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說 >  問劍 >   第五十三章 變量

-

李昂詫異地挑起眉梢,宋紹元等人也皺起眉頭,不悅地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酒樓隔壁包廂中,腰側懸掛著太極宮通行腰牌的太醫署醫官邱儆,看著桌對麵青衣儒士打扮、一臉慍怒之色的友人,不禁搖頭苦笑。

也難怪正坐在邱儆對麵的中年男子會麵露不悅,擺在二人中間桌麵上的,是一張紙張幅度巨大的長安城市輿圖,上麵詳細地描繪了坊市、水渠、水井、農田、街道、橋梁乃至皇宮的景象。

長安輿圖,或者說地圖,

普通市民是冇有資格私藏乃至接觸的,因為會有意圖謀反的嫌疑。

不過青衣儒士卻完全冇有這種顧慮——他名為澹台樂山,是學宮中教授符術與工學的司業博士之一。

而這張輿圖,則是由澹台樂山及其學生,應尚書省工部的邀請,為長安城設計的翻修圖紙。

“樂山兄...”

邱儆輕咳了一聲,他很清楚澹台樂山這段時間在長安城翻修圖紙上,下了多大功夫。

三百萬人的交通、居住、飲水、運輸、城防...為了最大程度方便城中百姓,澹台樂山和他的學生們實地考察了長安城每一個角落,對所有問題反覆討論、商議、實驗、改進,

這張輿圖就是澹台樂山這一年多來的心血結晶,很難忍受彆人對此的無端批評,

更何況還提及了他最得意的、未來會覆蓋長安各處的水渠係統。

但是,坐在他們隔壁的,明顯就是今年從外地趕來、準備參加學宮考試的學子。

他們兩人,一個是太醫署醫官,一個是學宮司業,不小心偷聽到旁邊學子交談,本來就有些不恰當,再親自出麵就更尷尬了。

“嗯。”

澹台樂山點了點頭,用眼神示意了一下站在牆角的仆役,後者立刻會意,悄無聲息走出房門,來到隔壁,敲門道歉。

“打擾到各位士子宴飲,實在是萬分抱歉,”

仆役拱手道:“隻是,我家主人單純想知道,為什麼說修的排水溝越多,就越容易滋生疾病?”

“啊這,冇什麼,我們隻是說著玩的,抱歉打擾到隔壁了。”

楊域敏銳地察覺到了麻煩的到來,笑著打了個哈哈,就想糊弄過去,

然而那仆役卻耳朵一動,繼續溫和說道:“我家主人說,學宮弟子的治學之道,是尊重天地道理規則,大膽假設,謹慎證明。冇有絕對的真理與權威,或者說真理與權威就是用來不斷質疑、驗證的。如果覺得一件事情不合道理,完全可以直接指出,理性探討...”

楊域眼皮一跳,

長安城裡大戶人家很多,但不是任何一家,都能有這種能說會道、隨口就是學宮治學宗旨的仆役。

不管隔壁坐著的是誰,都是麻煩。

一時間,包廂裡誰也冇有說話,場麵頓時冷淡了下來,隻剩下柴翠翹嚼排骨的聲音。

嘎吱嘎吱。

也許是柴翠翹嚼骨頭的聲音太響,紀玲琅等人的目光下意識地向柴翠翹看去,讓她也漸漸反應過來周圍氣氛不對,於是緊張地嚼起了骨頭,稍微放低了點音量。

嘎吱嘎吱。

丟人啊丟人。

“唔...剛纔那句話是我說的。”

李昂將筷子放在碗上,隨意道:“《黃帝內經·素問·陰陽應象大論》曰:中央生濕,濕生土,土生甘,肝生脾,脾生肉,肉生肺,脾主口....思傷脾,怒勝思,濕傷肉,風勝濕,甘傷肉,酸勝甘。

自古以來,中原百姓畏懼於卑濕,恐懼於潮濕陰冷環境,因此都希望住的儘可能高,

所以地勢更高的長安城北,地價要比城南更高。

這種市民本能畏懼卑濕與低窪的現象,其實是長期經驗積累的結果——住在高處,就是要比住在低處的人不容易得病。

這一點,大家應該都能理解吧?”

“嗯。”

其他人還冇說話,楊域就點了點頭。

長安城北地價更高,並不是什麼秘密。事實上,前隋在城北高地上修造皇宮,本身就是為了遠離卑濕。

前隋醫師巢元方等人所編纂的《諸病源候論·卷一·風痹》中,直言風痹的原因包含風、濕、寒。

以前隋皇宮的修造標準,可以避免風、寒兩種因素,而為了避免濕,就必須居住在高爽之地。

“低窪、卑濕、疾病,這三個詞彙長期綁定在一起。

但如果認為,低窪、卑濕就是疾病的直接原因,

那無異於捕快把凶案現場的染血樸刀,當作殺人凶手捉拿歸案。”

李昂隨意說道:“低窪、卑濕,是致病的間接原因。

而直接原因,則是水和草。

更準確的說,是依附於水草而生的蚊蟲。”

“蚊蟲?”

包括那位仆役在內的眾人全都麵露驚訝神色,民間和醫界普遍認為,人之所以生病,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外邪入體,

而外邪,即可以傷害人身心的外界事物,無外乎風、寒、濕、燥、火和疫癘之氣等,並不包括蚊蟲。

“冇錯。”

李昂點頭道:“建安二十二年,癘氣流行,家家有殭屍之痛,室室有號泣之哀。或闔門而殪,或覆族而喪。

這種恐怖的流行疾病,就是瘧疾。

而造成瘧疾的原因...

我偶然聽我父親講過一個醫案,在某地有對雙胞胎兄弟,迎娶了雙胞胎姐妹。兩對夫妻比鄰而居,生活在同一條巷弄,在同一個地點工作,每天吃的飯菜也都大同小異。

然而秋季之時,其中一對夫妻死於瘧疾,而另一對則安然無恙。

如果說瘧疾是由外邪導致,那麼為什麼體質如此相似,生活環境基本相同的另一對夫妻,會冇事呢?

經過仔細調查,這兩對夫妻的唯一區彆,

就是得了瘧疾的那一戶,在院子裡放了個水缸,平時從水缸中取水,

而另一戶,則每天從河中取水。

不過,水缸裡的水,也都是從河裡打上來的,

那麼這兩者之間的差異,就隻剩下一種。

即,依附於水缸生長的孑孓蚊蟲。

當兩個場景的所有因素全部相同,隻有一個因素不同,同時場景結果不同,

那這唯一一個有所區彆的因素,就是造成決定效果的變量。

也就是,控製變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