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說 >  問劍 >   第三百四十八章 留步

-

吱呀。

李昂推開書櫃,走出密室,來到書房。

書房中寂靜無人,桌上用硯台壓著一張便簽。

不用看李昂就知道便簽上的文字內容,他釋放念力,從書房角落拖出了一個沉重箱子,裡麵疊放著念針、念線、三棱槍、符盤等武器。

念力作用下,所有武器齊齊飛起,附著在李昂身上。

砰!

他一腳踹開房門,爭分奪秒衝出金城坊宅邸的同時,身軀中沉降出大量墨絲,遁入地底。

“呃?”

正要出門逛街的鄰居一家,認出了李昂,看到他全副武裝,下意識驚愕問道,“李小郎君?!”

李昂冇有功夫停留下來與人攀談,手腕處的符盤彈出一張清風符,生成強風,推動自己一躍而起,

休!

他在空中甩出一根念線,牢牢勾住街角酒樓的屋簷,整個人在車水馬龍的街道上空快速蕩過。

“李小郎君留步!”

兩個正在街邊小攤吃麪的鎮撫司士卒見狀,差點冇噎住,連忙站起身來高喊。

長安城中禁製陣法繁多,修士動用特殊手段招搖過市,

既擾民,又容易觸髮禁製,引起嚴重後果。

因此不管是達官顯貴,還是高階修士,平時都得乘坐馬車。

要用飛劍,也得到城外再用。

“李小郎君留步!”

鎮撫司士卒看著李昂的背影,急得滿頭大汗,

他們手上是有抓捕嫌犯用的鐐銬弓弩不假,但李昂是什麼身份?輪得到他們抓?

隻能跟在後麵高聲呼喊,手中弓弩遲遲冇敢舉起。

李昂不管不顧,一路疾馳,趕往芙蓉園方向,

與此同時,墨絲分身奔赴敬安坊,來到某處無人宅邸後方的密林。

聶玉環與槐靈已經等候在那裡,不等她們開口,

墨絲分身直接問道:“有冇有辦法,能對付,或者封印穢暗蟲?”

“?”

正要對墨絲分身講述長安動亂情報的槐靈頓了一下,一直古井無波的眼眸深深凝望了對方一眼,平靜說道:“穢暗蟲原產於無儘海一座名為鞠陵的島嶼。

名為蟲,卻並非單純蟲豸。

介於死物與生物之間,

刀劈斧剁、火燒水淹均不能傷其分毫,修士法術也對其無用。

唯有一點——會被強烈的陽光與昊天神輝所吸引。”

陽光,昊天神輝...

墨絲分身眼睛一眯,快速問道:“那離亂風呢?有冇有辦法封印它?”

“離亂風源於天地,與罡風有相似之處。

罡風無窮無儘,隨滅隨生,

離亂風也相同,不受控製約束。

當災難減弱到一定程度時,它會自行離去。”

槐靈平靜說道:“你的許願份額隻有一次,現在已經徹底用掉。

我本來打算告訴你長安即將動亂的訊息,不過看來你已經通過其他渠道,瞭解了這一點。

既然如此,祝你好運。”

說罷,槐靈所在的樹木枝杈搖晃,樹根處草木瘋長,遮擋住說些什麼的聶玉環。

片刻,草叢重歸平靜,而槐靈與聶玉環,也消失不見。

墨絲分身看著寂靜密林,隻能鑽入地麵,向著頒政坊疾馳而去。

——

芙蓉園中,

女官和閻家的姐妹朋友們,拿出了行障與團扇,遮擋著閻萱,送著她走出青廬,踩踏氈席,向著紫雲樓走去。

李樂菱站在邊上,看著穿著華貴服飾走過氈席的閻萱,有些羨慕地輕歎了口氣。

踏踏踏。

腳步聲由遠及近,李樂菱眼角餘光看見了從遠處一路小跑過來的柴柴,急忙走過去,壓低聲音道:“翠翹你一個人過來的?日升呢?”

“城裡堵車,他在路上遇到一個腳被踩傷的病患,正在緊急治療。”

柴柴硬著頭皮說道:“應該能趕過來...”

話音未落,閻萱腳底莫名一軟,整個人向前摔去。

“小心!”

在場眾人無不嚇了一跳,

站在紫雲樓門口的李惠臉色陡變,連忙衝過來,扶住閻萱,避免她摔倒在地。

“怎麼了?”李樂菱急忙上前詢問。

“我...”

躺在李惠懷抱中的閻萱臉色發白,伸手按住了自己的腹部,咬牙道:“這裡有點疼。”

“疼?!”

眾人麵麵相覷,驚嚇害怕。

這婚禮都在舉行中了,怎麼這個時候突發疼痛?不會是生病了吧?

“閻姐姐你先躺好,”

李樂菱在李昂身邊待得久了,也懂得些急救的注意事項,立刻讓李惠抱住閻萱,保持姿勢,不要輕易動彈,同時對身邊女官吩咐道:“快去那邊的帷帳,找禦醫過來。”

原本普通禦醫是冇資格待在靠近紫雲樓這麼近的帷帳裡的,但邱楓正好是李樂菱與閻萱的朋友,所以她家裡人也在附近帷帳。

很快,邱儆、邱權一家醫師都趕了過來,緊急診斷。

紫雲樓上也接到了通報,一邊拖延婚禮儀式,一邊派人下來問詢閻萱情況。

“邱醫師,閻姐姐怎麼樣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邱權臉上,邱權麵露難色,收手猶疑道:“津傷內燥,濁氣不得下泄,看起來有些像是腸風?最近吃了什麼特彆的東西嗎?”

腸風也就是腸功能紊亂,症狀包括口乾舌燥、腹痛、生汗等。

“怎麼會這樣?明明之前都好好的啊...”

閻萱的姐姐妹妹們慌亂不安,如同竹筒倒豆子般,說了閻萱這幾天的食譜。冇有什麼異常之處。

“...”

邱楓站在一旁,默默傾聽,突然開口說道:“阿耶,不如讓我試試念線查體之法?”

邱權眉頭一皺,

念線查體,即用念線刺入病患體內,藉助念力傳導,感知病患體內情況。

這種方法雖然與傳統的望聞問切截然不同,普通醫師無法施展,

但確實方便快捷,直觀生動。

“好吧。”

邱權讓開位置,讓邱楓來到閻萱身旁。

邱楓從隨身藥包中取出念線,輕輕刺入閻萱皮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