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說 >  問劍 >   第三百九十章 爪蛙

-

冬去春來,虞國的載乾六年,在靈氣機車的轟鳴中拉開了序幕。

長安金城坊,

穿著儐相服飾的李昂,坐在宋紹元家的偏廳裡,慢悠悠地喝著醒酒湯。

今天白天,他作為儐相,參加了宋紹元和尤笑的婚禮。

婚禮上蒲留軒等學宮師長、紀玲琅等洢州老鄉、厲緯楊域等學宮同窗,都盛裝出席。

作為男方家長的宋姨哭成了淚人——這麼多年她獨自一人把宋紹元拉扯大,其中辛酸苦楚隻有自己知道。

好在一切李昂及時勸住了宋姨——宋紹元在學宮成績排名中上,肯定是能當大官的,她以後享福即可。

好不容易勸住宋姨,待到婚禮舉行完畢後,賓客們各回各家,

李昂和友人們則待在偏廳,用念力、符籙幫忙收拾好了婚禮現場。

天色漸晚,

厲緯、楊域還有雍宏忠湊在一起喝酒,

李樂菱拉著邱楓、何繁霜聊著天。

柴柴因為吃席吃撐了,躺在躺椅上呼呼大睡,

“所以,”

紀玲琅微笑著走過來,在李昂旁邊坐下,“我的提議考慮得怎麼樣了?”

“又來?”

李昂半是無奈半是好笑地翻了個白眼。

前段時間他收歐陽式為弟子的訊息傳揚出去後,就有不少人登門拜訪,想讓李昂再多收些弟子。

比如燕國公燕雲蕩家,年紀最小的子侄啦,紀玲琅的弟弟啦,學宮某某博士的兒子女兒啦...

這既是因為李昂的名聲地位,

也因為循證醫學,表現出了強烈的可靠性。

現在的病坊,會將每名病患的身體狀況、用藥藥方、疾病進程、後續癒合等資訊,統統記錄下來,查詢規律,總結經驗教訓。

在此過程中,大量民間偏方,被證明是無效、有害的。

藥方的療效如何,再也不是醫師隨便動動嘴巴就能斷言。

長久以來民間對醫師的鄙視與不信賴,正在一點一點消退扭轉。

李昂問道:“你弟弟不考學宮麼?”

“不考。我已經請師兄師姐幫忙看過,他冇有靈脈天賦。”

紀玲琅攤手道,語氣中並無太大失望——靈脈天賦本來就是隨機不可控的事情,

紀家也並非血脈優化過的千年世家,三個孩子裡麵有一個考進學宮,已經謝天謝地了。

“他也不是很喜歡國子監。覺得這些年來,改變虞國的產物,如青蒿素、靈氣機車,都來源於學宮。國子監教出來的學生都隻會一門心思撲在官場上。”

紀玲琅撇嘴道:“他現在是長安理學學會的預備會員,在理學刊物上發表了好幾篇論文。”

“哦?是麼?”

李昂平時聽紀玲琅提起過她那個有些離經叛道的弟弟,好奇道:“論文都是什麼主題?”

“不同的酒精濃度對致病菌的影響。”

紀玲琅說道:“他觀察到,一半酒精一半水的溶液,在顯微鏡下,對致病菌的滅殺效果一般。

九成酒精一成水的溶液,能滅殺大量致病菌,但仍有少量殘留。

而四分之三濃度的酒精溶液,滅殺效果反而是最高的。

他懷疑,過高濃度的酒精溶液,會抽取致病菌體內的水分,令致病菌體表托脫水,形成一層殼,影響滅殺效果。”

“哦?”

李昂眼前一亮,“還有什麼論文?”

“呃...”

紀玲琅想了想,“他走訪了長安城中許多購買了眼鏡的顧客,調查發現這些人的視力並不是突然變差,而是循序漸進,慢慢近視。

其共同點是多為讀書人,喜歡在夜晚就著煤油燈看書,或者把書拿的很近。

他因此懷疑,近視是一種因為生活習慣引發的眼睛病變。”

紀玲琅停頓了一下,有些尷尬道:“另外,他還有一篇論文,講的是驗證懷孕。

西域胡商聲稱,在他們的故鄉,會將新婚婦女的尿灑在大麥與小麥的種子上。如果大麥先發芽,就證明會生下男孩,

如果小麥先發芽,就證明會先生下女孩。

長安人本來都把這事當成笑話來聽,不過他真的去做了實驗,發現懷孕婦女的尿液,真的能夠讓種子發芽。但是不能夠檢測是懷男還是懷女。”

紀玲琅搓了搓手掌,臉龐有些發紅。

顯然,一個官宦人家的子弟,不玩聲色犬馬,跑去玩尿,說出去實在不怎麼好聽。

“哦?”

李昂饒有興致地搓了搓下巴,事實上,孕婦尿液中的雌性激素,確實可以促使種子發芽。用來驗孕的準確率高達七成。

此外,還有一種堪稱奇葩的驗孕方法——將少量的人類婦女尿液注射給一年以上的雌性爪蛙,

若爪蛙在5-12小時內,產下一串黑白相間的卵,則證明受到了雌性激素刺激,進而證明人類婦女確實懷孕。

該方法成本低,不殺生,

最恐怖的是爪蛙能夠反覆利用,休息幾天後就能再次使用,堪稱驗孕神器...

“讓他先試著考一考太醫署吧,如果考進了,可以收。”

李昂收回亂飄的思緒,對紀玲琅說道。

“好。”

紀玲琅連忙答應,悄悄鬆了口氣——再怎麼說她們家也是官宦人家,家裡的小兒子不務正業,整天玩屎尿屁什麼的實在是不像話,還不如跟著李昂好好學醫。

解決了一樁心事,紀玲琅心情愉悅,掃了眼牆上掛著的、正在發光的玻璃球體,隨口問道:“這就是最新的符燈?”

“嗯。”

李昂點了點頭,何繁霜的行動效率比他想象中高得多,前段時間已經製造出了第一塊具有微光符功能的符盤,能散發一定光亮。

雖然在外人看來,這符燈造價昂貴,光亮程度還不如大型號的煤油燈,而且必須連接到靈氣機,或者每天傾注一定靈力,怎麼看都不實惠。

但李昂很清楚,隻要靈氣機的製造成本降下來,符燈的功率再調高一些,就有充足的利潤,去開啟規模化生產。

屆時,家家戶戶都能有相對廉價的夜間照明。

靈氣機車、靈氣輪船、符燈...這個世界的科技樹,已經向著另一個方向發展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