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說 >  問劍 >   第三百八十三章 領導

-

“我來啦。”

穿著一身鵝黃色長裙的李樂菱步履輕快穿過庭院,熟練地將一盒糕點放在桌上,笑著說道:“早上好。”

“早上好。”

剛好吃了八分飽的柴柴,揭開糕點蓋子,從裡麵挑了兩塊米糕丟進嘴裡,含糊不清道:“你們今天要出去玩嗎?”

“也不算去玩啦,應該算視察工作。去看看太醫署的課程教得怎麼樣了。”

李樂菱輕咳了一聲,臉龐微紅道。

虞國作為家天下的典範,皇子皇女們也有一定的權力。

權力的大小,受多方麵因素影響。比如皇帝皇後的信賴、大臣們的認可、母族的勢力、所在封地、過往功績,以及是否有學宮背景等等。

今天李昂要去太醫署授課,而李樂菱則以“領導”的身份旁聽視察,順便寫一份關於在太醫署聽課的奏摺。

“真好。”

柴柴羨慕地咂了咂嘴巴,垂頭喪氣道:“我們載乾四年級生還得去學宮大掃除。

清掃垃圾,修整竹林,撈取垂雲湖裡沉積的水草樹葉...

唉,剛入學的時候,那些博士們說我們是新生,要熱愛勞動,不負學宮精神。

第二年,說我們已經是學長學姐,要為新生們做出表率。

估計第三年,就該說我們已經乾了兩年的大掃除,很熟練,乾脆以後都承包給我們了。”

柴柴碎碎念著,連吃糕點的動作都變得有氣無力,顯然怨念極深。

李昂與李樂菱相視一笑,一左一右拍了拍柴柴的肩膀。

其實大掃除也就一月一次,對於已經踏上修行道途的弟子而言並不算勞累,隻不過要占用一天的休假時間,這一點比較煩。

“時間快到了,我們先走了哦。”

李昂掃了眼牆上的掛鐘,揉了揉柴柴的頭髮,拿起提前準備好的提包,和李樂菱走出宅邸,登上馬車。

時值冬季,天氣寒冷,道路上不少行人都將雙手交叉插,伸進袖口,縮著脖子,以抵抗真正冷風。

馬車中鋪著毛皮、放著暖爐,和馬車外簡直是兩個世界,

而且因為內置了風符的緣故,車廂內部不會過於悶熱潮濕。

李昂隨意掃了眼車廂內飾,心中默默想著什麼時候自己也買一架這種馬車,或者造一架。

李樂菱看了眼車窗外越來越遠的金城坊宅邸,感慨道:“時間過得好快啊。”

“嗯?”

李昂回過神來,“什麼?”

李樂菱歪著頭說道:“時間過得好快,感覺幫翠翹補習的經曆,就發生在昨天。不知不覺都過去了一年多,翠翹也變成了師姐一輩。”

“是啊。”

李昂也由衷地感歎了一句,時間總在不經意間流逝,自己從洢州帶來的許多舊衣服,現在已經快穿不上了。

李樂菱眨眨眼睛,輕聲問道:“宋大郎的婚禮日期敲定了嗎?”

“快了吧。本來秋季的時候差不多就要辦的,結果發生了七夕異變,拖延了。”

李昂想了想說道:“應該會在春季或者夏季吧。到時候會邀請你的。”

以虞律與民風民俗來看,宋紹元和尤笑的年紀確實不小了,

學宮中有些熟悉的師兄師姐已經結婚生子,甚至李昂同一年紀的有些同學,都開始了談婚論嫁。

呃,其實按照虞律,以李昂現在還是少年的年紀,結婚乃至當爹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結婚...

李昂腦海中稍微思考了一番,搖了搖頭,果然以現代人的思維,還是難以想象這麼早就成家立業。

十六七歲結婚生子,三十四五歲就當爺爺了?這也太詭異了....

“對了,越王妃怎麼樣了。”

李昂問道:“最近身體還好嗎?”

越王妃,也就是李惠的妻子閻萱。

七夕異變之後,李昂與山長對外隱瞞了閻萱是異變中心的訊息,將她接到學宮,以療養治病的名義,將她保護監視起來。

這種監視一直持續了兩個月,確認冇有隱患之後,才宣佈她病情治癒。

不過很快,在學術交流中獲得了第一名的越王李惠,就要和其他人一起,前往太皞山湛泉進修。

因此閻萱這位越王妃,也冇能和新婚丈夫在一起待上多久。

李昂可以肯定,山長派了監學部的人潛伏到越王府邸,繼續暗中監視閻萱,確保她不會再次成為昭冥的目標。

“閻姐姐還好啊。前幾天纔去看過她。”

李樂菱說道:“唉,也不知道四哥他們去湛泉進修要持續多久...”

明麵上,七夕異變和閻萱冇有關係,

但在大眾認知中,魔教確實是藉助七夕婚禮的名義,才能將巨齒鯨油偷運進了長安,最終引發了災害。

閻萱身為婚禮的主要當事人,難免會成為某些風言風語,乃至被指責的對象之一。

而且她現在還和越王分居兩地,一時半會兒也不像是能生出子嗣、鞏固地位的樣子。

皇家的事情一點也不比小門小戶的家事輕鬆,

李樂菱歎了口氣,不知不覺間,馬車停在了太醫署門外。

“到了。”

李昂踏下馬車,和李樂菱一起步入太醫署內。

相較於學宮,這片李昂親自參與設計、建造的新太醫署教學部,更加像是異界記憶中“學校”的樣子。

每隔一段距離就有排水井蓋的水泥道路;

貼著白色瓷磚的鋼筋水泥建築;

教學樓中整齊擺放的課桌椅;

以及定時響起的上下課鈴聲。

李昂與李樂菱穿過林蔭道路,走進一間教室。

教室中的學生們昨天就得到會有皇女來視察課程的通知,早就正襟危坐,不像其他樓層的班級那樣,趁著下課時間散漫喧鬨。

他們端坐在課桌後,好奇而敬畏地望著跟在李昂後麵的李樂菱。

李昂將提包放在講台上,作為他上課助教的邱楓已經等在那裡,從椅子上拿起一條白大褂,幫他套在外麵。

李昂整理著白大褂的衣領,看了眼李樂菱,卻發現她正微笑著向班級裡的學生們點頭示意,儀態端莊矜持,笑容溫和而富有感染力,

一點也冇有剛纔在馬車裡糾結於家事的小女生姿態。

就跟...就跟當初皇帝皇後來學宮視察一樣。

好像...領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