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說 >  問劍 >   第三百五十八章 吃飯

-

“算了,”

伽羅撇了撇嘴,突然停下腳步,認真說道:“乞巧節那天晚上,應該不止是魔教襲擊那麼簡單吧?

雖然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但從你們學宮的動向來看,貌似很嚴重的樣子。

學宮樹敵眾多,你又是這一代學子裡名聲最大的那一個。說不定會有針對你的陰謀陽謀。

如果,如果虞國待不下去,你就偷偷跑來草原找我。”

她頓了一下,微笑道:“蠻荒有蠻荒的好處,草原寬廣遼闊,藏幾個人還是冇有問題的。”

“好。”

李昂認真地點了點頭,心底暗歎一聲。

昭冥實力深不可測,這次襲擊長安遠遠冇有動用全力,隻是試探而已。

自己已經暴露,大概率被昭冥列為敵對目標,往後行動,要更小心謹慎才行。否則就會為身邊的人帶來災禍。

二人在河岸邊靜靜站了一陣,李昂看著波濤洶湧的河麵,伽羅則看著李昂。

昊天鐘聲響起,馬車也裝齊了貨物,從路邊平地走上官道。

“我該走了。”

伽羅望了眼馬車,後退著揮手笑道:“有緣再見。”

世界蒼茫,即便是能飛天遁地的修士,也無法縮短遙遠路途。

“有緣再見。”

李昂站在原地朝著馬車揮手,望著車輛逐漸縮小的背影。

突然,

哐啷一聲,車輛門被猛地拉開,伽羅從車上跳下,飛奔過來,帶著衝力抱了李昂一下。

“呼,”

伽羅深吸了一口氣,然後鬆開懷抱,朝李昂輕挑下巴,笑道:“總覺得缺了點什麼,這樣纔對。

我走啦,保管好這個哦。”

說罷,她便瀟灑地轉過身,髮絲飛揚掠過李昂筆尖,蹦跳著重新追上馬車,跳向車廂。

隻剩下李昂一臉茫然,手裡還拿著一顆還殘留著些許溫度的、琥珀般溫潤的狼牙吊墜。

車隊漸行漸遠,直至與風沙融為一體,徹底消失在視線儘頭。

李昂拿著狼牙吊墜,慢慢走回城門,

厲緯注意到了他手裡的吊墜細繩,疑惑道:“誒,這不是...”

砰!

楊域用力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免得他說出什麼令人尷尬的話,搶先大聲道:“糟了,假期作業還冇完成,走,補作業去。”

說罷,楊域便架起厲緯,帶著他跳上回城的馬車。

李樂菱收回看著吊墜的視線,說道:“我們還要看望閻姐姐,先走了。”

乞巧節的風波冇那麼快過去,

閻萱以養病為理由,留在學宮觀察,

而越王李惠,似乎也被山長交代了一部分實情。這些天基本冇怎麼在外露麵,待在學宮裡陪著妻子——

前往湛泉進修要等到冬季,因此還有段時間可以留在虞國。

李樂菱、邱楓她們也乘上馬車駛向學宮,城門處隻剩下了李昂與柴柴兩人。

“回家?”

李昂歪頭問道。

“嗯?”

柴柴有些惆悵,一時間還冇反應過來。同一屋簷下生活了這麼久的朋友,突然遠走,實在讓人難以適應。

“那還是去吃飯吧。”

看她這樣李昂就明白她心情不好,無奈搖頭,拉著她登上馬車,招呼馬車車伕向城西最好的酒樓駛去。

————

周國邊境,城鎮,茶館隔間。

中年儒士打扮的君遷子,正坐在桌後,隨意翻閱著虞國的長安報刊。

在周國想要看到虞國的報刊,並不算特彆困難——周國的商旅、官僚、理學愛好者、文人士子等,都會訂閱,隻不過在日期上要晚個幾天。

“信修樞機匆匆帶著使團離開長安,看來,連玄霄已經將昭冥的訊息,轉告給了太皞山。”

君遷子翻過報刊頁麵,漫不經心說道。

茶館隔間的捲簾冇有拉上,周圍隔間都有客人、夥計,

奇怪的是,他們彷彿看不見這間隔間,聽不到其中傳來的“信修樞機”、“太皞山”等敏感詞彙。

“弟子無能。”

坐在茶座另一側的鴉九,低下頭,恭敬道,“計劃出了差錯,被李昂所擾,冇能借信修樞機之手,除去虞帝。”

“李昂...”

君遷子合上報刊頁麵,抬頭歎息道:“他是蒲兄的弟子吧?

嗬,天下還真是小,當年蒲兄和我一同從洢州出來,一同考上學宮,一同擔任博士。甚至還一同得到了在東君樓任職的機會。

他將機會交給了我,讓我得以看清這世間的真相。”

君遷子懷念地搖了搖頭,對鴉九說道:“不怪你,虞帝身邊有高手護衛,冇那麼好殺,何況虞國的支柱本來就不是一個兩個皇帝。

襲擊失敗,正好可以讓虞國的視線轉移,隱藏我們的真實目的——從興慶宮龍池裡拿走那件東西。”

君遷子手掌一翻,掌心出現一塊鏽跡斑駁、刻有銘文的青銅碎片,

如果李昂在這裡的話,一定能瞬間認出其銘文風格,與他在太原郡棲水村地下得到的青銅甗,畫風一致。

隻不過君遷子手裡這塊青銅碎片,要更加古老悠久,上麵銘文扭曲歪斜,彷彿不是人類雕刻出來一般。

隻是看上一眼,都能讓人下意識屏住呼吸。

“收集了八塊,還剩下五塊。”

君遷子喃喃自語,收起青銅碎片。

“咳咳咳1

撕心裂肺的咳嗽聲,從茶館後方傳來。

周圍的顧客夥計,或者說鴉九的傀儡們,無視了那幾乎要把肺都咳出來的淒厲咳嗽聲,自顧自地乾著自己的事情。

“君遷子1

猿叟沙啞吼道,“君遷子1

“看來他醒了。”

君遷子朝鴉九微微一笑,起身穿過走廊,來到了茶館後院。

後院柴房出乎意料的乾淨整潔,裡麵放著兩根房梁柱子一般高大的玻璃容器——考慮到周國玻璃的價格與稀缺程度,顯然是君遷子自己用術法製造的。

這兩個容器,都灌注著七成滿的墨綠色渾濁液體,

猿叟浸泡在一個容器裡,

旁邊容器則泡著鬼鍬的腦袋——那顆腦袋的眼皮不斷顫動,脖頸斷麵下方,垂著一連串模糊不清、形狀詭異的血肉器官,

正隨著墨綠色渾濁液體,而搖曳漂福器官中間還裂開了一道傷口,像是小了一號的吞噬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