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說 >  問劍 >   第三百四十一章 飛天

-

李惠咂咂嘴巴。

他和李樂菱同父同母,看到後者的傷感惆悵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麼。

“你覺得自己不配?”

李惠撓了撓英俊胖臉的前額,“擔心自己生命短暫,以後死了,會讓他傷心難過?”

“...”

李樂菱冇有回答,隻是低頭看著鞋尖。

“你啊,就是太善良了。”

李惠歎了口氣,認真道:“要學會在意自己內心的想法。

你跟李昂在一起很開心不是嗎?那就不要去管以後的事情。禍福生死皆由天定,好好生活,纔不枉來這人世間走一遭。”

他頓了一下,戲謔笑道:“何況你都出生在帝王家了。要是想做的事情做不了,想要的愛情得不到,那豈不是白費了這辛辛苦苦投的胎。”

“哥!”

李樂菱嬌嗔一聲,原地跺了下腳。臉上的憂愁表情隨之退去。

李惠有句話冇說錯,如果不在這個夜晚,把心意表明,那麼自己心底也會有些不甘心吧...

李樂菱深吸了一口氣,點頭道:“那我現在就去金城坊...”

“坐我的馬車去吧。城裡現在擁擠得很。另外,阿孃讓我把這個帶給你,讓你看一眼,”

李惠從懷裡拿出一個八邊形的古香古色木盒,打開盒子,裡麵是一片細密精緻的白色蛛網。

一隻無毒小蜘蛛,靜靜趴在蛛網中心。

“這是你昨天放進去的蜘蛛,”

李惠微笑蓋上蓋子,說道:“結的網這麼整齊密集,按照傳說,會得到織女的保佑祝福。

好了,快去吧,彆趕不上了。”

“嗯!”

李樂菱揚起嘴角,叫上女官,快步向著曲江池畔的馬車車棚走去。

晚霞之下,煙火燦爛。

————

“咚!”

昏暗山洞,一隻拳頭轟在山岩之上,將厚重岩壁砸出碩大缺口。飛沙走石。

李昂雙眼通紅,臉上青筋暴起。

他的狀態並不好,甚至可以說,很糟。

大量墨絲,從皮膚中延展而出,肆意舒展,搜尋著特殊金屬的氣息。

如同乞巧木盒中的蛛網一般。

而在身體內部,情況則更加惡劣。

以往平靜溫順的墨色絲線,現在變得無比貪婪嗜血,

正自下而上,侵入到各個器官,逐步侵蝕骨骼、血管、肌腱,並向著大腦方向逐步蠶食。

墨絲,正在吃掉自己。

當你凝視深淵時,深淵也在凝視著你。

李昂腦海中莫名閃過這句話。

學宮書本上,記載了無數遍要謹慎對待異化物。

學宮師長也千叮嚀萬囑咐,不要試圖理解異類,更不要誤以為異類無害,自己能夠掌控——無數先賢、前人,都死於自負與傲慢。

“人類唯一能從曆史中吸取的教訓,就是人類從來都不會從曆史中吸取教訓。”

李昂心底無聲苦笑,他已經感受不到多少疼痛了——墨絲漸漸截斷了侵蝕區域的感應神經。

他不得不倚靠牆壁,才能勉強站立。

現在,有三種選擇。

第一種,即刻前往長安,找到山長,尋求學宮幫助。

這很難,且不說學宮對於神秘莫測的墨絲到底有冇有辦法,

就算真的到達了,以現在的模樣,也隻會在城門處被鎮撫司用陣法轟殺致死。

第二種,

將所有墨絲抽離出來。

考慮到現在墨絲對器官的侵蝕程度,這麼做必死無疑。

唯一的好處,是能讓自己以人,而非妖魔異類的身份死去。

李昂低頭看了眼自己的手掌,他還能夠運轉氣海,釋放念力,這是最後的機會。

“...”

自己還有未竟的事業,還有未達成的理想,還有那麼多在意的人。

默默無聞死在山洞中,做不到。

那麼,隻剩下最後一種選擇。

重新馴服失控的墨絲。

李昂深吸了一口氣,釋放念力,取來擺放在遠處石桌凹槽中的須彌沙漏。

沙漏倒轉,周遭時間的流速瞬間減緩。墨絲的侵蝕也被大幅度減慢。

李昂無視了周圍漂浮凝固的塵埃砂石,心思急轉。

墨絲究竟為什麼會失控?

在試煉結束後,自己冇有投喂精金等特殊材料,也冇有接觸到其他異化物。

最大的可能,是之前在伽藍宗遺址裡,自己讓墨絲侵吞了伽藍宗數百年的財富,獲得了前所未有的巨大進化。

可能,那次進化,改變了墨絲的外在形態,也打破了一直以來阻礙其遵循本能的“屏障”。

“初始的墨絲,冇有多少自由活動的能力,因此需要尋找宿主,進行寄生。

墨絲幫助宿主,強化宿主,

由宿主為其蒐集金銀,進化自身。

如此循環往複,直到墨絲強大到一定程度,終於擁有了自主能力,

這時,便能吃掉,或者反向控製礙事的宿主...”

李昂推測著墨絲的起源,被墨色絲線遮蔽了大半視野的視線,望向擺放在洞窟石桌之上的、原本封存墨絲的石盒。

“墨絲的上一任持有者是劍仙。雖然不知道他有冇有被寄生過,但可以肯定,他非常清楚墨絲的潛在危害。所以纔要設置衣冠塚,將其封存。”

墨絲堅不可摧,同時還能不斷再生,

以李昂現在的手段,根本不可能在不殺死自己的前提下,對它造成殺傷,從而完成壓製。

怎麼辦?

李昂拚命回憶著得到墨絲的經過,

焦成,罡風陷阱,地下宮殿,石盒...

驀然間,他的眼前一亮。

天上白玉京,十二樓五城。

仙人撫我頂,結髮受長生...

也許,隻有這一個辦法。

李昂右手拿著須彌沙漏,左手撐著膝蓋,緩緩站起。周遭墨色絲線也隨之牽動。

他前踏幾步,走到封堵洞窟的巨石前,用念力將其緩緩挪開。

哢啦。

伴隨巨石挪動,初升月光穿透密林,照在李昂腳下。

念力,釋放。

李昂身形懸浮而起,由慢至快,向著天空飄去。

周身環繞的墨絲,彷彿意識到什麼一般,射出根根觸鬚,試圖抓住周遭林木,固定自身。拽住李昂不讓他升空。

然而,在須彌沙漏的延緩時間作用下,所有觸鬚都慢了一拍。

李昂向著天空加速飛去,

百米,千米,兩千米...

空氣漸漸稀薄,耳邊卻逐漸響起烈烈風聲——那是源於天地、無堅不摧的罡風。

錚!

一道暴烈罡風劈砍而來,在墨絲表麵切開深邃痕跡。-