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說 >  問劍 >   第三百九十一章 價碼

-

“嘿,嘿...”

趴在桌子上睡覺的柴柴,也不知道夢見了什麼,嘴角不自覺揚起,一個勁地傻笑著。

“醒醒。”

李昂輕輕拍了下她的肩膀,柴柴迷迷湖湖地睜開眼睛,打了個哈欠,撓了撓頭髮,“婚禮結束了麼?”

“嗯,結束了,回家吧。”

李昂將她從椅子裡拉起來,朝友人們點頭示意後,便帶著柴柴乘坐馬車,返回金城坊宅邸。

“宋大郎和尤姐姐終於修成正果了,真不容易。”

柴柴推開院門,感慨說道。“成婚了也好,就不用心煩那些風言風語了。”

李昂取出符籙,點燃爐火,燒洗漱用的熱水,隨口問道。“什麼風言風語?”

“關於尤姐姐的出身啊。”

柴柴撇嘴道:“長安城迎娶清倌人的士子富豪不在少數,但基本都是納為妾室,他們的正妻還是通過明媒正娶,迎進門的大家閨秀。

之前一直有媒人拜訪宋大郎家門,堅持要給他說媒呢。”

柴柴絮絮叨叨地說著,時不時打個哈欠。

在虞國,迎娶清倌人的士子、富豪不在少數,但通常都是娶回家做妾。

有心入仕的士子,正妻往往是官宦人家的千金,再不濟也是書香門第的小姐。

宋紹元身為前途無量的學宮弟子,屢次三番拒絕政治聯姻,堅持迎娶尤笑。這道德操守可要比那些國子監裡所謂的“國家棟梁”們高得多。

“多好的愛情故事啊,可惜蘭陵報竟然冇有那位錦絳的聯絡方式,要不然就能聯絡上他,請他以宋大郎和尤姐姐為樣本,寫一篇小說,說不定能流傳千百年,改編成戲劇呢。

名字我都想好了,《這個書生不太冷》。”

噗,你怎麼不叫宋山伯與尤英台呢?

李昂突然變得蒼白,腳步遲滯,慢慢停了下來。

他站在陰影之中,柔聲說道:“你洗漱好了先去睡吧,我去書房再寫點東西。”

“誒?好吧。”

柴柴冇有察覺到異樣,打著哈欠洗臉刷牙睡覺去了。李昂望著她背影消失在臥室門口後,慢慢挪動腳步,走進書房緩緩坐下。

書房中已經不再用煤油燈了,而是換上了符燈。光亮穩定清晰,並且冇有煤油燈的嗆人氣味。

墨絲又開始躁動了,大量絲線沿著血管神經穿行遊動,逐步向著脾、肝、肺、腎、胰等器官滲透而去。

李昂甚至感覺不到多少疼痛,他體內各個位置的遊離神經末梢、神經纖維、背根神經節、三叉神經脊束核等,均遭到不同程度的墨絲侵蝕,

在生理上,接管了痛覺的生成過程。

“停下。”

李昂從符盤中取出數張風符,冷漠地望著自己的胸口。

墨絲侵蝕的動作慢慢停頓下來,縮回到脊椎當中,平息不動。

李昂默默鬆了口氣,將風符放回到符盤之中。

現在的墨絲,仍然無法抗衡天地罡風,李昂利用念力風符直衝雲霄、與墨絲同歸於儘的威脅,依然有效。

但這種平衡維持不了太久。

墨絲即便蟄伏在脊椎之中,其粉末依舊能通過血液流動,傳播至身體的每個角落。

侵蝕程度日益加劇,偏偏冇有什麼反製的手段。

“想要繼續壓製墨絲,最有可能實現的辦法是晉升至巡雲境。”

李昂心道:“問題是,修士從聽雨境晉升至巡雲境,需要做到所謂的‘身心圓滿’,統合靈脈。

我能夠修行的靈脈,是由墨絲構成。

如果再給墨絲投喂精金秘銀,則會助長它的強度,在我達到巡雲境之前就篡奪了我對身體的控製權...”

想要控製墨絲,就得先達到巡雲境。

想要達到巡雲境,就得強化墨絲。

一旦強化墨絲,就會失去控製。

李昂揉了揉眉心,這簡直就是個邏輯閉環。光憑自己,感覺冇可能打破。

難道...

他拉開書桌抽屜,抽屜中靜靜躺著那本萬靈書。

要向這本書求助麼?

上次在鐵路上遭遇紙人的時候,自己隻是向萬靈書詢問解救何繁霜的辦法,就被收走了三年壽命...

李昂思索再三,還是從抽屜中拿出了萬靈書,掀開書頁,朝著書本輕聲問道:“如果我想知道,怎麼才能在保證我身心健全的情況下,控製我體內的墨絲不再失控。為此我需要付出什麼代價?”

萬靈書停頓良久,上麵才浮現一行字跡。

【五十年壽命】

啪。

李昂乾脆利落地合上書本,將其丟回到抽屜當中。

天下修士冇人能逃脫天人五衰,就算最長壽者最多也就活到一百二、三十歲。

以李昂自己八十多歲的預估壽命來看,五十年一減,也冇多少年可活了。

鬼才同意。

“不過...”

李昂手指輕點桌麵,“萬靈書既然能開出價碼,就證明事情確實存在實現的可能性...”

他在書房裡思考了很久,直到窗外漸白,清晨初曉陽光,透過玻璃窗照進來。

天亮了。

又熬了一晚。李昂長歎了口氣,從椅子上站起,撥動牆上開關,關閉了符燈。

學宮的博士們已經解決了靈氣機的小型化難題,成本也降了下來。不同型號的靈氣機,收集靈氣的功率不同。

能通過裹了蟲膠的銅質導線(蟲膠的傳導靈氣效率極差,能起到絕緣作用),將靈氣遠距離輸送到指定位置。

發動熔爐、鍛錘、紡織機等等機械。

李昂家的後院裡,現在就放著一台靈氣機,給家裡各個房間的符燈提供能源。

也許再過段時間,更多的“家電”被研發出來,長安城可能真的需要四處建造電線杆子,傳輸“電力”。甚至還需要變壓器、高壓電塔之類的東西。

“墨絲的傳導靈氣效率,遠勝於銅線,乃至精金絲線。

真不知道它究竟是什麼東西...”

李昂揉了揉睏乏雙眼,準備去洗臉刷牙睡覺——他已經提前向學宮請了兩天假期,今天也不用去上課。

突然,他走向臥室的腳步一頓,目光瞬間銳利起來。

蘇州,郊外,山林。

那座被密林掩蓋的蘇氏祖墳,迎來了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