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說 >  問劍 >   第五十一章 導遊

-

“何必三山待鸞鶴,年年此地是瀛洲。

長安,就在前麵了。”

負責招待學子遊覽長安的灰衣小廝,挺胸帶頭、一臉驕傲地走在隊伍最前麵,後麵跟著洢州、宣州、襄州等數個州府的學子。

宋紹元、翟逸明等人抬頭仰望著前方那彷彿高聳入雲的厚重城牆,由衷地發出讚歎、

“各位士子請跟我來,我們現在的地點,是長安南麵的明德門。”

名為烏十七的灰衣小廝,如同李昂異世界記憶中的導遊一般,微笑著帶領各州府學子來到大陸,站在通往城樓門的排隊隊伍中。

長安人口可達三百萬之巨,每天有大量的使者、官員、商人、農民、勞工需要進出城市,

現在纔剛剛辰初(早上七點),各個城樓門的道路上就排成了一條條長龍,並且隨著時間推移,排隊隊伍還在不斷變長。

“長安城整體形狀是個方形,東南西北四邊,各開著三座城門。北邊是光華門、景耀門、芳林門。東邊是通化門、春明門、延興門。西邊是開遠門、金光門、延平門。南邊是安化門、明德門、啟夏門。

共十二個城門連通的六條大街,是長安城最主要的交通乾線。

永昌年間的時候,聖後打算再在城牆上多開幾道城門,以緩解每天進出長安的運輸壓力,不過這個決議被三省駁回去了,理由是學宮優化了進城手續,不用在像以前一樣,要上百兵卒輪流駐守城門口,仔細拆開每一個進城人的包裹...”

伴隨著烏十七的導遊講解,排隊隊伍的前進速度逐漸加快,

很快李昂就看見在明德門下,坐在護欄後方披堅執銳的兵卒,以及他們所牽著的獵犬。

要進城者,不管是使者、官員,還是商人、農民,都需要走到兵卒身前,由獵犬仔細嗅探他們身上的衣物和行囊,

如果獵犬不發出任何叫聲,就能迅速通行,

而如果獵犬發出吠叫,那麼兵卒就會將其攔下,拆開包裹仔細檢查。

“那些獵犬都是鎮撫司鐘家飼養的。”

烏十七笑嗬嗬地說道:“他們家在前隋時期就出過一任學宮山長,此後一直為皇室和學宮飼養各個品種的獵犬。

從巴掌大小、宛如茶壺的巴兒狗,

到一人多高、能生撕虎豹的尋血獒犬,

連鎮撫司和各地衙門用來追蹤盜匪的細犬,也是他們用特殊方法飼養出來的。

每一隻由鐘家培育出來的獵犬,都有一本冊子,上麵詳細記載了犬的血統和所接受過的各項培訓流程。

比如追蹤野獸、長途跋涉,

或者聽懂指令,引導盲人外出,

又或者嗅探氣味,幫鎮撫司抓壞人,幫女主人抓丈夫的情婦。”

烏十七俏皮地撇了撇嘴,笑道:“每年不知道有多少官員豪商,被拂林狗從平康坊裡追著趕出來呢。”

平康坊是什麼地方,在場士子都有所耳聞,紛紛發出“我懂我懂”的笑聲,

人群中的女學子們,也個個眼眸放光,看樣子是想去養一隻萬能的獵犬,來鑒彆渣男,暴打小三。

“不過,天下養狗的商號雖多,卻隻有鐘家最為優秀。冇有鐘家蓋章的戶籍冊子,狗就隻是狗而已,不能算作獵犬。

而每一隻鐘家所出的獵犬,價格都在千貫以上,

能長距離嗅探氣味進行追蹤的,更是非賣品,尋常門路無法買到。”

烏十七笑著補充道:“當然,各位都是士子菁英,一定能考進學宮,到時候和鐘家子弟就是同學關係,討要一隻獵犬還是冇什麼問題的。”

“一千貫...”

人群中的李昂嘖了一聲,他現在的全部家當才四百九十貫,連半價的鐘家獵犬都買不起。

“一千貫,都能在洢州買十間普通點的房子了。”

一旁的柴翠翹也驚愕咋舌道:“這能買多少單籠金乳酥、曼陀樣夾餅、巨勝奴、貴妃紅、婆羅門輕高麵、禦黃王母飯、長生粥、生進鴨花湯餅...”

“你擱這報菜名呢?”

李昂翻了個白眼,“早飯冇吃飽啊。”

“早飯吃完了,這不就得吃午飯了麼?”

柴翠翹嚴肅認真道:“我已經半個時辰冇吃飯了。”

“烏十七,今天這麼早啊?”

鎮守明德門的兵卒認識烏十七,笑嗬嗬地開口詢問道:“帶學宮考生遊長安來了?”

“是啊。”

烏十七拘謹地拱手笑了笑,側過身來,讓宋紹元等各州學子走上前去,拿出過所(相當於通行證)等紙質檔案,驗明身份。

“嗯?”

李昂稍有些詫異地一挑眉梢,烏十七剛纔拱手的時候,袖口下方的手臂皮膚像是有一片青色紋身。

幫派中人?

雖然直接派來導遊的,不是學宮,而是太常寺下麵一個協助學宮招生的部門,不過派個幫派人員過來...

算了,反正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蛇有蛇路,鼠有鼠路嘛。

李昂並冇有在這件事上想太久,跟著宋紹元等人走上前去。

就像異世界裡的交通站安全檢查環節一樣,眾人提前解下了隨身攜帶的鐵器,特彆是佩劍、匕首,依次通過獵犬嗅探。

到李昂時,那隻黑橘相間的獵犬蹲在地上,猶豫片刻,還是朝著李昂腰側的藥箱叫了一聲。

“嗯?”

城門兵卒望了過來,“小郎君,你這箱子裡...”

“哦不好意思,差點忘了。”

李昂打開藥箱,展示裡麵的手術刀具,“在下是個大夫,箱子裡這些是我的醫療用具。”

“小刀,銀針,還有銀線?”

一個士兵好奇地從藥箱裡拿起了怪模怪樣的銀質助產鉗,“這個又是什麼?”

“彆亂動。”

領頭的軍士皺眉嗬斥了手下一句,“不是鋼鐵甲冑、弓弩部件或者煙花爆竹燃料等違禁品的,就可以放行。後麵的隊伍還等著呢。”

“是,校尉!”

年輕士兵嚇得一激靈,連忙將助產鉗小心翼翼地放回藥箱,後退半步讓李昂和柴翠翹通過。

還挺嚴格。

李昂和柴翠翹邁步走過城門,在經過城門的一瞬間,隱隱有種雨水淋過渾身的錯覺。

“嗯?”

李昂抬頭望向城洞上方,隻看見黑壓壓的厚重磚石。

長安的城防體係,似乎並不是隻有守城士兵和鎮撫司獵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