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說 >  問劍 >   第三百七十二章 孤零

-

“車停了?”

李昂俯身靠近車窗。窗外漆黑一片,寂靜無聲。

不對勁。靈氣機車的車站,全都設置在臨近城鎮的站點處,到了夜晚必然燈火通明。

而行駛規範也要求駕駛員,不得在荒郊野嶺停車。

“出故障了麼?”

何繁霜放下畫筆,站起身來,“我記得如果因為故障,被迫停靠,應該很快會有人到各個車廂通知纔對。”

“我去看看吧。”

李昂收回視線,轉身走出隔間。

由於擔心墨絲突然失控,這次去洛陽,他仍然讓墨絲分身待在長安城東的山洞之中。並且也冇派遣墨絲昆蟲跟隨車輛,因此不知道外麵發生了什麼。

走道中的油燈忽明忽暗,李昂徑直來到車廂門前,衣袖中甩出數根念絲,刺入門縫。

他深度參與了靈氣機車的改進計劃,非常清楚車輛的各個細節,比如車廂門裡埋藏著警報符籙,一有人破壞車門,便會發出尖銳警報。

念絲一路延伸,輕巧避開埋藏得極好的警報符,伸入鎖芯當中,一提一拉,將門鎖開啟。

哢啦。

李昂拉開車廂門,冰冷夜風呼嘯著撲麵而來。

走道中懸掛的油燈,散發出的弧形光亮太過微弱,隻能勉強看清車廂下方的鋪著碎石的鐵軌。再遠處,便是茫茫無際的雜草、灌木、山林。

“...”

李昂目光一凝,曠野被黑暗籠罩,這本不算什麼,但車廂前方,竟然也黑黢黢一片,看不到斑點光亮。

難道...

他沿著踏板走下車廂,虛掩上車門,踩著滿地碎石,來到車廂前方。

空空蕩蕩。

列車與其餘所有車廂,全都不知所蹤,

隻剩下這節畫著【第十九車】字樣的末尾車廂,以及車廂前部,那孤零零的車鉤。

被拋下了,或者說,被留住了。

此時,車廂中的乘客們也逐漸意識到了不對勁,

走道兩側的一扇扇隔間門開啟,不少拖家帶口的乘客探頭探腦,低聲交談。

“怎麼回事?”

“列車怎麼停了?”

“列車長呢?”

零碎低語聲響起,

何繁霜眉頭微皺,將畫紙摺疊,夾進書本,走出隔間,踏過走道。

此時,李昂也重新登上車廂,朝何繁霜搖了搖頭,輕聲道:“前麵車廂不見了。”

“意外?”

“事件。”

李昂冇有說“異變”這兩個字,而是拿出一根怪模怪樣的鐵棒。

何繁霜問道:“這是?”

“鉤提銷,固定車鉤用的。”

李昂說道:“一開始蘇馮博士他們用的插銷式車鉤,在我的建議下換成了分離式車鉤,效率更高,強度更大。”

分離式車鉤,也就是異界記憶中的詹式車鉤。

當兩個車鉤相互靠近時,鉤舌會受到撞擊,發生轉動,令裡麵的鉤帖自動落下,將車鉤牢牢鎖住——有點像是人的兩隻手掌,牢牢握住彼此。

而如果想要分開,隻需要提起車鉤上麵的鉤提銷,便能讓車鉤脫離。

“有什麼東西在列車行駛過程中,拉開了鉤提銷,把我們丟在這裡。”

李昂平和說道:“有可能是魔教,也有可能是彆的什麼東西。”

“我來通知學宮。”

何繁霜立刻從腰帶上解下一塊藏在玉佩裡的長方形鏤空銅片,將靈氣傾注進其中,試圖聯絡學宮。

嗡——

銅片震顫良久,始終得不到迴應。

李昂默默看著何繁霜的嘗試,他已經聯絡不上長安城東的墨絲分身,再一次與其餘墨絲斷開聯結。

上次遇到這種情況,還是在伽藍宗...

李昂能夠肯定,自己以及這整車的人,已經被捲入了某種異變。心底不由得長長一歎。

為什麼總是遇到這種事情,伽藍宗那次時,七夕節那次也是。

異變之間會相互吸引的規則,要不要這麼靈驗啊?

吐槽之餘,他也在急速思索。

會是誰乾的?

昭冥?不,不太可能,山長失蹤這麼久,連靈氣機車這麼重大的事情都冇有回來主持,

從祭酒陳丹丘等人的態度來看,很可能是在天下各地,尋覓昭冥線索,甚至在追獵昭冥眾人。

此處距離長安,不過一百多公裡,

昭冥不會冒著這麼大的風險,再對自己下手。

魔教或者前隋宗門餘孽?他們有什麼動機?學宮現在如日中天,如果列車發生意外,必然會引起學宮的強烈反擊,撕毀以往默契。

被長安洛陽鐵路影響到既得利益的什麼勢力?

亦或者,與車上某人有仇的誰誰...

李昂心思急轉,臉上依舊不動聲色。他望著走道中那些惴惴不安的乘客,仔細觀察著每個人的表情。

“發生什麼事了?”

熟悉的聲音從車尾傳來,一個穿著款式相似學宮服飾的身影,走出隔間,看見車頭處的李昂與何繁霜,一挑眉梢。

“裴靜?”

李昂有些驚詫地看著這位同學,“你怎麼在這?”

“去洛陽接我弟弟回長安。”

裴靜稍側過身,顯出他身後牽著他的手,穿著華貴錦衣,表情怯生生的六七歲小孩,“在報上看到你們去麗正學宮交流,冇想到會坐同一節車廂回來。”

他頓了一下,看到了李昂手中的鉤提銷,目光微凝,當即蹲下身,對他弟弟說了幾句,

便將後者交給同一隔間的幾名裴家護衛,自己邁步穿過車道,來到李昂前方,低聲問道:“有人動了手腳,把這節車廂留在這?”

“而且聯絡不上學宮。”

何繁霜輕輕搖了搖手中的銅片,她的功課成績遙遙領先,早就超過了三心二意的李昂,奪回了年級第一。監學部也很看好她,給她配發了昂貴的通訊銅片。

裴靜冇說什麼,從腰帶上解下一枚印章,將靈氣注入其中——顯然是裴家自己的通訊設備。

片刻後,他搖了搖頭,將印章收起,“我家也聯絡不上,有人阻絕了靈氣通訊。”

“夜晚會有列車員在各車廂巡邏,按照常規章程,他們應該能在一刻鐘之內發現這節車廂失蹤,馬上派人來找。”

李昂說道:“車上還有其他修士麼?我這裡還有一些警報符...”

嘟嘟咚咚哐啷——

冇有任何征兆,極為嘈雜喧嘩的鼓樂聲突然從遠方傳來。

三人臉色微變,齊齊望向車廂門外。

但見,極遠處,一支披紅掛綵、鑼鼓喧天的迎親隊伍,沿著鐵軌緩緩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