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說 >  問劍 >   第三百六十六章 機車

-

秋季中旬,一篇題為《靈氣機車即將試運》的文章,迅速在虞國流傳開來。

據文章所述,學宮蘇馮博士的團隊,已研製出一種由靈氣驅動的機械車輛。能拖動比車身重許多的貨物,以堪比奔馬的速度,遠程行駛。

而今天,便是靈氣機車試運的日子。

長安以西,灞橋驛站。

作為出入長安城的交通要道,說是驛站,和集市也差不多。

十輛馬車寬的道路兩側,分佈著密集建築,既有供商旅落腳休息的酒樓、邸店,也有消遣娛樂的瓦市、茶館,當然最多的還是用來存放、轉運貨物的倉庫。

“各位上客,冰鎮醪糟。”

酒樓的胖掌櫃,小心翼翼地推門走進三樓廂房,將木質食盒輕輕放在桌上。

房間中正在閒聊著的少年少女們,衣著華美,周身佩戴著金銀玉飾,顯然非富即貴。

尋常出來玩的長安衙內子弟,都會帶護衛隨從,少則數人,多則十幾人,

像這樣不帶隨從的,很可能是學宮弟子。

“麻煩掌櫃了。”

李昂掀開食盒蓋子,從裡麵取出瓷碗醪糟,分給同伴。、

見酒樓掌櫃還站在原地,隨口問道:“還有什麼事情嗎?”

酒樓掌櫃回過神來,“呃冇事,天氣炎熱,各位上客是否需要冰盆?”

所謂冰盆,就是將一大塊冰放在兩個巢狀的銅盆裡,散發涼氣,以降低室溫。

“不用麻煩了,我們用這個就行。”

李昂搖頭,隨手拿出一張涼風符貼在桌上,房間裡立刻吹颳起了涼爽微風。

果然是學宮弟子。

掌櫃心中一動,一盆冰塊的價格不過兩百文,而一張聽雨境高階符師才能寫成的涼風符,價格則高達兩百貫。

能為了一時涼意,眼睛都不眨一下,丟出兩百貫的人物,竟然還喜歡冰鎮醪糟這種街頭冷飲。

酒樓掌櫃退出廂房,輕輕拉上房門,有些患得患失地咂了咂嘴巴。

總覺得這位小郎君的模樣,和藥王神廟中的雕像有幾分相似,難不成真是名動天下的那一位?

掌櫃一拍腦門,連忙小聲讓酒樓夥計,去鄰居家借一張小藥王神的畫像來。

如果廂房中那位真的是李小郎君,那可得把今天裝過醪糟的碗給收起來——小藥王神用過的東西,能保佑孩童產婦。

“嘿嘿,日升你現在可是變成聖僧了啊,連碗都有人搶著要。”

楊域戲謔道:“以後你家有什麼用壞的鍋碗瓢盆、筆墨紙硯,可千萬彆丟,留著我帶人上門來收。”

“去去去。”

李昂翻了個白眼。

由於這些年世人衛生觀唸的進步,加之青黴素、青蒿素、大蒜素等新藥物的廣泛應用,兒童夭折率大幅度下降,連帶著各州府由百姓自發建造的藥王神廟也越來越多。

李昂自己倒是更希望,能少蓋些廟,多建幾所病坊,培訓更多醫師。

“來了。”

何繁霜抿了口醪糟,望向窗外。

隻聽鞭炮齊鳴,鑼鼓喧天,一座巨大的鋼鐵造物從街角緩緩駛來。

它有兩人高,近三丈長,主體是圓柱體形狀的鍋爐,

鍋爐上方頂著一根菸囪,其後方則是將蒸汽能轉變為機械能的汽機,由汽室、汽缸、活塞等複雜部件組成,連接著車輛下方左右兩側各六個,共十二個驅動輪。

輪與輪之間通過連桿相連。

“昊天在上,”

厲緯倒吸了口涼氣,差點被醪糟裡的小冰塊嗆道,“這就是靈氣機車?這麼大?得用多少鋼、耗費多少錢啊?”

鋼?鋼隻是成本的一小部分罷了,光裡麵的靈氣機主體,就花了學宮六十萬貫。

李昂心中默默道。

儘管他早就有心理準備,但看到巨獸般的鋼鐵機械造物,出現於視線之中,仍不免激動難耐。

“大家小心著點。”

跟在靈氣機車旁邊的學宮理學教習歐致遠,擦了擦額頭冷汗,大聲對同伴們喊道。

靈氣機車實在太沉太重,會輕易陷進夯土道路當中,即便青石路麵、水泥路麵也無法承載。

因此隻能由學宮的十幾名念師,聯手釋放念力,托著它駛過街道。

大量來看熱鬨的長安市民跟在後方,

集市街道兩側的窗戶裡,也探出了烏泱泱的腦袋。

哐!

伴隨著沉悶響聲,靈氣機車的車頭部分,被放入鋪設在灞水岸邊的鐵軌之中。

“上車廂!”

歐致遠高喊一聲,眾念師將靈氣機車向前推了一段距離,搬來六座裝有車輪的鐵皮車廂,通過車鉤,兩兩相連。

數隊力夫,將糧、油、布帛、茶酒等貨物,從倉庫中搬出,運入車廂之中。甚至還牽出了幾頭牛馬,也蒙上眼睛,牽進車廂。

“這是在測試載重?”

酒樓上,紀玲琅眉頭微皺道。

“嗯,靈氣機車耗費頗巨,如果不能比馬車車隊優秀的話,就冇有意義了。”

李昂說道:“除了和馬車車隊比載重,還要比速度。”

正如他所言,靈氣機車不遠處的官道上,停放著三輛馬車、三匹駿馬——它們將作為對照組,與靈氣機車對比。

“呼...”

一切準備完畢,蘇馮博士站在車頭,緩緩吐出一口濁氣,緩慢而堅定地拉下了拉桿。

嗡!

靈氣機表麵的神煞雲籙紋路,浮現璀璨流光,

劇烈熱浪,在鍋爐中生成,

水遇熱汽化,膨脹蒸汽猛烈推動活塞,通過連桿、搖桿,轉動機車車輪。

哐啷!哐啷!

伴隨著規律響聲,沉重車頭徐徐前進。

圍觀市民們看到這龐大機械向前行進,不由得發出陣陣驚呼。

但驚呼中,也存在著些許嘲笑——同一時間出發的馬車與駿馬,早就狂奔疾馳,遠遠衝到了機車前方。

甚至於,在某座高樓上,前來觀禮的朝廷大臣們也有不少皺起了眉頭——這麼慢的速度,彆說和馬競爭了,連騾子都比不過。

然而,嘲笑聲並冇有繼續太久。

機車的哐啷聲響愈發急促,

煙囪中噴發出滾滾蒼白蒸汽,車頭越來越快,拖拽著沉重車廂,沿著鐵軌向前狂飆,徑直超越了所有馬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