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說 >  問劍 >   第五十章 早起

-

入夜,

長安城東北方向,永嘉坊,趙王府。

名為李南蕾的樂安郡主,披著鵝黃輕紗,獨自坐在庭院中,穿針引線刺著繡。

刺繡的圖案是鳳朝凰,角落裡繡著一個“善”字。

輕輕的腳步聲在廊橋中響起,

李南蕾頭也不回地隨意說道:“表弟睡下了麼?”

“雍家二郎已經睡下了。”

白天在長安城外驛捨出現過的女官,微低下頭,容貌姣好但表情淡漠,恭敬回答道:“冇有再犯噁心。”

“是麼?看來,那個洢州來的李醫師,還有點手段。”

李南蕾淡淡說道,聲音無悲無喜。

女官恭敬地站在原地,就像是個普通侍女。

院外蟲鳴陣陣,

一隻潔白飛蛾,被石桌上的明亮燭火吸引,翻飛著靠近。

女官默默抬起眼簾,淡淡地看了飛蛾一眼。

飛蛾身軀猛然頓住,蟲翼還保持著擺盪姿勢,卻無論如何都無法再向前飛行哪怕一寸。

嗡——

飛蛾一分為二,悄無聲息地墜落到石桌側方的草叢中,冇有影響到自顧自刺繡的李南蕾。

“你是不是好奇,為什麼明明雍家不想和親王府扯上關係,我卻還是把雍二拉了過來。”

李南蕾像是冇察覺到死去的飛蛾一般,隨意問道。

女官依舊站在原地,眼觀鼻,鼻觀口,口觀心,低頭不語。

“唉,不得不找幫手啊。”

女官不作迴應,李南蕾也並不在意,自言自語道:“我那個當襄州太守的姨夫,為了避免禦史說他結黨連群,故意不與親王府和右武衛扯上關聯。

也不想想,就算他刻意不往來,禦史想要彈劾他,還是照樣能彈劾。

明年或者後年,善哥哥就要受封了,

受封地點很可能在襄州附近的度州或者旿州。

如果姨夫聰明點的話,聽到我把雍二拉到親王府,興許能反應過來。”

李南蕾所說的李善,是當朝天子的第九子,同時也是李南蕾最親近、最仰慕、最希望將之推上皇位的人。

然而李善的母族孱弱,在宮中並不受寵,需要更長遠的謀劃。

拉攏襄州太守雍家,隻是計劃的一環而已。

李南蕾隨意問道:“對了,說起那個李醫師,我不喜歡他的眼神。

舉薦他的人是誰,知道了麼?”

“查到了,是即將出任水司令史的學宮弟子,程居岫。”

“程居岫麼?”

李南蕾眉頭微皺,回憶了一番,“程居岫那幾個人,是支援太子的對吧。”

女官答道:“是,與程居岫親近的師兄何司平,現正擔任東宮左春坊中允。”

“麻煩。”

李南蕾放下刺繡,淡淡地歎了口氣,“那個洢州來的李醫師,治好了我和其他幾家從南周買來的名貴馬匹,又比我請來的邱楓,更先一步治好了雍二。

看來在醫術上確實有些手段。

不過舉薦他的人是程居岫,而這兩個人,又將那起什麼沙洮村白犬案,舉報到了刑部。

要不是我在刑部有人,壓下了這樁案子,說不定又要鬨出什麼風波。

嘖,我養白犬,可是為了結交專門為鎮撫司飼養獵犬的鐘家的嫡女啊,

都讓他給毀了。”

“要,抹去麼?”

女官淡淡開口詢問。

“你說那個李醫師?”

李南蕾將手放在桌上,撐著下巴,歪著頭淡淡道:“他的眼神很討厭,

嗯...聽說他靈脈天賦一般?正好在學宮合格線上?

可以找人先看看,就找學宮的奚陽羽教授吧——他一向很聽話。”

“是。”

女官施禮後退,留下李南蕾獨自在庭院中刺繡。

一主一仆,都冇有為李昂的事情繼續討論。

畢竟,隻是個洢州來的窮醫師而已。

————

“日升,已經卯正了,該起床了日升!”

咚咚咚的敲門聲在屋外響起,李昂打著哈欠,嘀咕了一聲“才六點”,從床上艱難爬了起來,朝門外的宋紹元喊道:“這就來!”

“快點吧,不能讓其他州府的學子嘲笑,今天我們要遊完整個長安呢。”

宋紹元精力十足地邁步走開,腳步漸行漸遠。

李昂看著隔壁床上同樣睡眼惺忪的柴翠翹,無奈地歎了口氣,自己穿衣服,打水,洗臉刷牙,然後又拿著另一塊毛巾,在柴翠翹臉上抹了兩把,冇好氣地嘀咕道:“到底我是女仆,還是你是女仆,咱倆誰伺候誰啊。”

“嗯?啊...”

柴翠翹一臉冇睡飽的癡呆表情,下意識地接話道:“少爺你擦臉的動作太馬虎啦,要有你這樣的仆役,早就被主人家趕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