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說 >  問劍 >   第四十八章 複位

-

“能,能治?”

雍宏忠又驚又喜地問道,這段時間他算是被這一蹲下來就頭暈的無名怪病折磨得心力憔悴,為了不讓人恥笑,一直刻意保持筆挺站姿、坐姿,

但每天晚上,在床上躺下睡覺時,仍有可能犯噁心,甚至嘔吐。

李昂淡定地點了點頭,“嗯。”

“李醫師,我家郎君到底得了什麼病?”

一旁的雍宏忠貼身老仆恭敬詢問,稱呼也從“小郎君”變成了“醫師”。

良性陣發性位置性眩暈。

或者說,耳石症。

李昂心中默唸著答案。

人類作為脊椎動物,之所以能在運動中平衡自身,主要是因為耳朵中有著調節身體平衡的器官。

該器官由三管兩囊組成,三管指的是前半規管、後半規管、水平半規管,負責感受頭的角度,

兩囊指的是球囊和橢圓囊。

兩囊的結構中,有一些碳酸鈣鹽結晶,狀如小石或者粉筆末,因此也稱耳石。

耳石通常固定在兩囊內,協助兩囊感受頭的加速度,並將位置信號通過神經傳遞至中樞神經係統。

正是因為有了三管兩囊,人類才能“感知”到自己身體的平衡狀況、重力狀況,不會平地摔倒或者感覺天旋地轉。

而如果因為一些特殊原因,導致兩囊中的耳石脫落,就會引起聯鎖反應——脫落耳石會在內耳的內淋巴液體中遊動,

當人的頭部位置發生變動時,耳石就會刺激到半規管毛細胞,導致半規管接觸到錯誤信號,引發人體的強烈眩暈。

耳石症多發於中年人,女性略多,病因可能是頭部外傷、劇烈運動、長期熬夜,也可能是中耳和內耳手術等。

剛纔李昂先是通過體格檢查和問詢,排除了梅尼埃病、偏頭疼的可能性,

又通過dix--hallpike變位試驗,也就是托著雍宏忠的腦袋、引導其向後快速仰麵躺倒,主動讓耳石觸碰半規管,誘發眩暈反應,

最終確定了他是後半規管耳石症。

(後半規管耳石症,也就是耳石跑到了後半規管位置。這種情況發生時,dix--hallpike變位試驗隻會在患側轉頭側臥的情況下,發生眼震,健康的另一側不會發生眼震。而前半規管耳石症兩邊都會眼震)

當然,這些過程是不太好告訴眼前眾人的。

人是靠著耳朵裡的石頭,才能把握自己位置的?

這未免也太匪夷所思了一些。

要知道在異世界記憶裡,1921年醫生們就發現了耳石症,但直到1980年,纔有位名為約翰·艾普利的醫生,認識到耳石症的原因是耳石脫落,用複位手法治療耳石症患者。

中間過程中,醫生都是通過切斷前庭神經節,來治癒耳石症——這樣的後果就是患者會喪失聽力和平衡能力。

而且,就算是約翰·艾普利提出可以用複位手法治癒耳石症後,他的研究成果也冇有得到廣泛認同,反而備受同行的排擠、嘲諷,乃至遭受非法行醫的法律指控。

李昂心思急轉,他很難說服眼前這些人,告訴他們人之所以能感受到重力與位置變化,是因為耳朵裡有石頭。

就算說服了,也冇有證據,反而會被人懷疑,自己偷偷乾了什麼解剖屍體之類驚世駭俗的事情

虞國醫學水平,較建築學、材料學、天文學等相對落後,

這種情況一方麵是因為學宮修士們很少生病,冇有動力去推動發展,

另一方麵,則是因為解剖研究人類屍體的行為,無論在前隋還是虞朝,都是禁忌——這幾乎是魔道行徑。

李昂還記得蒲留軒的勸導,要先考入學宮,纔有社會地位,纔有立身之本,纔有話語權與影響力。

醫生要先保護好自己,才能保護好病人。

眨眼功夫,李昂就編織好了一套能被周圍人接受的說辭,麵不改色心不跳地說道:“眩暈病機雖多,但不外乎虛實兩方麵。

虛者多為氣血虧虛,髓海不足,清竅失養。

宏忠兄最近讀書太猛,用的精力太多,加上身體虛弱,氣血供應不足,這才導致的眩暈。”

“原來如此。”

宋紹元等人露出了“喔喔,原來是這樣子,嗯,我現在完全搞懂了”的表情,紛紛抿嘴點頭。

邱楓隱隱感覺有些不對,皺著眉頭看向李昂,欲言又止。

“那...李醫師您是要我家郎君多吃肉?”

雍宏忠的貼身老仆恭敬詢問,

李昂搖頭道:“多吃絕對煮熟的牛肉、羊肉、魚肉,不喝生水是一方麵。

另一方麵麼,還得通過手法複位,進行輔助。

也就是旋轉頭腦,讓心中氣血,湧到頭部,通暢頭部氣機。

兩種方法相結合,才能徹底治癒。

來,宏忠兄,重新坐好。”

李昂讓雍宏忠在桌子上重新坐好,再次托住其頭部,使其頭部轉向左側患耳45度,

然後牽引頭部,引導雍宏忠躺倒,頭部稍微伸出桌麵邊沿,左側患耳朝下。

“宏忠兄,向你自己的正前方看。”

“日升我,我頭暈。”

“暈是正常的,你放心吧,這個複位方法我從來冇有失手過。”

“那你,你治好過多,多少人?”

“恭喜你,是第一個。”

李昂一臉淡定地觀察著仰麵躺倒的雍宏忠,直到其眩暈和眼震症狀消失,

再轉動雍宏忠腦袋,使其朝右側轉動45度,同樣觀察一分鐘,直到眩暈和眼震消失。

“最後一步,頭和軀乾一起右轉,對,就是側著躺。”

李昂讓雍宏忠向右側躺,保持姿勢一分鐘,最後扶起雍宏忠,“現在,坐起來不要動,凝神靜氣。”

雍宏忠閉上眼睛,老老實實地坐著不動,直到5分鐘後,李昂才讓他睜開雙眼,“好了,完成。”

雍宏忠結結巴巴地說道:“這這就好了?”

“你之前不是低頭的時候會頭暈麼?”

李昂淡定道:“現在再試試。”

雍宏忠在貼身老仆的攙扶下,小心翼翼地從桌子上下來,

於周圍眾人的目光注視中,慢慢彎腰低頭,驚愕萬分道:“不,不暈了。”

“謔——”

“光轉腦袋就能治病?還有這種事情?”

“不可思議....”

宋紹元聽著周圍嘈雜人聲,自豪地站在李昂旁邊。

紀琳琅等洢州學子們嘴角微微上翹,露出一抹與有榮焉的微笑。

那位禦醫之女邱楓,緊抿嘴唇,點頭讚歎的同時,眼眸裡也閃過一絲疑惑、倔強與不甘。

“謝,謝過日升兄。”

雍宏忠激動地朝李昂拱手道謝,李昂擺了擺手,隨意道:“都是同窗,不用在意。”

“不,不行,君子有恩需報。”

雍宏忠不由分說,從腰側解下一塊雕刻成魚形的潔白無瑕玉佩,強塞進李昂手裡,感激地不斷拍著李昂手背。

“宏忠兄台客氣了。”

李昂露出尷尬而又不失禮貌的營業笑容,耳朵敏銳地捕捉到了人群中那位微胖學子的自言自語嘀咕聲,“哇哦,於闐軟玉...”

於闐軟玉?很值錢麼?

李昂散漫地想著禮金價值,雍宏忠頓了一會兒,像是纔想起來一般,轉過身去,朝著人群另一側的華服少女恭敬道:“也,也謝過邱醫師和,和安樂郡主。”

“什麼郡主,直接叫表姐。”

被稱為安樂郡主的華服少女,溫和友善地朝雍宏忠笑了下,視線精準捕捉到了在場所有人的眼神,

以及,李昂那異樣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