船隻會在水流作用下,撞向前方船隻。”

李昂隨意說著,心中默默道,在水流或氣流裡,如果速度小,壓強就大,如果速度大,壓強就小——這就是流體力學中的基礎理論,伯努利原理。

若將兩個氣球懸掛在繩上,彼此接近但隔著一段距離,朝中間吹氣時,由於中間氣流速度快,壓強小,兩個氣球就會相互靠近並撞擊。

異界記憶中,高鐵站台上劃出警戒黃線也是這個原理——如果靠近高速行駛的列車,會被驟然減小的氣壓,“推”向列車,造成事故。

“那些孔洞的原理也基本相同。

仔細看牆壁上的孔洞,都是兩兩一組,上方均有一塊鏤空金屬板。

當一扇金屬板關閉時,伴隨著山壁內的骨碌碌響動,風勢先弱後強。而臨近的孔洞則不再出風。”

李昂隨意道:“風勢是在滾動響聲發出後改變的,我猜測,兩個相鄰孔洞,各自有一條進氣通道,

兩條通道在一處腔室內彙合,並通往罡風的源頭。”

李昂隨手在地上畫了一副“丄”字型的示意圖,說道:“在腔室的凹陷處,有一顆球形物體——很可能是某種堅固的石球或者鐵球。

該物體位於腔室凹陷處,平時並不移動。

當左側鏤空金屬板關下時,腔室內的氣流,就會優先從右側的孔洞中湧出,

腔室右側氣流加速,生成力量,像是把石球給‘吸’了起來,滾動著堵住了通往右側孔洞的氣流通道。

此時,左側孔洞的氣流因堵塞而減弱——也就是一開始的無風時期。

但很快,由於氣流還是在源源不斷進入腔室,

而右側孔洞已經被石球堵塞,所以剩餘空氣隻能前往左側孔洞湧出,導致左側孔洞的罡氣流量不減反增。

簡單來講,腔室中的那顆石球,就是個方向選擇器。哪一邊堵塞,那一邊的氣流就會增強。

而我讓狄五做的,其實就是讓石球在腔室中來回滾動,用罡氣破壞石球,同時堵住兩邊氣流通道,同時減小兩邊的出風量。”

狄五等人感覺聽明白了,又冇有聽明白,

李昂看了朱宇蔭一眼,說道:“當然你按照六十四卦改變圖案位置的方法也可能有效。

總之,隻要能活下來就行。

不過因為各個腔室裡,石球隨時都有可能進一步粉碎,導致罡風再次生成。

最好儘快行動起來。”

聽到李昂的話語,焦成緊抿嘴唇,從地上站了起來。

甬道入口處的斷龍石堅不可摧,幾個刺青壯漢和兩名劍修都嘗試了一番,鑿是能鑿開,但所耗時間未知。

而他們帶來的融土符籙,見效也頗為緩慢。

焦成思索片刻後,留了五人在原地,繼續用融土符籙,融化斷龍石周邊的岩層,務必要在罡風重新生成時找到出路。

剩餘的人前往大廳中央,發現大廳中間的青銅門,嵌在一個可以旋轉的圓環當中,

撬開青銅門後,卻冇有看到通往下方的樓梯,而是看到了一汪粘稠漆黑、散發著刺鼻氣味的液體。

“這是...石脂?”

焦成驚愕萬分,拿過手下遞來的竹竿,伸入石脂,也就是石油層中攪動。

石油粘稠,冇有出口,冇有暗格。

青銅門下方的,真的就隻是一池石油而已。

“路呢?”

焦成攥緊了拳頭,掃視四周。

溶洞大廳隻有山體牆壁,冇有任何阻擋。從穹頂處的劍痕詩文來看,無疑是謫仙的手筆。

但最關鍵的路呢?

焦成讓手下仔細尋找四周痕跡,嘗試推動青銅門周圍的圓環,但這樣做,隻是能讓石油池子旋轉而已。

“難不成要點燃池子裡的石脂麼?”

焦成喃喃自語著,始終冇能下定決心。

石油易燃難滅,貿然將其點燃,不知道會引起什麼樣的後果。

“...”

李昂抬頭仰望穹頂,突然道:“穹頂上麵的,是琥珀麼?”

“嗯?”

焦成等人順著李昂的目光抬頭望去,隻見青銅門上方的穹頂處,隱隱閃爍著褐黃色光芒,像是一團琥珀,中間凝結著長條狀的鐵索陰影。

“如果路在穹頂上的話,就要點燃石脂池,融化上方的琥珀?”

李昂估量了一下與穹頂的距離,以及上層罡風的影響,突然意識到了石油池周圍可旋轉圓環的作用,喃喃道:“原來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