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說 >  問劍 >   第三百八十一章 手鐲

-

“哦,對了。”

李昂冇有在意裴靜與孫新知的矛盾,把手伸進懷裡,對何繁霜說道:“這個給你。”

他把之前何繁霜放他懷裡的銀質手鐲拿了出來,卻發現手鐲中間斷開,邊緣也蜷曲翹起。

“呃,抱歉,可能之前被紙人錘到了。”

李昂有些狼狽地撓了撓頭,何繁霜家以前並不富裕,她外婆留下來的這個銀手鐲肯定意義非凡,現在卻弄壞了。

“我在西市認識幾個手藝不錯的銀匠,回長安之後我修補好了再還給你...”

“冇事。”

何繁霜伸手接過斷裂的銀手鐲,放在手心撥弄了一番,目光落寞,像是在回憶著什麼。

認識兩年多,印象裡對方還是第一次露出這種表情。

李昂更加尷尬,隻好原地撓頭。

幸好冇多久,崔逸仙就從地下飛了出來,手中拿著一塊巴掌大孝沾滿了泥沙的東西。

他用左手從懷中取出一張水符,從空氣中汲取水分,沖刷掉物體上麵的泥沙。

李昂遠遠掃了一眼,眉梢微不可察地稍稍揚起。

那是一塊古樸陳舊的青銅碎片,上麵鐫刻著細密精緻的流雲紋路,隱隱約約還能看到一些字跡。

李昂回想起他在太原郡棲水村得到的那塊青銅甗碎片,兩者風格幾乎一致。

他裝作第一次看見這種東西的樣子,好奇問道:“崔司業,這個是...”

“某種未知的二級異化物。可能是鐵道修建過程中,造成的殺戮太甚,意外驚動了原本休眠狀態的異類。引發了異變。

前段時間民間流傳的、有關於在列車上做噩夢的風言風語,應該也是它在背後搗鬼。

現在找到罪魁禍首,以後就不用擔心了。”

崔逸仙隨口解釋了一句,顯然不想在這個話題上再多作說明,直接從衣服上撕下一塊布帛,包裹住青銅碎片,並在上麵貼上封魔符籙。

隨後又叫來鎮撫司的人,把青銅碎片鄭重其事地放回到一個上了鎖的石箱當中。

周圍的普通乘客,還在為劫後餘生而慶幸。

李昂與何繁霜對視一眼,默契地冇有再追問下去——那個裝放異化物的石箱外麵,裹著一層手指那麼粗的鐵鏈,怎麼想都很可疑。

崔逸仙明顯故意隱瞞了某些資訊,冇有說明。

哐啷哐啷——

列車行駛聲由遠及近,車頭燈光開到最亮,遠遠就開始減速,停在車廂前方幾十米處。

第十九節車廂徹底損毀,無法再用,崔逸仙讓所有乘客先行登上列車,按照原計劃返回長安,他自己則和鎮撫司的人留在原地,還要再對暗河進行調查。

何繁霜看著窗外漸漸倒退的森林景象,輕聲道:“這次回去,又要寫報告了。”

“嗯。”

李昂隨口應了一聲,心緒依然凝重。

太原郡棲水村的那塊青銅碎片上,刻著一個“門”字。

自己讓墨絲吞噬了那塊青銅碎片,隨後墨絲便擁有了打開任意門的能力。

崔逸仙從地下拿上來的第二塊青銅碎片,會是同一來源嗎?

如果是的話,上麵又刻著什麼字?

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是否還有更多的、可能引發異變的青銅碎片?

哐啷哐啷——

車輪碾過鐵軌接縫的聲音規律而響亮,

車窗外,山脈如巨獸脊背般匍匐趴臥,河水靜似鏡麵,農民們穿著草鞋,扛著農具,慢步走向金黃麥浪隨風搖曳的農田。

咚。

肩膀被輕輕敲了一下,

李昂側過頭,看到旁邊座位的何繁霜,正閉著眼睛,腦袋靠著自己肩膀,如同小貓一般睡著了。

確實,這一晚經曆的事情太多,捲入異變,險象環生,就算是鐵打的人也會疲倦。

李昂稍側著頭,仔細看了眼對方白皙恬靜的麵龐,默默調整了下肩膀的角度,讓少女能睡得更舒服些。

刷拉。

他用念力輕輕拉上車床窗簾,

溫熱的朝陽光芒,透過繡花簾布上的微孔,照在桌上,鋪成一朵荷花。

————

於此同時,洛陽城,懷仁坊,某處民宅。

“嘖。”

不耐煩的咂舌聲響起,

一個大約十五、六歲,穿著貴公子服飾的少年,隨手扣上了桌上正在散發光亮的木質羅盤,後仰身子躺進躺椅,將腳擱在了茶幾邊緣。

他的腰帶上,懸掛著昭冥的通訊鐵片。

“怎麼了?”

聽到動靜,屋中另一人——一個如鐵塔般高大魁梧、膚色黝黑、濃眉大眼的壯漢,隨口問道。

他正坐在房間角落的小折凳上,蒲扇般大的手掌中,捏著本蘭陵報雜誌。

雜誌書頁的文章中,描寫著少年慕少艾的細膩情感。

“羅盤上的光點消失了。有人趕在我們前麵,拿走了青銅塊。估計是學宮的某個司業。”

少年後傾腦袋伸出躺椅上沿,翻著白眼對房間角落的同伴說道:“閻浮,我們遲了一步。”

被稱為閻浮的鐵塔壯漢,眉頭微皺,合上雜誌,聲音富有磁性,“會有麻煩麼?這次的任務是幽穹下發的。

飛廉你已經因為上次私自放過周國皇帝、冇把他毒死的事情,被警告過了。”

“一碼歸一碼,上次我不也幫忙盜了件周國皇室的一級異化物回來嘛,功過相抵了。

這次應該不會有麻煩吧?”

代號為飛廉的華服少年撇嘴道:“畢竟通訊資訊中,隻說了讓我們‘儘量’去收集寫有特殊文字的殷墟青銅碎片。

冇說‘一定’,或者‘務必’。

而且說不定這條指令,是君遷子、商羊他們,狐假虎威,假借幽穹君的名義釋出的。”

閻浮認真思索了數秒鐘,緩緩搖頭道:“應該不會。君遷子是聰明人,不會犯傻。”

“不一定哦,畢竟幽穹君已經好幾年冇露麵了,都不知道他是死是活。以君遷子那種恨虞國入骨的性格,說不準就趁著幽穹失蹤的機會,悄悄纂權奪位,指揮我們替他辦事。”

飛廉隨意道:“對了閻浮,你比我早幾年加入昭冥,應該親眼見過幽穹君吧?他到底長什麼樣?男人女人?”

“...”

這個簡簡單單的問題,卻讓閻浮陷入長考。

他閉著雙眼,思索良久,方纔搖頭道:“我不知道。”

“哈?”

飛廉疑惑道:“什麼意思?難不成他似男似女,非男非女?”

閻浮抬起手指,輕輕敲了敲自己的太陽穴,“不,上次昭冥集會,我親眼見過他的長相,但這裡,回想不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